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I give you an advice? 我可以給你意見嗎?(1)

撰文/王安當

『我可以給你意見嗎?』這是一句很普遍的問句。不過,由於之間馬來西亞在調查某政治人物的時候,其中就有這麼一句Can I give an advice的問句,因為這問句的後續牽涉了其他的人物,他們也成了案件的調查對象。


當然,這裡並不是在探討以上的事件。

意見是很好的,不過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很甘願地接受。有人說,亞洲人尤其是華裔比較比容易接受他人給的意見。不過,我覺得也需要看是什麼樣的情況下給意見。意見是好的,但人的開放度和接受他人意見的態度並不是都一樣的。


為我,要給他人意見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明知道對方是一個不接受意見的人。我想在團體的生活裡,無論是家庭或工作的團隊,若是長輩給予的意見,晚輩一向來都會聽,但不一定會接納。因為那是長輩的身份。當然,也有例外的,無論是長輩或級別高於自己的人物,只要自己認為不喜歡的話,也會毫無客氣地反駁。


我非常小心的處理自己處事待人的態度。很多時候,自己也會對於自己不同或者步調差異太大的人事物,有著很自大的意見。以前,我會給對方意見。不過,隨著發現大家都有不同的理解事情的角度後,只要不是傷害團體的重大行為,一般上我選擇保持緘默。有時候,我還是會憋不住內心的那股氣,還是會給對方意見。


然而,這樣的經驗也讓我陷入在一種的怨氣裡,這肯定不是健康的。我曾與某位朋友分享自己的生活心得時,也告訴對方,我一直也學習成為一個甘願謙卑的人,但不是教條的影響去成為謙遜的人,而是願意突破自己,渴望成為『新受造物』的精神基礎上,使自己更為開放與接受與自己不同的各種意見。


前幾時,我去參加了避靜。神師採取的避靜方式是聆聽與分享,也就是聽了道理後,大家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與看法等等。為我而言,最大的阻礙並不是避靜的方式,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理解、諒解、同理、彼此著想的學習。某位避靜者提出了空調溫度需要稍微升高些,但另一位避靜者則回應對方,折中的方式是對方穿保暖的衣服。這個意見很好。後來,這位給意見的人,則無論在任何場合裡,儘管那是靈修的避靜,他若無其事的播放音樂,看網路影片等等,對我而言那是很大的影響。

然而,我看在場的人,包括神師只是斜眼一看,大家都不講話。我自己很想建議當事人戴耳機去享受他的影片等,不要影響其他人。但是,我最後也沒有給意見,因為我知道我沒有勇氣再繼續受傷。那是因為過去也給對方一些建議,但是對方表達了自己不願意接受意見,不喜歡別人對他有意見等。所以,那一次我講了一句話,對方反駁了我整整半個小時。


這是很不容易的學習。有時候要把人與人的行為分開來看,學習去欣賞人,而不是去糾察行為,那是很困難的是事。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不是去改變對方,而是先讓自己的態度改變。不是因為不關心對方,而是每一個人都該知道自己的狀況。


我喜歡天主教靈修的指導中,常提出的檢驗自己的各種生活狀態和為人處世的態度。那是在天主前的自我檢驗,天主知道我們的軟弱,在檢驗中是天主的治愈和鼓勵的氛圍,而不是指責或埋怨。如今,透過這篇文章的分享,也是與大家共勉,大家一起學習突破自己,先讓自己接納自己,並在靈修中走向更成全的明天。

16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