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六主日



常年期第六主日(丙年)路6:17,20-26

福音

耶稣同他们下山,站在一块平地上,有他的一大群门徒和很多从犹太、耶路撒冷及提洛和漆冬海边来的群众。


耶稣举目望着自己的门徒说:「你们贫穷的是有福的,因为天主的国是你们的。你们现今饥饿的是有福的,因为你们将得饱饫。你们现今哭泣的是有福的,因为你们将要欢笑。几时,为了人子的原故,人恼恨你们,并弃绝你们,并且以你们的名字为可恶的,而加以辱骂诅咒,你们才是有福的。在那一天,你们欢喜踊跃罢!看,你们的赏报在天上是丰厚的,因为他们的祖先也同样对待了先知。但是,你们富有的是有祸的,因为你们已经获得了你们的安慰。你们现今饱饫的是有祸的,因为你们将要饥饿。你们现今欢笑的是有祸的,因为你们将要哀恸哭泣。几时,众人都夸赞你们,你们是有祸的,因为他们的祖先也同样对待了假先知。」


 

福音探意

穷人一定是没有钱的?在初世纪的犹太社会,没有儿子的寡妇即使拥有亡夫的遗产,只是个穷人;有残疾(如瘫痪、瞎眼等)的地主也是穷人。圣经所谓穷人是指那些因为欠债、病痛、剥削等等原因而失去秉承荣誉,无力维护原有地位的人。

穷人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社会利益,包括宗教、经济、政治、家庭各方面;他们求助无门,一任贪婪者鱼肉。

故此穷人多半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反过来说,有些人虽然生活清苦,只要他们有能力维护本家的荣誉,就不算穷人。

穷人是受压迫的不幸者,是边缘族群。今日读经提到的“贫穷、饥饿、哭泣”,都是指穷人的处境。


耶稣的平地圣训虽然是“望着自己的门徒说”的(20节),对象却包括所有从犹大、耶路撒冷、及外邦城镇提洛及漆冬,来听他讲道的群众(17-18节)。他开口第一句话就切合自己的使命。“向贫穷人传报喜讯”(4:18)。

正因为穷人无力自保,任人欺负;天主就站到他们那一边,充当他们的恩主,为他们出头(“天主的国是你们的/你们将得饱饫/你们将要欢笑”)并赐他们荣誉(有福)。

路加在 1:52-53藉玛利亚的口说,天主“举扬卑微贫困的人,使饥饿者饱飨美物”。

不幸的人不需符合任何条件就蒙主宠顾;天主垂允他们,纯粹是因为他们孤苦无援。

另一方面,玛5:3,6提到的真福是“精神贫穷”和“饥渴慕义”,强调了玛窦所重视的义德,即对主对人的合宜行为。


另外一组被耶稣称为有福的,是那些因他们的名而遭受迫害的信友。初期教会意识到耶稣是个“反对的记号”(路2:34):好些信友(不管犹太人或外邦人)加入教会,却被亲人逐出家门,不容于本族父老。

他们被视为异类,承受极大的社会压力。故此路加福音的耶稣把他们和穷人相提并论,声称外人的辱骂和诅咒并不足以损毁他们的荣誉。

从表面看,受打压的基督徒似乎丧尽尊严;其实敌人的凌辱反而增加他们在主前的荣誉(有福),故此他们该欢喜踊跃。因为至高恩主一定替他们平反昭雪。


与20-23节四个“有福”相对的是24-26节的“有祸”;而 玛5:1-12记载九个“有福”,不提“有祸”(推到 玛23.13-29)。

有祸的人分两组。第二组是被人夸赞的,指的是那些想追随基督又心存二意的信友,他们怕受迫害,就像以前的假先知一样讨好别人,甚至不惜乖离真道或退出教会。

这些人得到外人的赞誉,却蒙主唾弃,得不偿失。

第一组有祸的人是富有的、饱饫的、和欢笑的。在初世纪的犹太社会,“富人”往往是“贪婪”的代名词。当时的人普遍相信所有的利益都是有限的,要做个珍惜荣誉的人就当安分守己,不该妄想生财致富。

利益既然有限,有人增加,就必定有人减损。人们一般假设富人的财产愈来愈多,都是剥削穷人的结果。


显然,路加抨击欢笑的饱饫富有人,正因为他们损人利己,贪财吝啬,不肯效法天上恩主施惠于人(路12:16-21; 16:19-26)。比起其它三个圣史,路加更多次强调贪财的害处。他常常警告自己教会团体中的守财奴,叫他们认真学习在义缘家庭里把好处和别人分享(路12:15,32-34; 14:12-14; 18:24-27,29-30; 19:1-10)。

耶稣的社会正义感与历代先知的宣讲是一脉相传的,它的源头正是主持公道的天主,是从埃及奴主手中解放奴隶的上主。

“祂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驱散那些心高气傲的人。祂从高座上推下权势者……使富有者空手而去”(路1:51-53)。


人间的弱肉强食违反了天主的意愿。耶稣来颠覆世俗的价值观,宣称穷人是有福的,富人是有祸的。

这个道理到今天还是很耸人听闻的。我能听得进去吗?


3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