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是自有者(二)

撰文/王安當


就在梅瑟弄清楚了天主的名字以後,他接下來的工作就是立即啟程,前往他的同胞那裡去,也就是返回埃及去,要在那裡以天主的名字雅威與法郎談判。實際上,人怎麼可能跟天主談判呢?天主若要做的事情,人怎麼能夠阻擋得了呢?但是,在聖經的世界裡,就是有很多人與神對話的場景。這說明什麼呢?難道天主會害怕人類的起義嗎?

天主願意與人直接的對話,重點是在天主的本質就是仁愛與慈悲的神。天主雖然可以不理會人類的想法,但是祂依然還是願意給人有機會自我表達個人的意見或對事情的想法。這是天主給人類的一種自由,也是很珍貴的禮物。當然,自由決定的結果就是要為所決定的事情負責任。


梅瑟帶著天主的棍杖(出4:17、20)啟程回到埃及去。天主的棍杖是天主救恩的記號,棍杖本身並沒有任何的力量,而是天主要透過有形可見的記號,表達了天主是全能的神。天主也就是雅威要把自己的『長子』帶離埃及去崇拜,也就是尋找信仰的根;若法郎執意不放行,雅威將會殺死埃及的長子。長子在古中東的信仰文化裡被視為神的祝福,所以無論是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或埃及等中東地帶,無不重視長子的。因此,若被神奪取的長子就是意味著因著犯罪或得罪神的原因而遭到詛咒或處罰。當然,這是古時候中東的思維。


梅瑟來到法郎面前,表達了前來埃及的目的地。


『以色列的天主雅威這樣說:「你應放我的百姓走,好叫他們在曠野裏過節敬拜我。」』(出5:1)梅瑟對法郎這麼說到。


法郎對梅瑟所介紹的雅威完全不在意,『誰是雅威,我該聽他的命,放以色列走﹖我不認識雅威,也不放以色列走。』(出5:2)可見,法郎是不認識雅威的。為什麼法郎不認識雅威呢?那是因為他是外邦人,所崇拜的神不是雅威,而是其他各種會死的神(Deadly gods)。


梅瑟的出現似乎法郎不動於衷,也沒有興趣知道雅威是誰。這還導致法郎對希伯來人變本加厲地施壓,尤其加重了他們的苦工,以致他們對梅瑟開始也抱怨了起來。雖然希伯來人在埃及對生活等很不滿,他們也希望有朝一日或者自己變成更強壯的民族,可以在埃及也有一定的社會地位,甚至在埃及的政治界裡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這也不過是一個假象,因為埃及並沒有政黨輪流執政的政策。另一方面,他們想到最快離開奴隸生活的方式就是離開埃及。當然,他們也盼望有人能帶領他們離開埃及。只不過他們沒想到是梅瑟和亞郎兩個人,只帶著棍杖前來命令法郎放人。這個畫面真叫希伯來人感到好笑,又覺得自己的智慧被侮辱。當然,希伯來人在埃及為奴四百年之久,他們對祖先的天主幾乎是不認識的。


在這樣的狀況下,天主就要告訴法郎和希伯來人有關雅威到底是誰了。一連串在埃及所發生的十個災難,正是雅威一步又一步向法郎和埃及人,甚至是希伯來人的自我介紹。據知,梅瑟和法郎在釋放希伯來人的這件事上周旋了一整年之久。為何要用那麼長的時間呢?理由依然是雅威是慈悲為懷的天主,祂願意一直給人機會去認識祂,同時也慢慢順服於祂。祂不願意立即把人定罪,但祂更願意給人機會與祂和好。


雅威在埃及行了十個災難。這些大災難是一次比一次來得嚴重,不但導致人身大受苦楚,而且災難的本身, 就是針對埃及諸神的一種審判。在埃及地,尼羅河是人民崇拜的主要物件,青蛙和家畜中的公羊、山羊、牡牛,是他們尊爲神聖之神,太陽也是他們所崇拜的神。 雅威要敗壞埃及這一切的神(12:12),所以他所用的十災,具有多方面的意義教訓:


1. 血水災(7:14-25)-雅威藉著亞郎舉杖擊打河水,河水就變作血了,其中魚死, 河水腥臭,使埃及人不能喝這河裏的水。這就是尼羅河,乃埃及人所崇拜的神,自此黯然失色了。其河水變爲血,血字在岳厄爾書中,是作爲一種隱喻來使用的(岳2:31 );但在這裏確是實際的情況。本來尼羅河的水,在每年夏季 因有微小的動植物,浮沈掩映而變紅,對人沒有妨害。可是,這裏所出現的是雅威的力量(詠105:26-29),是使魚類死亡,河水腥臭,使埃及人厭惡不能喝水的事實,直到滿了七天以後,水源才得到變清。這叫法郎認識雅威的大能,人的固執愚頑,終久不能攔阻雅威要成就祂的旨意(斐2:10-11;依14:24)。因此,雅威打擊著埃及人所崇拜的尼羅河神,告訴他們雅威才是唯一的真神。

2. 青蛙災(8:1-15 )-雅威藉著亞郎伸杖在江河諸水以上,使青蛙上來遮滿了全埃及地,進入了法老王宮,上了臥房床榻,以及人的身上。這是使埃及人最爲苦惱的事,因爲他們好潔成性,如祭司常剃頭發及全身汗毛,穿細麻布衣 服。按古時史家所記,他們白日兩次,黑夜兩次,用涼水沐浴全身;百姓也 好洗澡。祭司又常謹防各樣污穢,所以這種擾害叫他們十分厭惡。況且埃及人原是以青蛙爲女神的標誌,這女神是掌管生育的事,因此他們不敢殺害青蛙。但在這災裏,雅威使青蛙變成他們的災害。雅威要讓世人知道祂掌握青蛙的生死,青蛙是『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創造的。

3. 蝨子災(8:16-19)-雅威藉著亞郎伸杖擊打地上的塵土,使塵土在埃及遍地上變成蝨子,行法術的也用邪術要生出蝨子來,卻是不能,於是在人和牲畜身上都有了蝨子。埃及人拜地爲大地之神蓋伯(Geb),但雅威要在地上行神蹟,擊打塵土,遍地生出蝨子來,使好潔的埃及人,因這蝨子災害臨到身上,就越發難以忍 受。術士對法老說「這是神的手段」,原文意思爲「這是神的指頭」。所以,雅威打擊著埃及人的神——大地之神,叫他們知道大地是『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所創造的。

4. 蒼蠅災(8:20-32 )——雅威要消滅埃及人崇拜的蒼蠅之神凱布利(Khepri)。雅威叫成群的蒼蠅進入法郎的宮殿和他臣仆的房屋,埃及遍地,就因這成群的蒼蠅敗壞了。而這一次的災害是比以前各災害加劇,因爲那些蒼蠅或稱爲甲蟲的,是污穢和毀壞了人家的牧業。法郎開始受不了這樣的災害,同時也開始對雅威的名字有初步的認識,他的心硬開始有了軟化的跡象,因為他要求梅瑟為他祈禱。(出8:24)這再一次是雅威對法郎及全體埃及人,甚至希伯來人強調祂才是真神,真神的名字叫『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所有萬物都屈服在祂腳下。

5. 畜疫災(9:1-7)-雅威的手加在埃及田間牲畜身上,就是在馬、驢、駱 駝、牛群、羊群上,發生重重的瘟疫,幾乎都死了。只是以色列人的牲畜分 別出來,一樣都沒有死。埃及人崇拜牧畜之神阿匹斯(Apis)。這件事叫埃及人認清誰才是真神,雅威要人知道祂是『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掌管所有的生死。

6. 瘡災(9:8-12 )-雅威吩咐梅瑟、亞郎抓取一些的爐灰,在法郎面前向天揚起來,這灰在埃及全地變作塵土,黏附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瘡。 巫師們的在梅瑟面前站立不住,因爲在他們身上和一切埃及人的身上都長了瘡。這災難又是雅威一種嚴厲的懲罰,連行武術的巫師們的都站立不住,一同淪爲審判此災難下的羅難者(參弟後 3:8-9)。埃及人有時獻人爲祭的時候,取這祭的灰向天揚起來,說是特要消災解禍。而梅瑟此次卻取灰向天揚起來,反倒是降災, 使埃及人受害。在他們身上起了泡瘡十分痛苦,不僅在埃及人的身上發生, 連牲畜也不能倖免(9-11 )。這也嚴重打擊了埃及人信仰中的醫藥之神托特(Thoath),因為這個神無法給予埃及人真正的健康保護。

7. 冰雹災(9:13-35)-雅威吩咐梅瑟向天伸出棍杖,就打雷下冰雹,有火閃到地上,雹 與火攙雜,甚是厲害,自從埃及開國以來,遍地沒有這樣的災害。冰雹打擊了田間所有的人丁牲畜,並各樣的菜蔬及一切樹木,惟獨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Goshen)沒有冰雹(出9:26 ;參8:11 ;9:4)。這種災害是給法老預先一次特別的警戒 (13-19),是埃及十災中第一次使人喪命的大災,連所有的牲畜都要擊斃, 一切菜蔬樹木和田間莊稼也要打壞,比以前各災的毀滅性更爲嚴重。埃及人所崇拜的天空之神努特(Nuit)遭受了擊潰。這一個災害使法郎看見了雅威的名字是不得開玩笑的,因為天主很重視祂的名字。這里特別強調了天主讓法郎能生存,是為了讓他看見雅威的大能,並要使天主的名字傳遍全地。所以,天空是『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所創造的,這一點其實已經很震撼了,但法郎依然心硬。

8. 蝗災(10:1-20)-梅瑟遵從雅威的吩咐向埃及伸出棍杖,雅威使東風刮在地上,把蝗蟲刮來了,落在埃及的四境,空前絕後的厲害,因蝗蟲遍滿地面,甚至地都黑暗了,吃盡了一切菜蔬和雹災後所剩下樹上的果子。法老看見這蝗災,比先前的各災更厲害,於是急忙召了梅瑟和亞郎來。承認他得罪了天主,意思表示沒有聽從天主的命令(16 ;9:27 ),且又承認得罪了梅瑟和亞郎,意思不外是他屢次自食其言(8:8,15 ,28 ,32 ;9:27-28,34-35),又曾經把梅瑟和亞郎攆出去(10:11)。現在他倒要向他們討饒,求梅瑟替他祈求天主,使他脫離這 一次的死亡。此時梅瑟雖然准了法郎所求,求天主使這場大災消去了。可是蝗災一過,他的心仍然剛硬如鐵,不容以色列人離去(17-20)。埃及人也崇拜破壞之神賽特(Seth),埃及人總是求賽特保護他們的各種農作物受到損壞。如今他們也知道所崇拜的賽特之神,原來也就是那麼不堪一擊。

9. 黑暗之災(10:21-29 )-梅瑟照著天主的吩咐向天伸出棍杖,埃及遍地就烏黑了三天之久,人不能相見,誰也不敢起來離開本處,惟獨以色列的家中都有亮光 (23 ;參 8:22-23;9:4-7,26 )。埃及人原是敬拜太陽神拉(Ra),天主使他們的地上沒有光,黑暗的情況如此嚴重,勢必叫他們的驚恐越發加劇,因爲他們所信的太陽神也失敗了,這災烏黑了三天之久, 給埃及人捫心自問的反省。所以,這裡也給埃及人明白一件事,他們所信賴的太陽神不算什麼,天主才是太陽的創造者,祂的名字叫『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

10. 長子災(11:1-10;12:29-30 )-天主以最後一次來警告法老,就是約到半夜的時候,祂出去巡行埃及遍地,從寶座的法郎直到磨子後的婢女所有的長子, 以及一切頭生的牲畜,盡都殺了,在埃及遍地必有大哀號,無一家不死一個 人。長子是一家人的代表,古時候的人最尊重長子(參創 25:31);所以這災難使埃及上下人民分外憂懼。埃及人也把法郎視為人中之神。如今,就連法郎自己的長子也因此被殺害,這直接擊潰了埃及人對法郎的神的觀念。埃及人明白了希伯來人的天主才是真神,但是為時已晚。


天主的名字叫『我是就是我是』希伯來文:אֶהְיֶה אֲשֶׁר אֶהְיֶה‎‎ ,讀音:'ehyeh 'asher 'ehyeh。(出3:14);中文的某些翻譯為『我是自有者』。如果把ehyeh當作單數第三人稱,就成為『Yahweh』(雅威),意思是:祂是,祂在此,祂將來要(與我們)同在。 雅威是以色列人對活生生的天主的一種很古老的尊稱; 以色列人用此名字稱呼最高主宰及宇宙的創造者。天主的名字直接說明了祂是一切的開始與結束,萬物都是由祂而開始的,簡言之,無論有形與無形都是『הְיֶה אֲשֶׁר אֶהְיֶה‎‎』所創造的。天主的名字已經說明了天主的絕對超越性,還有祂就是在一切的之上,或者一切都在祂之下的意思。


天主在埃及向全地彰顯了祂的名字的意義。我們基督徒都是祂的子女,這是我們最蒙福的恩寵。所以,當一個基督徒在『אֶהְיֶה אֲשֶׁר אֶהְיֶה』(我是自有者)以外尋求其他的各種迷信之神時,最終所獲得依然是失落。

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