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十九:阿貝沙隆慘死

撰文/王安當神父



『那麼,阿貝沙隆後來怎麼樣了?』我問。


達味嘆了一口氣,說:『頑固不靈!簡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他就是一直跟我對著幹,我相信他是被權力迷惑了,要不然也不至於如此魯莽,簡直就是魯夫啊!』


我對達味說:『我就不明白,難道你對所有的自己的孩子都不公平嗎?要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不孝之事的發生呢?簡直就是忤逆呀!』


『要怪也就能怪當時候的我沒有好好管教自己的孩子們。我沒有那種功夫去培育他們,只把他們交給了他們自己的母親去教育。而且,他們兄弟之間難免對王位有著不同的遐想。』


『這種貴族和皇室的教育和氣氛總是叫人頭疼。』達味說。


撒慕爾問:『那麼你就任由那些消極的氣氛和錯誤的思維在他們中間生長嗎?我看你自己本身也就是一個問題呀!天主創造人的時候,不也提醒人要好好照顧彼此的嗎?每一個人都建立正確的關係,就能相互扶持了呀!』


『是啦,我都認罪了,剛才不是說我也有責任了嗎?』達味有點無奈地說。


撒慕爾繼續說:『Oh my God!這種一夫多妻的關係對家庭帶來很大的傷害啊!還是一夫一妻最好,至少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衝突和傷害,不是嗎?真的,我們這些人真的也很頑固,就是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總要自己的產業繼續傳承下去,而拼命娶老婆買個保障,結果你看,最後不是問題多多嗎?』


達味提高聲量回應撒慕爾說:『是的,我都承認你講的這一切都有反省的空間。我也承認我們這些所謂的傳統思維根本就是為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從天主的旨意去生活。天主叫我們一夫一妻就好了,我們卻與天主的旨意背道而馳,這是我們需要負責任的地方。』


『好啦,好啦,都發生了,我們就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了。』撒慕爾放軟說話的口氣說。


我拍一拍達味的肩膀,問說:『那麼,阿貝沙隆你是怎麼處置的呢?』


達味吸了一口氣,平穩自己的情緒。


『我以前讀過中國的一本書籍,名為《顏氏家訓》治家篇。裡面有這麼一句話寫道:“夫風化者,自上而行於下者也,自先而施於後者也。是以父不慈則子不孝,兄不友則弟不恭,夫不義則婦不順矣。父慈而子逆,兄友而弟傲,犬義而婦陵,則天之凶民,乃刑戮之所攝,非訓導之所移也。”』


我對著達味傻笑說:『不好意思,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哈羅,達味,請講地球話。』撒慕爾調侃說。


『就是教育感化的事,是從上向下推行的,前人影響後人。所以,父親不慈愛,子女就不可能孝順;哥哥不友愛,弟弟就不可能恭敬;丈夫不仁義,妻子就不可能和順。然而,父親慈愛子女卻杵逆,哥哥友愛弟弟卻倨傲,丈夫仁義妻子卻欺凌,那便是天生的凶民,就需要刑罰殺戮來讓他們畏懼,而不是靠訓導能夠加以改變的。』達味解釋說。


『所以?』撒慕爾問。


『我確實希望可以好好教育我的孩子們。無論如何就希望亡羊補牢,猶未遲也。我派出了軍隊去剿滅背叛我的人,但是我卻要求保留阿貝沙隆的性命。但是…』達味沒把話說完。


『但是什麼?』撒慕爾問。


『阿貝沙隆正遇上了我的臣僕,他那時騎著一匹驢子,由大橡樹的叢枝下經過,他的頭髮被橡樹枝纏住,身懸在天地間,所騎的驢子已跑走。有一個人看見,就告訴約阿布說:「我看見阿貝沙隆懸在橡樹上」。約阿布對那向他報信的人說:「你看見了,為什麼不把他砍倒在地﹖那麼我必賞你十「協刻耳」銀子和一條腰帶」。那人對約阿布說:「即使交在我手裏一千「協刻耳」銀子,我也不願伸手加害君王的兒子,因為我們親聽見君王吩咐你、阿彼瑟和依泰說:你們應為了我,保全少年阿貝沙隆。並且,若我冒性命的危險,做錯了事,也決不能瞞過君王,那時你也許不會保護我」。約阿布說:「不願在你面前這樣耽擱時間!」他就手裏拿了三根短箭,射在阿貝沙隆心中,那時,他在橡樹上還著。約阿布的十個少年圍上前來,將阿貝沙隆擊斃。人們取下阿貝沙隆,將他埋在樹林中的一個大坑內,在他上面堆了一大堆石頭。』(撒下18:9-17)


『死啦?』撒慕爾問。


達味點點頭說:『對,後來有人前來報告阿貝沙隆的死訊。』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猶如刀割狠狠地割在達味的心裡。達味對於阿貝沙隆的叛變雖然很是生氣,但畢竟阿貝沙隆也是他的親身兒子,作為一位父親,他怎麼會不心痛呢?


++++++++ (待續)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