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耶穌的死亡還不夠震撼嗎?

撰文/王安當

這是一件很叫克羅帕很詫異的事情:竟然在耶路撒冷做客的『祂』,並不知道鬧得滿街沸沸揚揚的耶穌受難的事件。(路加福音24:13-35)克羅帕滿臉驚訝『祂』的『不在狀況』裡。克羅帕或許心裡在想,難道耶穌的死亡不夠震撼?怎麼還有旅客沒聽說這件事呢?


按照不成文的傳統,克羅帕是耶穌的叔父,也就是耶穌的義父的兄弟。原來克羅帕也是耶穌的忠實粉絲,對耶穌的所言所行簡直完全著迷。他平時就是跟其他門徒一樣,總喜歡跟在耶穌的旁邊,甚至就在跟隨耶穌的群眾隊伍裡。克羅帕極可能是一位虔誠的猶太人,但在遇見了耶穌以後,他的信仰有了更深的體會,特別在耶穌的言語和行動中,他被感動了,因此他開放了自己讓聖神翻轉他的生命。據知,克羅帕也是為了耶穌的緣故,而遭到迫害,最終為主殉道。無論如何,這是不成文的傳統,我們無需過於緊張這一塊無法證實歷史;我們只要看到這件事中的克羅帕是如何遇見復活的基督即可。


為當時的狀況而言,耶路撒冷確實因為耶穌的這件事,似乎可以說在耶路撒冷的人都很關注這一件事。自稱默西亞的耶穌在猶太人的眼裡可說是褻聖的大事件:沒有一個人可以自稱與神同等地位。可是,耶穌卻不害怕群眾的威脅,帶著面對生命的危險,祂毫無害怕稱天主為『我父』。


耶穌受苦受難的背景參雜著人性的各種醜陋。迫害耶穌的人總是想要維護自己在社會的地位,他們無法容納或接受耶穌是天主的說法。另一方面,在他們中間也有些人護著耶穌,相信耶穌就是要來的那一位。處在地位受到威脅的政要和宗教領袖動了壞思想:除掉耶穌是最好的方法。克羅帕或許把這些的經歷都看在眼裡,也為耶穌的遭遇感到不值得,也許也對宗徒們沒有在第一時間保護耶穌感到不滿,因此他帶著各種複雜的情緒和心情,離開了耶路撒冷這一個瞎了眼的地方,找個地方想要開始新的生活吧。


『你們為何看起來很悲傷啊?』耶穌以陌生人的樣貌出現在克羅帕面前。耶穌很厲害,為治愈與安慰傷心和失落的克羅帕,引導他去看事件的發生,但還不夠,耶穌也指出了他們的盲點: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於是,耶穌『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耶穌進一步引領他們認清『默西亞不是必須受這些苦難,才進入他的光榮』真正的原因,那是因為天主一直都忠於自己與亞巴郎立的盟約(創15:1-6);所有的亞巴郎子孫都是天主的子民,是特選的民族。亞巴郎順服於天主,因此基於盟約,天主有責任隨時保護他,必要時,還會替他向敵人進攻追擊。 不過,這還不是正式 的盟約,而只是由天主而來的許諾,『我要祝福那祝福你的人,咒罵那咒罵你的 人』(創12:3)。換句話說:『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亞巴郎的確也仗恃著這個信念,泰然無憂的走遍了整人個客納罕地。


克羅帕和另一個同伴對陌生人的解說,猶如大夢初醒,赫然發現他們把焦點都放在耶穌的話語和行動而已,對耶穌所要表達的救恩性的訊息,幾乎完全不在狀況裡。他們原本因為耶穌死亡而失落的心,突然火熱了起來,尤其在分餅的時候,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原來是復活的耶穌基督。


此時,他們才真正理解了『默西亞不是必須受這些苦難,才進入祂的光榮』的意思。這個理解使他們不再是迷迷糊糊的『基督徒』,而是真正成為了為主發光發熱的門徒,願意為基督的復活成為見證人。耶穌的死亡最初震撼他們,使他們陷入了失落;但耶穌救恩性的講解聖經,使他們震撼耶穌的死亡是生命的勝利,是新生命的開始。


那麼,今日的我們又是在什麼樣的狀態裡呢?難道如同克羅帕最初那樣的想要離開耶路撒冷嗎?或許我們曾在教會團體裡受了委屈和一些傷害,這也導致我們如同克羅帕那樣最初把焦點只當在耶穌外在的行動和話語而已,我們還沒有開竅,導致把信仰建立在人的身上,讓跟隨耶穌的心被一些人性的軟弱逐漸的冷落。


今日,克羅帕與耶穌相遇的經驗,提醒了我們需要信仰從人的身上轉移到天主的愛與救恩的意義上。我們需要透過感恩聖事和對聖經的喜愛,在靈修生活裡積極注視復活的基督。耶穌復活了,祂為我們開啟了新生命的大門,我們需要不斷在基督內重建一切,積極地把不屬於基督的各種事情都丟到外頭去。


耶穌的死亡是很震撼的,希望我們每一位基督徒都被震撼,而且也認出天主的救恩行動。

2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