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信仰不能是被動的

撰文/王安當

『芥子的力量就是告訴我們,基督徒要勇敢離開舒適區,去發揮天主的力量,做更多看起來不可能的任務。』這是一位學長在一次的講話中,口裡振振有詞,以鏗鏘有力的語氣,對著在場一起吃飯的教友們說的。

學長這一次從他國遠道而來,帶著一顆滿腔熱火的心,就是希望能夠一把火點燃本地華文教會的心。這個如此積極和動人的力量,讓我想起了路加福音裡耶穌的一句話:『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我有一種應受的洗禮,我是如何焦急,直到它得以完成!』(12:49-50)學長的態度如此積極,想必從耶穌的這一句話中,看到了牧人急迫的使命,因而如同聖保祿的傳教精神,自己也離開了舒適區,到處去為主見證。


我今天特別是有感而發,特別想透過文字寫下自己的感想。

在學長的分享中,他提到了本地教會的一些現象,例如本地華文教會似乎對於信仰的培育並不重視。學長的說法,我只能默默放在心裡,因為我知道如今整個社會的發展,對許多基督徒而言,重心幾乎都放在生活上。或許,學長會接著說,信仰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若他這樣說,我也無言,因為我是認同的。


我想起了舊約時代的以色列民族。他們首先在埃及為奴約四百年之久。這四百年的歲月裡,他們缺乏牧者的照顧,甚至可能連牧者都沒有。那四百年裡,他們的生活處在劣勢,受到了埃及人嚴重的迫害,逼迫他們從事許多苦力的活,目的就是為打壓他們,以防以色列民反客為主;這就是為何說他們在埃及為奴的原因。他們在埃及也習慣了各種社會通俗的生活,甚至也把不屬於自己民族的文化,視為自己的文化,甚至把他人的神,視為自己的神。


無論如何,他們是天主所揀選的民族。從聖經裡得知,天主差遣了梅瑟為他們離開埃及的領導,他們也在梅瑟的呼號中,慢慢一步一腳印地走向許諾之地。然而,他們在曠野裡經歷了四十年之久的信仰蛻變過程,天主以十誡來調整自己的選民,要他們摒棄過去在埃及的各種不屬於天主的思言行為,這可以說是天主淨化他們的方式;更好地說是天主愛他們的是個方式。


在這曠野的經驗裡,不排除有些人很努力在成聖,努力做更好的天主選民。當然,也不排除依然有些人,就在不同的理由上,遲遲沒有任何具體的進步。但是,他們無論如何是離開了埃及,響應了梅瑟的呼號,願意走向天主所許諾的福地。這就是信仰的過程,是一個Journey,一個漫長的時間裡,需要在不同的考驗中,慢慢去認識天主,也在認識天主的過程裡,看見自己是怎樣需要天主,並且為愛天主的緣故,要死於自己,而活於天主。就在這成聖的過程中,每一個朝聖者都需要經歷十字架的重量。


『難道為了生活而信仰就不該重視嗎?』學長丟下了這一句話。他的意思不是指責教友,而是一種的苦口婆心,也就是一種對信仰生活的重視。我環視在場的教友,大家臉上硬擠出笑容,很努力不讓氣氛過於僵硬。我坐在學長的旁邊,也想起了耶穌的一句話:『難道你們也要走嗎?』(若6:60);這一句話不是質問,而是考驗。因此,我解讀了學長的這句話,基督徒不能因為生活的緣故,而故意故略信仰的重要。


對於學長的這句話,我相信也有很多教友可能覺得很反感,因為他們所面對的生活挑戰,不是神父可以理解的。教友們難道不知道信仰的重要嗎?我想大概都知道的,『只不過』,也就是這個『只不過』,教友們依然為生活而煩惱,尤其是家庭經濟有困難的人。


耶穌告訴群眾說:『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若6:51)這也大概是為何學長語重心長,就是希望教友們明白信仰對生命的重要性。不過,我們中也有些人確實看得不是信仰,而是一部分的生活而已,不是一種需要,而是一種選擇的命題。也因為如此,如同那些聽到耶穌說話的人同樣的反應:『這話生硬,有誰能聽得下去呢?』(若6:60)


所以,我們的教會也是旅途中的教會,也就是在一個走在成聖的過程中的教會。整個的教會離不開人,因為教會是群眾聚集談論和分享信仰的聚會。這些在教會裡的人都來自不同的背景,每一個人都帶著個人與天主的不同的相遇經驗,來聚在一起彼此見證信仰。有時候,我們有些人會沒可分享的,因為自己遇見的事情還無法釐清,也有困難;當然也有些人可以滔滔不絕地分享遇見天主的喜悅。


旅途中的教會,猶如走在曠野裡的天主子民。我們都在經驗生命的有限,也在認識和從自己的各種有限中去學習順服於那位 “אֶהְיֶה אֲשֶׁר אֶהְיֶה‎‎ ” 『我是就是我是』(出3:14)(天主)。

————

然而,信仰生活也不能就這樣被動。

聖保祿有很好的經驗。他認為信仰就如同一場賽跑。

每一位基督徒都有成聖的渴望。我覺得這一點需要每一個基督徒從心裡對永生有的追求與渴望。撇開一些在信仰上感到困擾或把自己看成比信仰還要重要的基督徒,基本上信仰成熟的基督徒絕對認同需要努力去成聖。

成聖不能獨自完成。成聖需要教會,也就在教會的聖事中去成長。以色列民在曠野的時候,他們不曾看見天主的面,因此他們天真的鑄造了金牛,以為天主是人手能夠造出來的天主。他們渴望神,但卻以自己的『以為』去定義神的樣子。成聖不能這樣,成聖是要按照主的旨意,在生活中,透過教會的信仰生活而慢慢去調整自己,去學習福音的精神,讓聖神翻轉我們的生命。

————

成為『新』的受造物為許多基督徒而言是恐懼的。

天主聖神要給我們帶來新的生命。基督徒的生活需要聖神的光照和指引。

學長說:『不要害怕改變,因為有聖神在。』

其實,還真的有很多基督徒擔心被天主聖神翻轉後,自己會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我說:『成為新的受造物呀!』

『新?』

『怎麼的新法?』

『我會不會變成每天神經兮兮?每一天都說“耶穌愛你”,“信耶穌的永生?類似這些的話語呢?』

『若是這樣,我的生活豈不是很恐怖咯?』

————

無論如何,具體的行動是最需要的。

信仰並非實體的東西,但卻是靈魂上的良伴,也是靈魂的導師。

走在曠野中的我們,需要的依然是對天主的順服,而且我們要甘願被引導,並具體把腳步一步接著另一步,亦步亦趨地邁向那祝福的地方。

4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