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都是擾民的

撰文/王安當



『我覺得所有的宗教都是擾民的。』一位朋友這麼說到。


他說這話的背景,認為宗教人士總是過於輕易斷定這個世界與人類的好與壞。他說世界本來就有自己的自然秩序,什麼時候輪到宗教來插手,對世界與人類比手劃腳的。他繼續說:『你看宗教不是搞到人與人之間更虛偽嗎?』他言之當下指的是一些熱誠的宗教人士打著倫理道德的旗號管他人的事情,但自身卻很有道德的問題。


聽他這麼說以後,另一個朋友說:『你遇到的宗教人士應該是邪派的。』


我沒說話。靜靜在一旁聽著他們的你一句我一句,彼此很熱烈地討論著對方的說法。他們時不時往我這裡看,但我一直都不回應。其中一位朋友按耐不住這樣的氣氛,他轉過頭對著我說:『你沒有話想說嗎?』


他們都不說話了,定睛看著我。


我不覺得他們的討論都是對或錯的,只覺得宗教的價值觀是有人去繼承,而一個人怎麼樣去認識所追求的信仰,還有如何去詮釋該信仰,這些都是必須認真考量的重要因素。因此,我比較喜歡在這課題上保持緘默,就等待他們把自己要講的話說完,後來才提出自己個人的見解。


說實在的,我不認為宗教人士真的弄懂信仰。因為宗教可以是一個很學術性,一板一眼的理論。不過,對於信仰而言,他需要回到宗教的最根本,去認識宗教最終的目的,認同該宗教的價值觀,並把宗教裡的神的終極訊息加以內在化,並實踐神的最終要求。神不需要人類一大堆理論的論述,因為所有的論述都是因為人文的發展,面對不同的發展中的質疑,宗教人士或宗教的學者,他們需要有條理地回應人的問題,而不是神的問題。


『我不認為神會那麼無聊,甚至那麼受到人類的限制,造成人的社會出現混亂。』我說,『畢竟是人類需要神』。


『不對哦,我就不需要神!』他說到。

我笑著說:『沒關係,神沒有因為你不需要祂而就不存在。』


看著他一臉不服氣的樣子,我就不多說些什麼。我唯有能做的就是繼續保持緘默。


另一個朋友對我說:『你是神父,不覺得更要強調宗教的重要性嗎?』


『我表達了啊!但你們都很努力在發表自己的個人想法,而沒有聽見我的說法而已。』我說。


他們依然定睛看著我。


我說:『我認為啊,神並沒有人類這麼樣複雜的思想,我覺得神也沒必要這麼樣被人類弄得神不像神,或者把神弄成鬼樣。我認為重點在於大家是怎麼樣去認識神。我自己就認為神的本質已經被系統性地被發掘了,例如我就從聖經的反省中看見神的本質就是愛,是與人類同在,且祝福人類能夠永遠生活在真愛的氛圍裡。不過,人類對神的解讀往往都是從自己的一些個人經驗中給予定義。神的面貌是慈悲與憐愛的,可惜我們很多時候缺乏與神同在的經驗,結果只能總社會倫理問題去控訴神的殘忍而已。』


宗教會傷人嗎?宗教會虛假嗎?天主教會就是一個例子了。宗教人士會傷人,因為他們都不是聖人,不過他們正在學習如何活像聖人。宗教會虛假嗎?宗教被認為是虛假的,那是因為有些人濫用了神的名字去做宣傳自己。不是有一句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嗎?這正好提醒了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經過時間的考驗,也就是說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時間學習去成長。


所以,宗教會繼續虛假嗎?我只能說每一個有信仰的人都要不斷去反省和認識信仰中的神對我們的要求,而不是我們自作主張去制定神的旨意。

14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