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四主日



常年期第四主日(丙年)路4:21-30

福音

他便开始对他们说:“你们刚才听过的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众人都称赞他,惊奇他口中所说的动听的话;并且说:“这不是若瑟的儿子吗?”他回答他们说:“你们必定要对我说这句俗语:医生,医治你自己罢!我们听说你在葛法翁所行的一切,也在你的家乡这里行罢!”


他又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一个先知在本乡受悦纳的。我据实告诉你们:在厄里亚时代,天闭塞了三年零六个月,遍地起了大饥荒,在以色列原有许多寡妇,厄里亚并没有被派到她们中一个那里去,而只到了漆冬匝尔法特的一个寡妇那里。


在厄里叟先知时代,在以色列有许多癞病人,他们中没有一个得洁净的,只有叙利亚的纳阿曼。” 在会堂中听见这话的人,都忿怒填胸,起来把他赶出城外,领他到了山崖上──他们的城是建在山上的──要把他推下去。他却由他们中间过去走了。


 

福音探意

今天的故事延续上主日的读经。23节先提到葛法翁,直至 4:31才说耶稣下到葛法翁,可见作者并非完全“按着次第写”(1:3)。

会堂里的人听到了耶稣的一番话,纷纷赞叹,啧啧称奇,说,“这不是若瑟的儿子吗”?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乡里所熟悉的耶稣怎会变了样子。他本该安分守己,踏踏实实地继承若瑟的衣钵当个木匠,好维护自家的荣誉。

现在他不知从那里得了异能,引人注目,风头很劲。他随意跨越本家荣誉的界线,不顾及乡人的感受;既羞辱他本家,也羞辱了同乡。


在同乡眼中,耶稣的嘉言懿行与他的身份并不相称。这种“酸葡萄”的社会心理在初世纪地中海是很普遍的,一般叫“邪眼”,即见别人得了自己没有的异常好处而忌妒怨恨。

耶稣的同乡见他身怀奇能,超群出众,把大家比下去。

他们深感威胁,便要把耶稣打回原形,叫这个“医生”照照自己的相貌,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如果他真的要乡里认可他的作为,起码先把甜头让自己人尝尝;别尽让肥水流出外村,益了他人,损了同乡(23节)。


殊不知耶稣这异类竟不受同乡的控制,反而说,“没有一个先知是在本乡受悦纳的”(24节)。

先知既蒙天主召叫,成为祂的代言人,就当全心效忠于天主,尽力维护天主的荣誉。在执行任务时,先知只遵行上主的旨意,而不顾及家人和乡人的情面。他受召去服务的对象凌越本家本乡,直接冲击当时“家族至上”的既定思维架构。


耶稣提到两个众所周知的跨界大先知,厄里亚(列上17:1-24)和厄里叟(列下5:1-19)。在大饥荒时,以色列虽有许多寡妇,却得不到厄里亚的帮助;受惠反而是个外邦寡妇。

在厄里叟的时代,以色列也有许多癞病人,但没有一个得到洁净;受惠的反而是外邦将军纳阿曼。

天主的计划就是那么奇怪!为什么他不先照顾自己的选民?照说天主该当先招呼自己人,没理由救了外人,却让自己的选民受罪。


路加在这里引用两个先知的故事,意在为宗 13:44-47; 18:5-7; 28:24-28铺路;预告耶稣的门徒将来被自己人排斥时,会把福音传给外邦人。

耶稣本身没有向外邦人传扬福音,他只是到外村葛法翁去宣讲(4:31)。

故事中的寡妇和纳阿曼这两个外邦人,分别代表最脆弱无助和最不洁的族群;这些人正是耶稣特别关怀的对象。

耶稣傅以圣神,就是被派遣向贫穷人传报喜讯(4:18)。这是先知的使命,即使没有好处分施给自己人,也在所不惜,义无反顾。


难怪“会堂中听见这话的人,都忿怒填胸,起来把他赶出城外,领他到了山崖上,要把他推下去”(28-29节)。

这种绝情绝义的叛徒留着干什么?他实在丢尽了自己人的脸;竟然口不择言,任意侮辱全乡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乡人被成见和陈陈相因的思维模式所限制,蒙蔽了心灵,看不到眼前的先知是个天主的人(列上17:24;列下5:8);因而错失良机,白白让上主的恩宠从手中溜走。

我且好好反省自己对“外人”的态度有没有两样?天主又欠了我什么?




3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