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title banner.png

浪子回头,天主是岸

Image-empty-state.png
张介绮
“我感谢教友们对我无私的奉献和关怀,我的道路有基督之光为我照亮,让我无惧往前走。我没选错信仰,天主的爱一路相随。祂对我不离不弃,往后我也要在剩余的日子里,对祂不离不弃!”


2015年平安夜,当四周弥漫着节庆气氛时,一群流落街头的街友却仿佛对这一切毫无感觉,他们心中更没有一丝平安。在街边流浪多时的保哥正在Kota Raya的Mydin门口睡觉,圣若望教堂的神父Msgr. Leonard Lexson和几位教友在路边分派食物及物品给流落街头的街友,他们走向前慰问保哥:“有什么需要帮忙吗?还是有什么苦衷吗?”


保哥一无所有,身患心脏病又失业,他流着泪告诉他们:“我需要一份工作。”保哥原本在小贩中心卖面,因心脏病发作晕倒,出院后遭老板辞退,无奈之下到街边流浪,靠慈善团体分发的食物过活。


一场恩典的开始


保哥每个星期必须到医院进行心脏病复诊,每次来回车资是4令吉。他和许多流浪汉会在圣若望主教座堂门口向出入圣堂的教友乞讨,某次他一整天只乞讨到3令吉70仙,“主,只要再获30仙,我就有钱去医院了”,他自认是罪人,不敢走进教堂,仅站在圣堂门口祈求,不久后竟有人给他1令吉!


仁慈的天父从来都不会拒绝虔诚向他祈求的人。2015年12月26日,善牧Street Shepherd Outreach (SSO)的一位弟兄约了保哥在大众银行门口见面,坐在银行门口地上谈天,之后的几个星期,这位弟兄每隔两晚都会来探访他,“我知道他是信耶酥的人,但他并没有一直和我讲信仰,而是不断关心我的需要和健康问题,与我建立友谊。不久这位弟兄带着几位善牧堂的教友来探望我,他们都是SSO的成员,临走前还为我祈祷。”


这位弟兄为他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位好心人愿意资助他开一个卖云吞面的档口。“开档第一天,许多教友特地前来捧场,我心里真的很开心,原本我只是一个街边的流浪汉,如今在这些教友的帮忙下,我竟然成为一位面档老板。我虽无法看见他们口中的天主,但从他们的身上我却看见了良善基督的样子,因为天主的爱透过这些基督徒彰现出来,让我这个还没有信主的人看见。“


保哥的面档开在八打灵一间咖啡店里,咖啡店老板正是一名教友,把咖啡店楼上的空间留给保哥居住。由于咖啡店人烟稀少,保哥为了改善生意只好另觅他处开面档,所幸转移阵地之后客似云来,新面档邻近教堂,举凡教会活动或聚会,一堆人都来面档打包云吞面。


再入歧途继续逃


保哥跟着教友们开始上教堂参加弥撒、学习祈祷,就在他越来越靠近天主之际,泰国传来他岳母过世的噩耗,他为了筹钱回泰国,居然跑去借大耳窿(高利贷)然后一走了之,自此人间蒸发一年多。


2018年,他重返吉隆坡,自觉无颜面对昔日帮助他的教会朋友,于是无声无息地重施故技回到街头流浪,在半山芭一带游荡。“有一天那群教友在那一带分派面包,无意中见到我,惊讶不已,急忙过来关心和问候我的状况。他们告诉我天主的大门永远为我敞开,没人责怪我不辞而别。他们用心去爱、以手服事的精神让我感动不已。” 他被安排住进善牧堂附近的老人院,从那时开始他便到慕道班上课,“这一切都是主的安排,天主从没有放弃过我,就算我曾经跌倒、曾经做错,主依然爱我。”


距离保哥领洗只剩一个月,某一天保哥心烦气躁动手打了人,他十万火急收拾了包袱就离开老人院,回到街边继续流浪。有位教友给他400令吉,希望他在路边摆摊卖皮带,做点小生意。无牌生意遇到市议会捉人还充公全部货物,保哥再次落得一无所有。屋漏偏逢连夜雨,当年讨债不成的大耳窿与保哥狭路相逢,保哥被迫逃去芙蓉避风头。他在芙蓉流浪时被一位马来妇女认出样子,那人是酒店总经理,是保哥当年在酒店做装修时结识的。酒店总经理不忍他失业又流离失所,于是急叩下属安排保哥回吉隆坡酒店上班,住宿全包。


保哥正要感谢天主再次为他开路,不料,他在吉隆坡等待上班时又受不了街的诱惑,才在街边露宿一宿就被警察抓进警察局,那时距离保哥领洗的日子更近了,还剩9天就是复活节!警长告知他,6年前的案底显示他当年离职时 “穿柜桶”,一旦罪名成立可能被判坐牢三至五年或罚款不等,“我在心中祈祷,希望天主能保佑我,助我顺利离开警局,逃过牢狱之灾”。

为了不要错过在复活节领洗的机会,保哥厚着脸皮偷用手机拜托教友担保他出去(警察抓人时居然忘了没收他的手机),他不仅被担保离开警察局,也顺利到酒店上班,栖身之所和稳定的工作一下子全有了,他感到无比安心。


洗心革面坦荡荡


2019复活节,保哥终于在善牧堂领洗,曾经帮助过他的教会朋友不辞劳苦远道而来见证他领洗的喜悦。领洗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向往过基督徒的生活,每天祈祷,脾气变得和善,肩上的重担也卸下。他甚至勇敢去找神父办告解,为过去犯下的过错认真忏悔;他想要坦荡荡地面对天主,在主内生活。


“我感谢教友们对我无私的奉献和关怀,我的道路有基督之光为我照亮,让我无惧往前走。我没选错信仰,天主的爱一路相随。祂对我不离不弃,往后我也要在剩余的日子里,对祂不离不弃!”


如今,保哥和SSO的成员一起到街上分发食物给流浪者,他面对这些流浪汉仿佛面对似曾相似的自己;他希望有一天,这些人也能在天主的大爱里,停止流浪的孤单。

备注: Street Shepherd Outreach (SSO)团体以帮助街头流浪汉及沉沦毒海的人为目的,除了到街上分发食物给流浪汉,也到戒毒所帮助瘾君子戒毒,慰问及关怀弱势族群,替他们寻找工作,让他们接触和认识耶稣的爱,引领社会边缘人重燃起生命美好的盼望。SSO团体于2012年最先在善牧堂成立,之后在其他堂区先后遍地开花:圣若望主教堂(2015)、圣猶达堂(2016)、圣依纳爵堂(2017)都有各自的SSO。SSO至今成功带领超过10位街友和吸毒者领洗成为教友。

创世纪曙光

拍摄晨光不难,唯一挑战是必须大清早起床,忍受寒冷等待破晓。


摄影器材架设好以后,就是慢慢等待曙光划破漆黑。每一天破晓犹如创世纪重演;晨曦展露大地轮廊,赋予各个物种色彩,冰冷山河开始暖化且富有生机。


这晨光摄于缅甸中部的茵莱湖,那一天正是圣诞节。还记得前一天平安夜里,当地的基督徒划着木舟向散居在湖上及周边的居民传报基督诞生的喜讯。在号称佛国的缅甸看见传报佳音的人,寒冷的夜也变得温暖。

2StoryAuthor.png

《让我看见》郑启健擦亮心灵镜头,在闪闪圣光中学习看见天地的吉光片羽毛。

 
 

死不去就活下来 / 药盒子

Image-empty-state.png

药盒子如鳞次节比的房子,一字排开共有7户,以前这里住的是拥挤的药丸,如今我的药盒子装的是维他命丸。


回想起吃药的日子,分秒皆触目惊心,那是必须按三餐定时服用药丸,通常一餐2颗到6颗不等,这仅仅是类固醇药丸的部分,假如皮肤痕痒溃烂,那么狭隘局促的药盒子空格可就不够用了——止痒的药片以及超出一颗份量的抗生素。

曾经一度我怀疑自己吃药成瘾,然而有一种名为 “抗药性”的东西更加令我烦恼,也许是自己已病入膏肓也不无可能,总之一打的药丸吞下不够,有时候还必须到诊所给医生狠狠地补上一针。结果是药物越吃越多,打针次数变得频密,我感觉自己像空留着一副臭皮囊的千年木乃伊,从发根到脚底散发药水味!


长年吃药之人最怕健忘症发作,例如午餐时间找不到药盒子时才猛然醒觉把药物忘在家里,当下摸不到药物导致双手颤抖得厉害——不是药瘾发作,而是心慌意乱;原来身体疾病终究扩散到心里去,纵然药物吃了病情也不会痊愈,然而身旁放着一排药盒子就如家里挂了十字架,心理上认为此物能够阻挡病魔。


所幸这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了,如今打开我的药盒子,虽然一两颗白色药丸免不了,然而空格里头还放了一些维他命B、维他命C以及鱼油和月见草油胶囊。偶尔忘记带药盒子出门已不再如过去那样惊恐——嗯,药盒子还剩一点空间,下次可以考虑添一颗银杏。

2StoryAuthor.png

《死不去就活下来》教友DJ施宇“烂命一条”悲惨并精彩着的生命故事。好文当前,不容错过。

 
Image by Joel Muniz

醒神一句:


所以你们应放弃各种邪恶、各种欺诈、虚伪、嫉妒和各种诽谤, 应如初生的婴儿贪求属灵性的纯奶,为使你们靠着它生长,以致得救;(伯前 2:1-2)


Wherefore laying away all malice, and all guile, and dissimulations, and envies, and all detractions, as newborn babes, desire the rational milk without guile, that thereby you may grow unto salvation:(1 Peter 2:1-2)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