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临期第三主日

2020.12.13

福音

曾有一人,是由天主派遣来的,名叫若翰。这人来,是为作证,为给光作证,为使众人藉他而信。他不是那光,只是为给那光作证。这是若翰所作的见证:当时,犹太人从耶路撒冷派遣了司祭和肋未人,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谁?」他明明承认,并没有否认;他明认说:「我不是默西亚。」他们又问他说:「那么你是谁?你是厄里亚吗?」他说:「我不是。」「你是那位先知吗?」他回答说:「不是。」


于是他们问他说:「你究竟是谁?好叫我们给那派遣我们来的人一个答复。关于你自己,你说什么呢?」他说:「我是在旷野里呼喊者的声音:修直上主的道路吧!正如依撒意亚先知所说的。」被派遣来的有些是法利塞人,他们又问他说:「你既不是默西亚,又不是厄里亚,也不是那位先知,那么,你为什么施洗呢?」若翰答复他们说:「我以水施洗,你们中间站着一位,是你们所不认识的;他在我以后来,我却当不起解他的鞋带。」这些事发生于约旦河对岸的伯达尼,若翰施洗的地方。

福音探意/苏发联修士

试试比较今日读经与上主日读经,大家会发现,两段不同福音的记载有些出入。马尔谷明言若翰的洗礼是为悔改赦罪(谷 1:4),而若望福音里,若翰的洗礼总不与悔改赦罪挂钩。

到了若望的手,那洗礼成了彰显基督的工具(若 1:31)。马尔谷称若翰为“洗者”(谷 1:4),但若望从来不这样称呼若翰,反而赋予他一个不见于对观福音的角色:“见证”。


为若望来说,若翰活着的目的纯粹是为基督作证(若 1:6-8),证明他是光(1:7),是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1:29),是天主子(1:34)。“见证/作证”是若望福音常用的词语,单在今日读经就出现了四次(1:6-8,19)。


在极端重视荣誉的初世纪社会,见证是必要的。作证的人越多,越能保证当事人的崇高声誉。因为赚取荣誉,不能靠自己往脸上贴金,祇能靠别人,尤其是权威人士或群众的肯定。


在若望福音,为耶稣作证的,除了若翰,还有撒玛黎雅妇人(4:39)、群众(12:17)、门徒(15:27)、耶稣的工作(5:36; 10:25),更有圣经(5:39)、护慰者真理之神(15:26)和天父本身(5:32,37; 8:18)。不用说,最后三者的见证是无与伦比的;有他们作后台,耶稣的荣誉就扎实巩固,屹立不倒。


回头看看最先出场的由天主派遣的若翰(6 节)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派遣的司祭和肋未人(19 节)的对话。人家问,“你是谁”?若翰却答非所问,说,“我不是默西亚”。为什么作者让他这样说?甚至还刻划他鲜明的立场:“他明明承认,并没有否认;他明认说”(20 节)?


其实这三重强调和答语“我不是默西亚”,意在表明若翰的荣誉等级远远不如耶稣的(1:8,15;3:30;5:36;10:41)。若望福音作者要面对的强劲对手之一,是若翰的追随者。后者质疑耶稣的默西亚身份,且认定门徒(耶稣)没有超过老师(若翰)的,故此拒绝承认耶稣是救主,也不作基督徒。19-27 节的苦心营造无非是要护教卫道,以正视听。


若翰固然不是默西亚、不是厄里亚、不是先知,但他毕竟是天主派遣来的传话人,享有的地位是崇高的,作的见证也是有效的。

正因为若翰认清自己的身份,忠于自己的使命,而不妄想僭越默西亚,所以他始终保有荣誉,连若望的团体都不敢诬蔑他。根据梅尊(John Meier)的考证,“当不起解他的鞋带”云云是源自若翰,而非福音作者凭空捏造。


若翰给我们树立了一个不亢不卑的光辉榜样。让我们感谢天主这样重视我们,派遣我们为祂作证。让我们常提醒自己不是那光,只是为给那光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