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外的厄瑪烏

撰文/王安當


我還在馬六甲服務的時候,就接觸不同階層的教友。我覺得馬六甲的教友都有一顆對信仰熱誠的心,特別是一些搖籃教友,他們的信仰歸屬感很強,也會對那些不利信仰的各種說法,給予極大的衛護。若要把他們比喻為護教勇士,我想這樣的想法是可以被接受的。


當然,我自幼就生長於馬六甲,對馬六甲教會的氛圍是熟悉的。自從較為懂事後,就覺得馬六甲老教友(搖籃教友)對信仰總是有一份執著的態度。雖然我不認為教友們都很熟悉信仰的內容,大多數的教友總是習慣了念經的文化,不過他們總是不允許他人批評教會。


自幼就讀教會學校的我,學校又坐落在教堂旁,無論學校或教會之間的互動就是那麼的親密。學校總是鼓勵和尊重學生們參加教會的各種活動。以前上課前,幾乎教友學生都會先去參加彌撒,這就等於教會與學校的生活成了共同的成長環境。事隔多年後的我,再一次回憶這些畫面時,心裡有一份感動正在流露著呢!


前陣子,在慕道班參加小組分享時,其中一位分享者是我多年的老同學。他陪伴著太太和女兒前來參加慕道班。他在分享中,特別提到了自己雖為老教友,即使是在小修道院住過幾年,但是依然對信仰並沒有很深的認識,甚至也不知道為何自己依然是天主教徒。他的分享狠狠給教會的教理講授打了臉,點破了教會在信仰傳承的部分需要更大的努力。不過,我這位同學依然參加彌撒。


所以,馬六甲教友的信仰就是那麼單純,大家不一定知道自己為何需要信仰,只不過自幼接受了祖先傳下來的信仰,就這麼一直單純守住而已。不過,在今日的環境裡,信仰需要加以被認識,需要知道『信仰為何』及『為何信仰』。


隨著時代的改變,如今馬六甲的教友們也開始有更多的機會去認識信仰的意義。無論是網路的緣故或者其他教會之間的各種交流,基督宗教的信仰也開始在教友中間開始探索。教會提供課程讓教友們具體掌握信仰的知識,無形中也提升了教友們不再停留在『只有跟隨』的信仰,而是慢慢走入了信仰。


就在信仰的內容被廣泛認識以後,教友們也紛紛把信仰的內容實踐於生活裡,尤其是在教會的生活裡加以作見證。我喜見這樣的發展,也認為如今也是教友的時代,平信徒就是應該更為明顯地站出來宣講自己所信的福音。


有些教友意識到了自己就是門徒的召喚,所以很積極地從『追隨者』的角色,提升到了『門徒』的角色,實際地提升自己的信仰認識,並具體參與了福傳的行列。這些新的發展現象為教會帶來了一股神聖的力量,因為他們都意識到了天主聖神的風不斷在向著他們吹,並且派遣了他們出去作見證。


不過,在這些新的發展中也有其中的挑戰。部分的『門徒』被視為『激進派』的門徒,不深得一些牧者的喜歡。也有些被視為『激進派』的門徒,由於缺乏於牧者的溝通和相互的認識,僵硬的氣氛造成了許多不舒服的情緒,因而雙方都在賭氣中宣揚天主是愛的道理。這個畫面也叫其他的門徒看在眼裡,有些人在這些事件上成了祈禱的人,當然有些人在這些事件上,為了不被火燒到,開始遠離了戰區。


無論如何,戰火陸續展開,久了以後,有些人覺得累了,於是陸陸續續再有門徒離開了『耶路撒冷』,因為耶路撒冷正在發生許多信仰的苦難。他們猶如厄瑪烏的兩個門徒很失望看見自己的信仰團體是那麼不堪一擊的。(參閱路24:13-35)有些人很幸運,因為他們中途遇見了復活的基督,他們失落的靈魂再次在聖體聖事及和好聖事中獲得了莫大的安慰與治愈。但有者卻因此而不再返回耶路撒冷了,他們想要永遠居住在厄瑪烏。


這裡指的厄瑪烏是一種失落的感受,在那裡的心情可是糟透了。他們不想再耶路撒冷了,因為耶路撒冷太恐怖了。他們是在耶路撒冷經歷了人與人之間猙獰的相互撕裂,看見耶路撒冷裡發生了宣告了『上帝已死』的勝利的消息。他們知道這些耶路撒冷發生的事情根本就是人類想要自己取代神的位置。


離開了耶路撒冷,他們也離開了天主教會,到了耶路撒冷境外,也就是到了其他基督教派去了。在耶路撒冷外,其實也有其他耶穌的追隨者和門徒,他們沒有摻和耶路撒冷的事件。那些來到厄瑪烏的人,他們想要繼續跟隨主的步伐,說到來就是想換一個環境來繼續對主的信仰。


所以,這些擺在眼前的畫面是醜陋的。這也難怪有些在堂區很熱誠服務的領袖,一旦服務期屆滿,他們選擇了退到教友席去朝拜天主。說到來,難免他們心中隱藏著自己才知道的委屈或者難過。


曾經一位牧者譴責了他們的信德如此薄弱,這加深了他們的傷害。有些人聽了牧者的大道理後,只微微一笑,從此告別了該堂區,他們到了另一個可以親近主的地方。我只能祈禱著他在時間中慢慢獲得平安和主的安慰與治愈。


有一本書名為『哭泣的聖城:耶路撒冷興衰史』,作者是香港人黃柏中。作者在2014年到以色列遊覽耶路撒冷,回來之後得到感動,用手機寫下遊記『在苦路遇見耶穌』,其後繼續研究史料背景,追尋耶路撒冷的前傳,由以色列民族的起始,到大衛王朝的開始,到所羅門王接位,興建聖殿,以色列國勢如日方中,直到王朝一步一步走下坡,失去天主的保守,直至滅國,聖殿被拆毀,人民被分散到各地。及至人民悔改,回歸重建聖殿。


作者就在聖城耶路撒冷的歷史發展中,雖然看見了人類的腐敗而導致聖城的毀滅,然而,聖城的重建也是人類的希望。當然,我想進一步加強對聖殿重建的反省:聖城是人手所造的建築物,是可以被毀滅的;但是耶穌的身體雖然被殺了,卻在第三天復活了。我們所要期待的不再是人手建立的耶路撒冷,而是天上的耶路撒冷。


無論我們是在耶路撒冷城內或城外,請紀念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祭獻。

16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