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主日


常年期第十九主日( 乙年)若 6:51-58

福音

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我所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是为世界的生命而赐给的。”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人怎能把他的肉,赐给我们吃呢?”耶稣向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


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不像祖先吃了‘玛纳’仍然死了;谁吃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

 

福音探意

在过去两个主日的读经里,耶稣自称为“生命的食粮”(35, 48 节)。这可以指他的教诲引人进入生命,有如箴 9:5-6 所言一般。这生命之粮远胜过暗喻梅瑟法律的玛纳,因为吃了玛纳的人仍然会死,吃了生命之粮的却生活到永远。58 节很恰当地解释了若 1:17:“法律是藉梅瑟传授的,恩宠和真理却是由耶稣基督而来的”。


在今日读经里,耶稣明确地提到生命之粮是指他的肉和他的血。

人为得永生,就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54-58 节四次用到“吃”,原文有“咀嚼”的意思,难怪 60 节的门徒觉得这些话刺耳。我们向来把这篇读经当做是圣体圣事的指标,所以不以为忤。

到底作者的本意是否指圣体圣事?


赞成这种说法的学者,列举本福音展现圣事神学意味的章节,如变水为酒(2:1-11)、增饼奇迹(6:1-13)、为门徒洗脚(13:1-20)、葡萄树的比喻(15:1-6)、肋旁流出血和水(19:34)。


反对派追问,为什么若望在最后晚餐的长篇章节(13-17 章)中,完全不提对观福音所共有的“建立圣体圣事”?布特曼(Bultmann)辩称若望是反对圣事的。


凯瑟洛(Robert Kysar)在John the Maverick Gospel书中认为,若望团体未被逐出会堂前,既没什么和其它教会联系,也不施行圣洗圣事,不举行感恩祭。逐出会堂后,若望团体逐渐重视圣洗圣事和圣体圣事,所以在若望福音的传统上加入类似 3:5 和 6:51-58 的思想。

除此之外,整部若望福音与圣事没什么关联。奇妙的是,尽管若望福音没有圣事(如圣洗、圣体)之实,却有圣事之神。

比如若望很强调“看见”和“信从”的关系;他常表示要接受信仰,归服基督,就得通过五官的接触。这正是圣事神学的精髓,即通过有形的记号去会晤无形的天主,并领受祂的恩宠。


天主的话是充满活力的,天父也是“生活的”(57 节)。耶稣因父而生活,吃他的人也要因他而生活。

要领悟这一番话的含意,我得反省自己怎样活在当下的每时每刻,因为“现在”就是生活天主的救恩时刻。


3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