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這個世界病得很重

撰文/王安當

我來到了小鎮。這是蠻熱的一天,儘管氣象報告氣候屬於舒適。朋友轉過身來,對著我說:“ 沒想到你今天流了不少汗水。”


春夏秋冬是歐美地區,或四季國家每一年的氣候。對在東南亞熱帶國家的我來說,或許會覺得四季的氣候很好。但我想起以前在台灣唸書時的冬天,就覺得冬天雖然寒冷,但在穿著方面也相當麻煩的。


以前在修道院裡並沒有暖爐。有些修士在夜市買了迷你暖爐回來修院,他們只要在寢室裡開暖爐,由於電壓的緣故,修道院某些樓層總是會跳電。所以,其他修士也會從房間裡發出聲音,或者喊道:“誰又開暖爐啊?”


氣溫無論是寒冷或炎熱,對近年來的世界來說,已經是人類生存的考驗了。那天我就從山上的兩天裡,經歷了春夏秋冬。


泰裔阿喬說,在法國旅居六年以來,他明顯感受到氣候變遷的嚴重性,這是在泰國和馬來西亞,所有熱帶國家無法明顯感受到的變化。


其實,我們在馬來西亞雖然沒有春夏秋冬,但我們卻感受到陽光的熱情和奔放,那簡直是火熱的溫度,“烤焰”(考驗) 著熱帶國家的抗熱耐力。


我母親說,以前中午吃過飯後,可以立即下田耕作,現在根本不行,總是坐在大樹下納涼,直到下午時分才可以工作。母親說:“ 這個世界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輕。”


阿喬說:“ 每個人都逃不過要承受世界氣溫的大轉變。”


坐在旁邊的法國阿姨克莉絲汀(Christine)說:“ 對,所有人都要承擔後果,這是我們造成的。” 克莉絲汀住的地方離山不很遠,她很喜歡山上的服務。她表達自己特別在這一年裡明顯感受到人類的未來受到氣候直接的衝擊。


“我覺得這個地球快要滅亡了。” 克莉絲汀以難過的語氣說。


我的同伴瑪麗(Mary.M)手握著熱咖啡杯取暖。他細聽著我們的對話。他有感而發說:“ 有補救嗎?”


大家彼此相往,沒有人說話,這也代表著對此世界大課題,我們確實給不了實際的補救措施,但也知道環保必須由自己先開始。


克莉絲汀說:“ 何止地球氣候異常了,更糟糕的是人類也異常了,似乎大家都在說氣溫異常的議題,但就不談環保的課題。有一句話說什麼…水煮青蛙的。”


“喔,妳說的是溫水煮青蛙,溫水雖舒服,但水升溫成熱水了,青蛙就被煮熟了。” 我說。


阿喬以法語笑著說:“ 克莉絲汀,妳成了青蛙啦!但青蛙的肉不好吃。”


全人類都知道氣候異常變遷的厲害,也經歷了不同天災帶來的生命威脅,可是我們人類從中又做了什麼對環保有意義的事呢?


…我們還是不動於衷不是嗎?所以,世界生病了,人類也一樣生病了,且都病得還不輕呢!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