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了我,我在這裏。」 之(一): 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撰文/王安當神父



那一天,以色列人在與培肋舍特人的一場戰爭中,大敗培肋舍特人。就以色列人的戰績而言,簡直是慘不忍睹,就在那一天的時間裡,以色列人被擊斃的人數竟然多達四千多人。這對以色列人來說,根本就是一件羞愧的事。


就在以色列人結束了那一天的戰爭後,他們連夜召開了檢討會議。領導對於這一天的敗績很是憤怒,除了對著軍隊大怒外,也間接抱怨了天主,因為他跟其他的以色列人一樣,認為天主沒有出手幫助他們。結果,有人前來建議領導,說過去亞郎之所以很順利越過約旦河,那是因著有約櫃走在前頭。這個說法確實提醒了領導,只要有天主的約櫃走在前頭,必能旗開得勝。


於是,懷著滿滿的信心,大夥們準備好了約櫃,由厄里的兩個兒子打前鋒,護著約櫃前往戰場。不過,厄里的這兩個兒子曷弗尼和丕乃哈斯,因為在天主眼前做了天主所厭惡的事,他們早已離棄了天主,投奔了自我中心;因此由他們打著天主的旗號,劫持了天主前往戰場,實際上也是為滿足個人的私慾,而非順從天主。厄里司祭的兩個兒子不但自己敗壞,其實也立了惡表,帶壞了許多人,使他們遠離天主。


所以,在他們滿懷信心重返戰場時,『全以色列民就大聲歡呼,大地也震動了。』他們如此地高調重返戰場,胸有成竹的氣昂引起了培肋舍特人的注意,甚至可以說培肋舍特人開始慫了,因為他們聽說上主的約櫃來到了他們的營中。關於以色列人的天主,培肋舍特人都有聽說過,尤其是天主是如何帶領以色列人擊敗了埃及軍隊,如何帶領以色列人走過那一段不可思議的救恩之路。說到底,培肋舍特人也擔心這一場戰爭將會是他們開始淪落為以色列人奴隸的起點。


撒慕爾回憶那一段記憶時說:『結果以色列人雖然有約櫃助陣,起初氣勢蓬勃,確實鎮住了培肋舍特人的自以為是,不過後來以色列人在交戰中依然是慘敗,而且還比之前更為淒慘。』據知,這簡直就是一場大屠殺,以色列人中陣亡的步兵有三萬;天主的約櫃也被劫了去,厄里的兩個兒子曷弗尼和丕乃哈斯也同時陣亡了。


『最叫人感到震驚的是天主的約櫃也在同時被敵人奪取。』撒慕爾嘆氣說到。就在撒慕爾分享這一個畫面時,有一種沉重的氣氛籠罩了起來,時間似乎好像也暫停。


看撒慕爾望著藍天白雲,眼角泛著眼淚,他的心裡肯定很難受,又或者說有關這一部分的記憶根本就是以色列民族的一個創傷。


『天主的約櫃被敵人搶奪,這意味著首先是以色列民族放棄了天主,因此才遭受了這樣的敗績。』撒慕爾如是說到。


我問:『天主的約櫃很重要的嗎?』


『天主的約櫃對以色列人而言就等於天主的臨在。約櫃在天主就在。』撒慕爾說。


原來約櫃對以色列人而言就是天主的臨在的象徵。聽聞約櫃裡放著梅瑟的手杖,天主十誡石板,還有瑪納。這三件重要的物件是天主救恩的重要記號。梅瑟的手杖是天主引領的象徵,十誡石板是天主親自給以色列人的愛的話語,還有瑪納則象徵天主就是生命的本身。這是三件重要的物件都放在約櫃裡,是以色列民族最為神聖的聖物,說更準確些,約櫃就等於天主本身的臨在。


撒慕爾說:『培肋舍特人把約櫃搶去了,這也說明天主不再和以色列人同在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說天主離棄自己的特選民族嗎?』


『不,是以色列民族自己放棄了天主。因為約櫃雖然是天主臨在的記號,但約櫃根本就不能把天主鎖在其中,天主不受任何空間的限制。只能說明在這件事情上,以色列人劫持了天主的愛,濫用了天主對他們的愛,以為天主的愛是不長眼睛的。事實上,天主的愛不但有長眼睛,而且還是有雪亮的眼力。』


我說:『我還是不很明白以色列人大敗和約櫃的關係。』


撒慕爾吸了一口氣說:『以色列人以迷信的眼光看待了天主,他們雖然相信天主是全能的神,但他們就是濫用了天主的全能,以為自己為天主所揀選就可以劫持天主的能力,而為所欲為,例如劫持天主以戰勝敵人。天主要的是以色列人的順服,按照十誡的教導去生活,牢記他們祖先過去的痛苦,天主是如何把他們從埃及人的手裡救出來,而且他們在曠野裡時,天主是如何與他們在一起。』


經撒慕爾如此的說明,我略懂了以色列民族在戰敗的這件事上,不是天主放棄他們,而是他們的自以為是所造成的結果。


『就在第二次的交戰後,以色列人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人和財物都沒了,還把引以為傲的約櫃也搭進去了。』


撒慕爾繼續說:『以色列人為這件事很是痛苦悲傷。他們很痛苦地向天主祈禱,但他們應該要承認自己首先放棄了天主,蔑視了天主的愛,是他們的心對天主關閉啊!所以,有一句話說的很好,『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自己堅決放棄了天主,有事情才想起天主,這樣的信仰生活有何意義呢?』


『我很無語。』撒慕爾說,『但是很無語又不敢問蒼天,因為我知道問題不在蒼天,問題的癥結點是在人的身上啊!』


+++++++++ (待續)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