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與你立約。(創17:2)

撰文/王安當

一直在研讀聖經,也在對聖經的歷史背景,甚至是在聖經神學上做反省。但是,研讀聖經不能只是『研究』和『閱讀』而已,這樣還不夠,還必須深入其中,特別是反省在天主聖言中的自己與天主如何建立關係。


坦白說,研讀聖經這已經成了個人的喜好和習慣。所以,我個人而言,覺得研讀聖經非常有趣,也很喜歡。其中一個愛上研讀聖經的理由是,我在其中除了滿足到了個人對聖經的一些知識以外,還有就是在其中領悟了很多個人在生活中的『為何而活』的意義。


曾經給堂區的慕道者講解被天主呼喚成為基督徒的意義。我總是喜歡從《創世紀》中,天主與人訂立的盟約作為根本的基礎。關於盟約,我在很多篇文章中也提到了不少。不過,這一次我想要談談個人在盟約的意義上的反省,尤其是在我個人回應作為一位『傳教士』的感想。


在我被祝聖為神父的那一天起,尤其是在成為神父的前五年裡,我慢慢再一次去認識盟約的意義。就在我祝聖為神父的前一天,我的會長神父找我談話,問我個人在晉鐸以後的想法。在我眼前有兩個選擇,要不就是從事文字福傳的使命,要不就是到堂區裡去服務。對我而言,我個人更喜歡在文字服務的單位裡。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持做學問的狀態,因為那時候的我就希望可以在很快的日子裡,繼續出國深造。至於堂區的服務,我個人了解自己的個性,不善於交際,而且也不喜歡熱鬧的場面。


然而,我卻告訴了會長神父,『修會的安排我都會服從,因為那是天主出的命。』這下可好了,會長神父的嘴角揚起碰到了眼角,說:『你就去堂區吧!』


談話以後,自己又開始後悔了起來,還自責自己假順從,因為我的心裡不想去堂區服務,這樣的話我個人的想法或計劃也因此泡湯了。無論如何,自己也把話說出去了,修會也有了自己的決議,那麼接下來也就是個人需要調整心態和情緒,準備去面對眼前的學習與使命。


最初來到堂區的時候,我帶著『救世主』的態度,看見了堂區軟性的需要,決議希望自己可以打救信友。於是,個人在處事的風格上,也得罪不少人。我一直想著神學院的教育,希望運用在堂區的信仰培育上,結果我不懂得活用,特別是個人根本沒準備好先學習做人才去做事,而是以做事為優先,結果害得教友也辛苦,自己也很累。當然,在堂區的那幾年裡,我感謝天主一直沒有放棄我,堂區的教友們也教會我如何做一位牧者。


『天主一直沒有放棄我』,這是我要強調的一點。我自己在堂區的經驗裡,其實並沒有很大的『成就感』,因為我個人的自我期許也放得太高。原本來說,牧者嘛,又何必以『成就感』為首呢?牧者不就是把教友帶到耶穌的面前嗎?話雖然這麼說,但那時候的我還年輕,剛從神學院畢業出來,升神父還不到一年而已。


我回頭一望,發現自己過去也跌進谷底。初步來到城市的堂區服務,加上自己的英語能力不好,第一台英語彌撒後,就直接被教友截了回家的路,在大庭廣眾下,被對方的手指指著鼻樑,被調侃著我的英語只有鬼才聽的懂。回想那一次的畫面,周邊的教友正在圍觀這一場新神父的災難。沒有人站出來幫我解圍,而我也只能勉強微笑謝謝對方的提醒,也連聲道歉,達不到堂區教友們的要求。


這是我第一台主祭的英語彌撒。事後,這件事給我帶來很大的衝擊,讓我對英語彌撒有很大的壓力和恐懼感。那件事以後,我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總是在彌撒後不敢面對教友,直接就離開聖堂。我一直都沒獲得第一線的支持和鼓勵,更不敢妄想有安慰。每一次的英語彌撒後,我都會收到一些教友和修女發給我的短信,總對我指出了英語語法的錯誤使用等等。


這些的壓力和恐懼感差點就讓我丟掉聖召,叫我從滿腔的熱火掉進了冰冷的谷底。回想起來,那些年的我根本無法快樂起來,總覺得自己選擇做神父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但是,雖然面對這樣的考驗,也是我祈禱最火熱的時刻。我於是鼓起勇氣,找了一位英語老師,每逢星期一至星期五早上到中午都在努力補習英語。我也不斷嘗試把英語的道理,先講一遍給廚子聽,看看廚子到底理解多少,並請教如何修改語法等等。

我必須要說的是,天主沒有忘記祂是我的父親的盟約。天主告訴亞巴郎,他們之間的盟約就是天主是亞巴郎和他後裔唯一的天主,亞巴郎和他的後裔也是天主的子民。天主要與履行盟約的人同在,而且是永遠的同在,直到世界的終結。天主與人立定的盟約,並不是以奇蹟的性質與人同在,也就是人只要呼號天主,天主立即為人解難,或立即消除眼前的困難。天主與人訂立盟約的意義是天主不會離棄呼求和信靠祂的人,天主是陪伴人,與人同在一起面對眼前苦難和挑戰的天主。作為一位父親的天主,祂以陪伴的同在,幫助順服於祂的人學習經驗的成長,使他成熟和穩重,以便將來可以委託他去執行或參與更多的救恩計劃。


天主的盟約就是祂太愛人了。


然而,面對盟約的人類,最大的考驗就是一直要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首位。這並非說感受不對,而是人類需要學會與情緒溝通,不讓情緒或感受來阻礙個人履行盟約的意願。聖伯多祿也有類似的經驗,老年時還需要到羅馬去,而且還要死在羅馬人的手裡。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意去的地方去。』(若21:18)這是耶穌告訴伯多祿的話。這句話裡,有很多的可能性來詮釋伯多祿的經驗。伯多祿很愛耶穌,因此即使更大的艱難都好,伯多祿依然會全力以赴;但面對人性的軟弱,例如體力多病等,這也許也會打擊一個人去完成主耶穌託付的使命。無論如何,耶穌派遣聖神繼續帶領和陪伴伯多祿和教會一起面對眼前的挑戰。可見,天主的盟約一直都是有效的,因為天主一直都是盟約的主動者。


修會的安排總不見的個人會喜歡。因為有一些使命的要求與個人的習慣是有衝突的。不過,對於一個有信仰的我而言,我需要學習回到盟約的基礎上去加深與天主的關係,特別是學會順服於天主,讓天主在我的生命裡繼續為王。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