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父親的胸懷

撰文/王安當



父親在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有不同的圖像。有人很反對天下的父親都是一樣的,就如同反對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那樣。確實,在某一個角度而言,尤其因著某種因素受到父親或母親錯誤方式的關愛下,孩子受了傷害,自然有些傷感就此成了永遠的傷疤,怎麼樣就是難以痊癒。


無論如何,我總覺得無論是父親或母親都好,我們只能說男人或女人都在學習做父親和母親,但不見得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能夠把父親和母親的角色扮演得好。其中每一個人的成長背景和自我成長意識都很不同。若一個人很敏銳地發現了自己受到了某種創傷的束縛,而影響到了做人處事的態度,並且及時尋求了正確的管道面對創傷,在某程度而言,是可以成為自己的主人,而不是受傷的那一個小孩。


不過,我還是要說,無論是男人或女人,只要是為人夫和妻者,他們都需要學習做孩子的父母,也做丈夫和太太的夫妻。這個學習是沒有畢業的,而且還需要很耐心也很謙卑地去學習成長。


修會的總會長或者省會長在修會裡扮演的角色除了是一個管理人外,更多的角色是一位父親。這樣的說法就等於說一位司鐸除了是聖事的施行人,他更是牧人。換句話說,在信仰生活裡更重要的角色是父親和牧者的角色,並非以管理人或制度執行官自居。當然,兩者基本上並沒有抵觸或對立,而是在於要如何平衡地、合宜地去活出來。


前些時候,我告訴長上,無論在工作或團體的氛圍上,我覺得每一個人都該當是一位心懷慈悲的父親,同時在處理事情上,也應該以父親的胸懷關心事情的發展。當中的陪伴與鼓勵是父親其中美麗的本質,應當加以發揮。一個孩子或成員是否喜歡自己的家或團體,其中最大的關鍵點在於心與心之間的靠近。


曾經在網路上看見朋友這樣寫道:『在教會不是工作,而是作見證。但人往往打著服務教會的名堂,卻在教會服務中好像在為自己的事業打拼。很多時候,基督徒是在教會內工作,而忘記了做見證。』見證什麼呢?其實就是見證一位父親的胸襟,猶如天主那樣去靠近每一個人。


父親或母親確實不一定要全天下都是一樣的模,但卻可以在愛與慈悲的基礎上加以建設所扮演的角色。因此,每一個人都得學,學做人,學做孩子,學做丈夫,學做妻子,學做父親也學做母親。


我祈禱著自己時時刻刻牢記聖經裡那一位等待浪子回頭的父親,總是懷著慈悲與一顆愛心,與孩子們的心是靠近的。大家彼此加油。

16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