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期第四主日

2021.04.25

福音

我是善牧: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佣工,因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一看见狼来,便弃羊逃跑──狼就抓住羊,把羊赶散了,因为他是佣工,对羊漠不关心。我是善牧,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我并且为羊舍掉我的性命。


我还有别的羊,还不属于这一栈,我也该把他们引来,他们要听我的声音,这样,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父爱我,因为我舍掉我的性命,为再取回它来:谁也不能夺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愿舍掉它;我有权舍掉它,我也有权再取回它来:这是由我父所接受的命令。”

福音探意/苏发联修士

旧约常以牧人和羊群,来比喻天主与以色列子民的关系(创 49:24;咏 23:1; 80 :2;依 40:11; 49:9;耶31:10 等等)。今日读经一开始,耶稣就说,“我是善牧”,很自然地使人想起旧约许多有关牧人的章节。


若望福音常让耶稣说,“我是……”(出 3:14 里天主的名字),表示他是真、善、美根源的天主(6:35; 8:12; 10:7; 11:25; 14:6; 15:1)。


简单的四个字“我是善牧”,反映出耶稣承传犹太人的宗教文化。可是他在旧有的概念基础上,提出一个很独特的新说法,“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而“舍掉性命”共出现五次以示强调:11, 15, 17, 18 节。


旧约很多次把天主、或默西亚君王、或以色列的首领(如圣祖、梅瑟、达味)比做牧人,但从没有“为羊舍命”这类匪夷所思的说法。


在这里若望精心揉合了“牧人”和 依 52:13-53:12 为人舍命的“上主仆人”这两个形象,而推陈出新,直抒胸臆。


这个热爱羊群的善牧与佣工完全不同;12-13 节明显有则 34:1-8 的影子。若望很巧妙地把旧约里残民自肥的牧者降格为佣工,因为他们对羊群漠不关心,根本不配当牧者。

善牧可不一样。他认识自己的羊,羊也认识他;他的羊听他的声音;他会引领别的羊同归一栈(14-16节)。


要细细体会耶稣话语的丰富内蕴,我们得慢慢品尝 则 34:11-16 的温馨慰藉。厄则克耳先知很生动感人地 刻画了上主善牧与子民羊群的亲密关系,而若望更上层楼地说明,耶稣与羊群的亲密无间关系,正是建基于天父与他亲密无间的关系之上。


一个句子里,“认识”四现。圣经的“认识”不只是头脑的认知,而是双方身心亲密结合(如创 4:1;路 1:34;若 1:10; 4:22; 8:19);若望竟然让耶稣用上这个可以表达鸾凤和鸣的词语!

16 节提到的“别的羊”,原意很可能是指若望团体以外的基督徒团体,如耶路撒冷的教会,而不是指没有听过福音的外邦人。


要知道,若望团体自认得天独厚,尽获耶稣的真传。本福音中,“耶稣心爱的门徒”远比母教会的伯多禄强;他胆敢站在十字架下陪着耶稣(19:26),又是第一个没见到复活主就信了的门徒(20:2-8)。有的学者(如 Jerome Neyrey)甚至认为,今日读经的佣工有影射伯多禄之嫌。


18 节表示耶稣的死亡并不是历史的悲剧,而完全在耶稣的掌控之中。他放得下,也拿得起。因为耶稣听从天父的命令,“认识”而非“奴从”,与天父契合无间(1:1-2);故此他能自己复活,不像好些新约作者说天主使耶稣复活(宗 2:24;罗 4:24;弗 1:20;伯前 1:21)。


今日读经有好几个形象,如善牧、佣工、羊、狼等,我能认同那些?我能不能整合自己内里的不同声音?


背景音乐:芥子心音乐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