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九主日

2020.10.18

福音

那时,法利塞人去商讨怎样在言谈上叫耶稣入圈套。他们遂派自己的门徒和黑落德党人到他跟前说:「师傅,我们知道你是真诚的,按真理教授天主的道路,不顾忌任何人,因为你不看人的情面。如今请你告诉我们:你以为如何?给凯撒纳税,可以不可以?」耶稣看破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善人,你们为什么要试探我?拿一个税币给我看看!」他们便递给他一块「德纳」。 耶稣对他们说:「这肖像和名号是谁的?」他们对他说:「凯撒的」。耶稣对他们说:「那么,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福音探意/苏发联修士

耶稣针对宗教领袖讲了三个比喻后,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串同陷害耶稣,问他可以不可以给凯撒纳税。法利塞人是主张神权政体的,耻于给罗马皇帝纳税;而黑落德党人靠罗马政府扶植的黑落德王吃饭,当然支持给罗马皇帝纳税。公元 6 年起,犹太省直属罗马管辖;政府向十二岁至六十五岁的男人女人(包括奴隶)征收人头税,以罗马货币缴纳。


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本来看法不一致,但为了引耶稣入彀,竟能携手合作。他们劈头就称耶稣为“师傅”。在玛窦福音里,这是外人对耶稣的称呼(8:19; 12:38; 19:16),门徒通常称他为主(8:25; 14:28, 30; 17:4; 18:21; 26:22)。


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先恭维耶稣,说他是真诚的,按真理教导而不顾情面。这群伪君子不期然说了真话,与耶稣义正辞严地直称他们为“假善人”(18 节)形成强烈的对照。


耶稣当然知道,“应该不应该给凯撒纳税”的问题是很棘手的。如果他说应该,民族主义者(如法利塞人)会轻视他,说他为虎作伥;如果他答不应该,黑落德党人会告发他叛国。这是个左右为难的局面,两头不到岸,该如何脱身?


耶稣果然不看情面,直斥他们为何试探他,并叫他们拿一个税币给他看看。

他们不假思索地掏出一个“德纳”,却不觉已堕入耶稣的反圈套。耶稣身上没带税币,可以表示他有民族自尊,不赞同纳税;而对方拿得出税币,这已证明他们不但赞同纳税,还无耻地带着刻有凯撒肖像的“德纳”进入圣殿范围羞辱上主。如果税币出自法利塞人的袋子,那更是自打嘴巴。


耶稣轻轻巧巧地问,“这肖像和名号是谁的”?他们答,“是凯撒的”。且看耶稣怎样突围:他一开口便反守为攻,层层进逼,令对手穷于应付,完全被动。


当敌手招架不住时,耶稣乘势摧枯拉朽,用一句话彻底击溃试探者的攻势而赢得荣誉,“凯撒的应归还凯撒,天主的应归还天主”(21 节)。


为什么这句话会叫法利塞人和黑落德党人大为惊异,甘拜下风而认输离去?

他们从耶稣的话中听出来他不反对给罗马皇帝纳税,但他们理会到耶稣把整个讨论提升到更高的层面──那是叫他们问心有愧的──即对天主的忠贞。

他们提问时,只在乎得到一个黑白分明的答案“可以或不可以”。


耶稣的回应,显示是非对错往往不是简单干脆的。他要我们拉阔视野,在寻找答案和衡量世物的价值时,常常记得什么是更重要的。挑战者本来只是问耶稣有关纳税的事,他却很自然地把天主引进来,调整了角度,使视线更清晰。


的确,摆在眼前的两个权威,一个永恒不替,一个短暂有限;高下立判,清清楚楚。两者不发生冲突时,信友可以效忠二主(罗 13:1-7;伯前 2:17);一旦有冲突时(玛 6:24),信友就该全心全力服从上主。


我们的身心既然刻有天主的肖像(创 1:26)和名号(依 44:5),便应当归还天主,惟祂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