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将临期第二主日


将临期第二主日/甲年(玛 3:1-12)

福音

那时,洗者若翰出现在犹太旷野宣讲,说:「你们悔改罢!因为天国临近了。」这人便是那藉依撒意亚先知所预言的:「在旷野里有呼号者的声音:你们该当预备上主的道路,修直他的途径。」这若翰穿着骆驼毛做的衣服,腰间束着皮带,他的食物是蝗虫和野蜜。那时,耶路撒冷、全犹太以及全约但河一带的人,都出来到他那里去,承认自己的罪过,并在约但河里受他的洗。


他见到许多法利塞人和撒杜塞人来受他的洗,就对他们说:「毒蛇的种类!谁指教你们逃避那即将来临的忿怒?那么,就结与悔改相称的果实罢!你们自己不要思念说:我们有亚巴郎为父。我给你们说:天主能从这些石头给亚巴郎兴起子孙来。斧子已放在树根上了,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必被砍倒,投入火中。


我固然用水洗你们,为使你们悔改;但在我以后要来的那一位,比我更强,我连提他的鞋也不配,他要以圣神及火洗你们。他的簸箕已在他手中,他要扬净自己的禾场,将他的麦粒收入仓内,至于糠秕,却要用不灭的火焚烧。」


 

福音探意

今天读经的资料源头是谷 1:2-8。试试比较两段福音的叙述,我们会发现玛窦是个细心的编者。他采用马尔谷的资料时,作了适当的增删和修改,展现自己的特色,并使文气更流畅。


首先,玛窦以“那时”做开始。在本福音里,“那时/那些日子”常带有末世的意味(7:22; 9:15; 24:19,22, 29, 36, 42; 25:13; 26:29),这用法是玛窦从旧约学来的(耶 33:16-18; 31:33; 50:4;岳 3:2;匝 8:23)。“那时”这个圣经语言不只标志特定的时间,更指向新时代的开端。为玛窦福音而言,3:1 的“那时”既总结1-2 章耶稣的童年叙述,引出成年的耶稣;也显示天主的救恩计划已满全,那日子终于到来了。


接着玛窦明确地说洗者若翰在犹太的旷野宣讲,那是耶路撒冷东面倾向死海一带,住有谷木兰和其它宗教团体。在对观福音中,只有玛窦福音让若翰和耶稣说出完全相同的话,“你们悔改吧!因为天国临近了”(3:2; 4:17)。这是因为玛窦认为这两人是同属一个救恩史时期。所以本福音常以耶稣和若翰排比,表示两人相同的命运。玛窦刻意指出若翰是厄里亚(11:14; 17:11-13),他为耶稣开路(3:3, 11-12; 11:10),地位却远不如耶稣(3:11, 14; 11:2-6)。


玛窦在 3:3 改正谷 1:2 的错误,不把出 23:20 和拉 3:1 的话归入依撒意亚;却巧妙地让它们在 11:10 重现,另显活力。新约时代教会解读 依40.3:“旷野的呼声”指若翰,“上主”指耶稣。4 节提到若翰身穿骆驼毛皮,腰束皮带,这是厄里亚先知的形象(列下 1:8)。路加福音省略谷 1:6,不提若翰的装束;因为那福音的厄里亚是耶稣,只有路加提到耶稣升天,他的终向与厄里亚一样(如路 9:51; 24:51)。当玛窦采用谷1:4时,他不提若翰的洗礼是为得罪之赦,否则他更加不易解释为何耶稣接受洗礼(玛3:13-15)。


请注意,5 节说全犹太和全约但河一带的人都受若翰的洗,正如玛 27:25 说全体百姓声称对耶稣的死负责一样,都是夸张的写法;不能把“全”按字面解读作“所有/没有例外”。7-12 节与路 3:7-9, 16-17 都取自同一源头。玛窦说若翰的谴责对象是法利塞人和撒杜塞人,与路 3:7 的“群众”有别。其实比起路加和马尔谷,玛窦更认为法利塞人是耶稣的死对头。这反映出玛窦的团体与法利塞后人针锋相对,水火不容;故此玛窦会借耶稣的口严厉批判法利塞人(如 23:13-36)。


最后六节警告听众,说审判的日子即将来临(7, 10 节),没有人可以仗恃身为选民而幸免于难(9节)。上主的日子到来时,炎炎的气息(即 11 节的“圣神及火”)将净化正义的人,并毁灭不义的人(12节)。“神”在圣经里指上主的气息/风,所向披靡;与水和火一样有净化的作用,且和审判有关(如依 4:4;40:24;耶 4:11-14; 30:23;则 13:13)。要经得起这最严峻的考验,人们应当悔改,洗心革面,持以善行。“结果实”是玛窦常强调的“付诸行动”(8, 10 节),好能迎接天国的来临。


今天读经的言论是两极化的:或结果,或不结果;或进入天国,或抛入永火。这种迫切的二元观源自一个信念,即审判的日子即将来临,没有人可以继续半心半意或得过且过。若翰给耶稣铺了路,当耶稣现身时,那就是末世的开始,也是救恩史的最终指向。那日子到来时,审判万民的天地君王就是耶稣(玛25:31-32)。


8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