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I give you an advice? 我可以給你意見嗎?(2)

撰文/王安當

很多年前,也就是在我最初在八打靈聖依納爵堂任副主任時,我跟很多剛畢業和剛晉鐸不久的神父一樣,總有一股衝勁,想要把自己所看到的,自己認為必須要做的,或者是非做不可想法,要立即在堂區裡立馬展開行動。


當然,有很多年輕的神父都提起勁來,狠狠地發揮了自己認為重要的一對牧靈工作。在眾多年輕神父的經驗裡,有些神父順理成章地把工作推到了高峰,也獲得了高度的肯定。當然,也有少部分的神父因為缺乏經驗和過於急躁,往往不得其反,也把自己放在明處受到了許多暗箭的攻擊(反彈)。我把自己放在第二個區域,也就是經驗不足,給自己和平信徒帶來不少的壓力和抱怨,甚至是拒絕等。


坦白說,這些經驗為我而言是必要的,尤其是磨煉自己在各方面可能存在的傲慢態度,或者自以為是的心態等等。當然,我在卸下堂區副主任一職的最後一台感恩祭中,心裡有很多複雜的感觸。那是我晉鐸後的第一個使命,但也是充滿挑戰的時刻。我還記得我在最後降福前,依然是苦口婆心地勸告教友們要努力維護禮儀的美好,尤其是在教堂內保持一種寧靜的氣氛,在安靜的氛圍中,更去經驗天主的同在等等。與過去不一樣的是,我那一天放下了過去那一種的激烈的情緒,以告別的心情和淚水表達了自己對堂區的一種心情。


在堂區服務的那幾年裡,我的長上總會告訴我平信徒對我哪方面的不滿,要我自己調整自己的態度等等。雖然有這樣的提醒,但是我還是按自己的方式去服務堂區。直到有一次,有一位教友在彌撒後前來問我說:『Father Anthony, can I give you an advice?』那是我第一次有教友前來給我一些的意見或建議。那是一個很舒服的談話經驗。因為我首先經歷的是他看到了我的付出,也肯定了我的努力,只不過他認為可以在某些部分加以提升,或者稍微做一些改變。那一次,是我覺得自己是堂區生活的一份子,堂區是我的家人,因為我第一次被家人帶領去學習成長。


接下來,也有一些教友陸續親自,或者透過一些短訊的方式,給了我一些很積極的建議。當然,有些建議或意見並不容易消化,也會有一些叫人受傷的時候。不過,我知道自己的個性是會引起部分的人不舒服的。雖然我不能討好所有的人,也沒必要去討好其他人,但是至少我知道自己需要很認真也誠實地去認識自己,看到自己各方面的發展進步的可能性。


他人給予我的一些意見和建議未必是舒服的。意見和建議都是希望當事人是可以成長的,也可以在某些事情上有所突破,最終的目的都是要我更好。我認清了這個事實,也接受各方面給我的意見和建議。心懷很多的感恩,我在祈禱中為他們的愛感謝天主的與我同在。


他們就是天主與我同在的記號。天主是愛,他們的動機出於愛,所以他們都是天主的代言人,他們都在按福音的精神去照亮世界。我知道他們同樣也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來跟一位神父提出他們的看法,為他們是一個挑戰,但愛戰勝了一切的恐懼,他們做到了,天主勝利了,愛也被傳開了。


最近認識了一位很可愛的姐妹。她總是很正直地表達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有一次她前來對我說:『神父,我現在看見你,要先罵你。』後來,她表達了自己在某些事情上對我的不滿等等。當然,她並不是失去理性的罵我,但是懷著勸導和愛心,給我提出一些意見和建議,最終就是希望我可以有所突破等等。面對這樣的經驗,我就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因為有人敢去狠狠地去愛與自己不同的人。他們不批評,但是他們鼓勵與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議,並願意彼此勉勵共同的進步。


一句話來結束這篇文章,謝謝愛我的有心人,謝謝你們的勇氣,謝謝你們的愛,謝謝天主恩賜你們的智慧。願天主永受讚美!

23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