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為領聖體而困擾

撰文/王安當

彌撒後,一位教友站在聖堂的門口。當時後,我正在與另一位教友談話,因此也沒多加理會他。不過,我看出他是有話想要說,只不過看到我和另一位教友正在談話,他只好在聖堂的門口等候著。當我談完話正要離開時,他叫住我。


『神父,我今天彌撒中沒有去領聖體,主要原因是我不能確定你是否會接受我以口領聖體。』他說到。他也繼續說:『我想請問神父,您是否會接受我以口領聖體呢?』


就在我表示要跟從教區的指示時,他突然以手勢叫我閉嘴。


『神父,我不想聽你的講解,你只要回答我“可以”或“不可以”就夠了;其他的都是多餘的,我不關心。』


『等一等,我想要關心的是,目前困擾你的是些什麼事呢?』我問。


他提高聲量說:『我認為口領聖體才是對聖體尊重,手領聖體是一種的不禮貌。所以,我拒絕手領聖體。所以,我就想問若我到你那裡領聖體,你接受我口領聖體嗎?若神父不接受,那麼我就去別的地方。』


『好吧,你既然那麼堅決自己的思路,我也沒辦法。不過,目前為止,我只能按照整體的考量,以大家目前較為舒適的方式送聖體。另外,我認為不需要在這件事上鑽牛角尖,只要以善良的心,尊重的態度,禮貌的方式去領聖體更是重要。』我說。


『若是本堂神父,他一定允許我口領聖體。』


『這個我沒意見,我也不會提出抗議,因為在現在的這個環節上,無論是口領聖體或手領聖體都有各自的說法。所以,我個人還是認為領聖體的心態才是關鍵。』


他看起來很不耐煩,揮手對我說:『你不用講那麼多,也不需要說服我,你不接受口領聖體的話,那麼我就不去你那裡領聖體就是了。』


我感受到他不願意多交流,因此也沒多說些什麼。只告訴他說:『願天主祝福你平安!』說完,他就這樣轉個身體離開了。


坦白說,我遇過很多針對禮儀等細節,而掉入困擾的教友。很多都為了所謂的『應該』或『不應該』,甚至是『可以』和『不可以』之間找一個答复;任何一個答复要不是給他們帶來希望,不然就是帶來失望。所以啊,若要在可以或不可以之間,找一個自己期待的答复,而且又不願意去認識教會的教導等等,那麼最終是自己捆綁了自己而已。

1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