「你叫了我,我在這裏。」之五:尋驢的國王——撒烏耳*

撰文/王安當神父



第二天清晨,我如平時一樣,總會在戶外伸展筋骨。天空依然可以隱隱約約地看見星星。早上的空氣真的很新鮮,總是讓人覺得身心都很舒服和精神奕奕。我看見對面大馬路上已經有一些小卡車載送著蔬果,從我跟前奔馳而過。


『早安。』是撒慕爾的聲音。


『早安,撒慕爾。』


『你喜歡這裡的氣候嗎?』撒慕爾問到。


『感覺這個時候還蠻舒服的,至少這個時候是這樣,其他的月份的氣候大概也不一樣吧?』我說。


撒慕爾笑著說:『要不你就長期住下來,那就可以體驗全年的氣候了。』


『不行啦!我還要工作啊!』


說著,撒慕爾示意沿著院子旁邊的小路去散步。


『早餐後,我們去達味陵墓走一走。』撒慕爾建議今天的路程。


走著走著,我的心思還停留在昨天的約櫃中。


『撒慕爾,約櫃被搶去以後,以色列民後來的反應是怎樣的呢?』我問。


撒慕爾打了個哈欠,說:『失去了約櫃對以色列人雖然是沉重的打擊,但可以說是天主要他們成長的時候。多年以後,經過各種的歷史發展,他們很清楚知道,若由我的兒子繼承司祭的職務,他們肯定會擔憂的,那是因為我的兒子不爭氣啊!』


『結果,他們想要一個君王來統治民族。』


我問:『那是因為他們對你的領導失去信心嗎?所以想要君王嗎?』


『這是政治版圖的課題。以色列民族所在地的四周都有著一些小國家,這些國家都有自己的君王來統一照顧和發展國家。當然,這樣的發展從現在的角度來看,也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我當時就覺得以色列民族應該要從信仰的角度去看未來,而不是政治的角度。』


『結果呢?』我追著問。



『結果就是老百姓還是需要君王。縱使我已經告訴他們要君王的結果(撒上8:10-18)會造成他們在生活上的可能不舒服,他們還是堅決想要一個君王。』


前面有一個小亭子。撒慕爾說:『來,我們在這裡坐一會。』


撒慕爾繼續說:『當然,我作為他們的司祭,也領導者他們,自然不能對他們的要求坐視不顧,總是需要去想和做決定。』


『說實在的,對於他們要的君王,我也不是在要去哪裡去物色人選。我只能交由天主幫我這個忙了。』


撒慕爾把頭轉向另一處,那裡有一群婦女正在戶外打掃著。


『撒慕爾,我想這件事為你應該是難過的吧?』我問。


撒慕爾看著我問:『怎麼說?』


『難道你心裡不會難過嗎?因為老百姓要一位君王統治他們,而你的領導不是受到否定了嗎?』



『不。』撒慕爾很堅定的口氣說。


『這裡面所發生的事情,牽涉到他們對我的繼承人的一種不安和失落。畢竟,我的兩個兒子一直都自以為是,嬌生慣養,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凡是不合他們想要的,都是錯的。當時候,我不能在老百姓前對兩個兒子批評些什麼,但我心裡明白這兩個兒子基本上是放棄了走天主的路。』


撒慕爾繼續說:『因為那時候的以色列民都是仰賴信仰的緣故而相互照應,大家互動的機率是很普遍的,尤其大家都在看我這兩個兒子是如何表現自己的領導態度。老百姓很失望,我能夠明白。我平時也看見善良的老百姓雖然不對他們說不好聽的話,但是我很清楚看見老百姓都盡量不與他們有來往。』


說著,撒慕爾的眼角泛淚。


『那是自己的兒子啊!怎麼說我也有過錯,沒有好好教育他們。』撒慕爾說。


『無論如何,我也覺得兩個兒子如此不爭氣,不能怪老百姓拋棄他們和否定他們。我也知道機會是留給那些準備好的人,也知道在小細節上做不好事的人,難以肩負大任。我知道中國人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我的孩子完全不符合這個條件,他們根本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啊!』


我和撒慕爾靜了下來。



沒多久,撒慕爾開口說:『天主依然有安排的。』


『後來,來了一個青年,名叫撒烏爾。說實在的,我不認識這個年輕人,但聽說過他為人正直,對自己的工作很認真,也很負責任。』


『那一天,撒烏爾來到我這裡,目的是要我幫他找迷路的驢。當然,他成了我的客人,我總是要招待他。我們談了一整個夜晚,我了解了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因此,我為這個人祈禱,總覺得他是我目前看到的君王最好的人選了。於是,我給他傅了油。』


我很驚訝撒慕爾的決定和動作。


『撒慕爾,你這麼確定你的判斷是天主的意思嗎?』


撒慕爾笑說:『我相信。』


他繼續說:『後來,撒慕爾受到聖神的感動,在回家的路上說起了異語(撒上10:10)。』


『沒多久,我便召集了群眾,告訴他們關於選君王的決定。』


『按慣例,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全以色列支派都該有表達和參與的必要。我們就在全名抽籤的結果中,撒烏爾竟然被選中。但我要說明的是過程中沒有作弊哦!因為抽籤的過程裡有其他人做見證和監督。』



撒慕爾把這件事歸於天主的安排。這是一件很難說清楚的事件,不是信或不信的問題,而是強調了天主的作為是我們很難理解的。在這件事上,我只能以神學的角度去看,也解釋為神的干預。


另一方面,撒慕爾也提及了撒烏爾是如何的驍勇作戰,再次帶領老百姓擊退了侵略者(撒上11:1-11)。與此同時,撒慕爾也提及了撒烏爾王的兒子約納堂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如其父親的風範,對戰略有相當敏銳的觀察和洞見,懂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總是對任何敵人的一舉一動了若指掌,每一回的戰略行動都是旗開得勝的。所以,約納堂深受父王撒烏爾的喜愛。

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