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主日



常年期第二主日(丙年)若2:1-12

福音

第三天,在加里肋亚加纳有婚宴,耶稣的母亲在那里;耶稣和他的门徒也被请去赴婚宴。酒缺了,耶稣的母亲向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回答说:「女人,这于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时刻尚未来到。」


他的母亲给仆役说:「他无论吩咐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在那里放着六口石缸,是为犹太人的取洁礼用的;每口可容纳两三桶水。耶稣向仆役说:「你们把缸灌满水罢!」他们就灌满了,直到缸口。


然后,耶稣给他们说:「现在你们舀出来,送给司席!」他们便送去了。司席一尝已变成酒的水──并不知是从那里来的,舀水的仆役却知道──司席便叫了新郎来,向他说:「人人都先摆上好酒,当客人都喝够了,才摆上次等的;你却把好酒保留到现在。」


这是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是在加里肋亚加纳行的;他显示了自己的光荣,他的门徒就信从了他。此后他和他的母亲、弟兄及门徒下到葛法翁,在那里住了不多几天。


 

福音探意

在福音里,耶稣的母亲出现的次数少之又少。前三个主日圣家节的读经和今日读经都记载了玛利亚和耶稣的对话。无独有偶,这两段对话的场面都有点僵,带出天人的距离。


耶稣称母亲为“女人”(4节),是不寻常的,尽管这是对女性的尊称,意即“太太,夫人”(若4.21;8.10)。

其实若望意在强调玛利亚在新的创世周期里扮演的独特角色。正如厄娃在伊甸乐园把禁果传给亚当,引进死亡(创3:6);新厄娃也在加纳让新亚当展现自己的荣耀,引进生命。

原祖父母失乐园后,天主说女人将与蛇世代为仇,而她的后裔要踏碎蛇头(创3:15)。

当耶稣称玛利亚为“女人”时,他暗示她是新厄娃,因为耶稣将在十字架上摧毁毒蛇的势力。藉着“女人”这尊称,耶稣也提升玛利亚的地位到“众生的母亲”(创3:20)。


新亚当的出现,证实圣言成了血肉(若:14)。这是新的创造,也是第二个创世周期的满全。

正如上述“女人”一词呼应创世纪提到的救恩史开端,若望福音的第1章和今日读经也流露许多痕迹,显示作者刻意把耶稣的出现比作新的创造:

1. 全书以“在起初”开始,正如创世纪的开端。

2. 1:4-5,9 光明和黑暗的对比呼应 创1:2-5。

3. 1:32 提到圣神住在耶稣身上,正如 创1:2 提到天主的神在水面上运行。 4. 加纳婚宴前(若1章)是新创世周期,呼应 创1:1-2:3 的旧创世周期──第一天:若1:19-28

第二天:若1:29-34

第三天:若1:35-39

第四天:若1:40-42

第五天:若1:43-51

第七天:若2:1


今日读经开头就说,“第三天”,叫读者很自然地连想到传统的说法:耶稣死后第三天复活。耶稣的复活掀开了救恩史新的一页,引进新的周期,且实现他的许诺(若1:50-51),给门徒展现他的光荣,让他们信从他(11节)。

加里肋亚是门徒最初和最后(21:1)见到耶稣的荣耀之地,而1:45-49的“纳塔乃耳”和2:1的“加纳”到 21:2合二为一:“加纳的纳塔乃耳”。门徒有幸能目睹耶稣的荣耀,还是沾了他母亲的光。


作者若望总是说“耶稣的母亲”,而不像路加和玛窦称“玛利亚”。这个细心的母亲留意到酒缺了,便照实说给儿子听,言外之意是希望他帮主人解窘。那知耶稣却让母亲吃闭门羹,他说,“女人,这于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时刻还没有到”。

“时刻”(14:21,23; 5:25,28; 7:30; 8:20; 12:23,27; 13:1; 17:1)指的是耶稣的光荣完全显露的时候,特指他的死而复活(十字架是他的宝座,死亡是个逾越)。

耶稣的“时刻”何时到来,完全是耶稣和天父之间的事,别人──即使是最亲的母亲──是不容置喙的。


这个凡间母亲当然不明白天上降来的(若3:13)儿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仍不死心,还婉转地给仆役说,“他无论吩咐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5 节)。

她给人指出在圣言前应有的态度,即完全服从,正如她一心信赖耶稣一样。当仆役依照耶稣的话去做时(7-8节),神迹果然出现。

先知亚毛斯曾预言上主的日子到来时,群山滴酒,众人畅饮(亚9:13-14)。这时刻终于来到了,耶稣把六口(象征犹太传统的不完满)石缸盛满的水变成醇酒。他带来的恩惠是丰盈富足的,远远超越人们的期望,最能满足人心的渴求。


这是耶稣在若望福音显示的第一个记号(希腊文semeion 原意,若望福音共有七个记号,思高圣经译作“神迹”),门徒见到他的光荣,就信从了他。这是个开始。

当耶稣的时刻到来时,他会完全显露自己的光荣。到时候,耶稣的母亲又会出现,他又称她为“女人”(19:25-27)。


2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