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苦难主日/圣枝主日

Updated: Apr 10



基督苦难主日/圣枝主日(丙年)路 22:14 - 23:56

福音

到了时候,耶稣就入席,宗徒也同他一起。耶稣对他们说:“我渴望而又渴望,在我受难以前,同你们吃这一次逾越节晚餐。我告诉你们:非等到它在天主的国里成全了,我决不再吃它。”耶稣接过杯来,祝谢了说:“你们把这杯拿去,彼此分着喝罢!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非等到天主的国来临了,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了。”


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你们应行此礼,为纪念我。”晚餐以后,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 “但是,看,负卖我者的手同我一起在桌子上。人子固然要依照所预定的离去,但那负卖人子的人是有祸的。”他们便彼此相问,他们中哪一个要做这事。


在他们中又起了争论:他们中数着谁最大。耶稣给他们说:“外邦人有君王宰制他们,那有权管治他们的,称为恩主;但你们却不要这样:你们中最大的,要成为最小的;为首领的,要成为服事人的。是谁大呢?是坐席的,还是服事人的?不是坐席的吗?可是我在你们中间却像是服事人的。


在我的困难中,与我常常相偕的,就是你们。所以,我将王权给你们预备下,正如我父给我预备下了一样,为使你们在我的国里,一同在我的筵席上吃喝,并坐在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支派。西满,西满,看,撒殚求得了许可,要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是我已为你祈求了,为叫你的信德不至丧失,待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兄弟。”


伯多禄向他说:“主,我已经准备同你一起下狱,同去受死。”耶稣说:“伯多禄,我告诉你:今天鸡还未叫以前,你要三次说不认识我。”然后又给他们说:“我以前派遣你们的时候,没有带钱囊、口袋及鞋,你们缺少了什么没有?”他们说:“什么也没有缺。”


耶稣向他们说:“可是如今,有钱囊的,应当带着;有口袋的也一样;没有剑的,应当卖去自己的外衣,去买一把。我告诉你们:经上所载:'他被列于叛逆之中'的这句话,必须应验在我身上,因为那有关我的事,快要终结。”他们说:“主,看,这里有两把剑。”耶稣给他们说:“够了!”耶稣出来,照常往橄榄山去,门徒也跟他去了。


到了那地方,耶稣便给他们说:“你们应当祈祷,免得陷于诱惑。”遂离开他们,约有投石那么远,屈膝祈祷,说:“父啊!你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你的意愿成就罢!”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给他,加强他的力量。他在极度恐慌中,祈祷越发恳切;他的汗如同血珠滴在地上。


他从祈祷中起来,到门徒那里,看见他们都因忧闷睡着了,就给他们说:“你们怎么睡觉呢?起来祈祷罢!免得陷于诱惑。”耶稣还说话的时候,来了一群人,那十二人之一,名叫犹达斯的,走在他们前面;他走近了耶稣,要口亲他。耶稣给他说:“犹达斯,你用口亲来负卖人子吗?”


耶稣左右的人一见要发生的事,就说:“主,我们可以用剑砍吗?”他们中有一个人砍了大司祭的仆人,把他的右耳削了下来。耶稣说道:“至此为止!”就摸了摸那人的耳朵,治好了他。耶稣对那些来到他跟前的司祭长,和圣殿警官并长老说:“你们拿着刀剑棍棒出来,好像对付强盗吗?我天天同你们在圣殿里的时候,你们没有下手拿我;但现在是你们的时候,是黑暗的权势!”


他们既拿住耶稣,就带着解到大司祭的住宅。伯多禄远远地跟着。他们在庭院中间生了火,一起环坐,伯多禄也坐在他们中间。有一个使女看见他面对火光坐着,便定睛注视他说:“这个人也是同他一起的。”伯多禄否认说:“女人,我不认识他。”过了不久,另一个人看见他说:“你也是他们中的。”伯多禄说:“你这个人!我不是。”


约隔一个时辰,又有一个人肯定说:“这个人,确是同他一起的,因为他是加里肋亚人。”伯多禄说:“你这个人!我不懂你说的。”他还说话的时候,鸡便叫了。主转过身来,看了看伯多禄;伯多禄就想起主对他说的话来:“今天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伯多禄一到外面,就凄惨地哭起来。


那些羁押耶稣的人戏弄他、打他;又蒙起他来,问他说:“你猜一猜:是谁打你?”他们还说了许多别的侮辱他的话。天一亮,民间长老及司祭长并经师集合起来,把耶稣带到他们的公议会里,说:“如果你是默西亚,就告诉我们罢!”耶稣回答他们说:“即便我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相信。


如果我问,你们也决不回答。从今以后,人子要坐在大能者天主的右边。”众人于是说:“那么,你就是天主子了?”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说了,我就是。”他们说:“我们何必还需要见证呢?我们亲自从他的口中听见了。”


于是,他们全体起来,把耶稣押送到比拉多面前,开始控告他说:“我们查得这个人煽惑我们的民族,阻止给凯撒纳税,且自称为默西亚君王。”比拉多遂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比拉多对司祭长及群众说:“我在这人身上查不出什么罪状来。”他们越发坚持说:“他在犹太全境,从加里肋亚起,直到这里施教,煽动民众。”


司祭长及经师们站在那里,极力控告他。黑落德及自己的侍卫鄙视他,戏笑他,并给他穿上华丽的长袍,把他解回比拉多那里。黑落德与比拉多就在那一天彼此成了朋友,因为他们原先彼此有仇。比拉多召集司祭长、官吏及人民来,对他们说:“你们给我送这个人来,好像是一个煽惑民众的人。看,我在你们面前审问了他,而你们告他的罪状,我在这人身上并查不出一条来;而且,黑落德也没有查出,因而又把他解回到我们这里来,足见他没有做过应死的事。所以,我惩治他以后,便释放他。”每逢节日他必须照例给他们释放一个囚犯。他们却齐声喊叫说:“除掉这个人,给我们释放巴辣巴!”巴辣巴原是为了在城中作乱杀人而下狱的。比拉多又向他们声明,愿意释放耶稣。


他们却不断地喊叫说:“钉在十字架上,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第三次对他们说:“这人到底作了什么恶事!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么应死的罪状来。所以我惩治他以后,便释放他。”但是,他们仍厉声逼迫,要求钉他在十字架上。他们的喊声,越来越厉害。比拉多遂宣判:照他们所请求的执行,便释放了他们所要求的那个因作乱杀人而下狱的犯人;至于耶稣,却交出来,让他们随意处理。他们把耶稣带走的时候,就抓住一个从田间来的基勒乃人西满,把十字架放在他肩上,叫他在耶稣后面背着。有许多人民及妇女跟随着耶稣,妇女搥胸痛哭他。


耶稣转身向她们说:“耶路撒冷女子!你们不要哭我,但应哭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子女,因为日子将到,那时,人要说:那荒胎的,那没有生产过的胎,和没有哺养过的乳,是有福的。那时,人要开始对高山说;倒在我们身上罢!对丘陵说:盖起我们来罢!如果对于青绿的树木,他们还这样做,对于枯槁的树木,又将怎样呢?” 。


另有两个凶犯,也被带去,同耶稣一同受死。

他们既到了那名叫髑髅的地方,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也钉了那两个凶犯: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耶稣说:“父啊!宽赦他们罢!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他们拈阄分了他的衣服。


民众站着观望。首领们嗤笑说:“别人,他救了;如果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选者,就救他自己罢!”兵士也戏弄他,前来把醋给他递上去,说:“如果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罢!”在他上头还有一块用希腊、拉丁及希伯来文字写的罪状牌:“这是犹太人的君王。”悬挂着的凶犯中,有一个侮辱耶稣说:“你不是默西亚吗?救救你自己和我们罢!”


另一个凶犯应声责斥他说:“你既然受同样的刑罚,连天主你都不怕吗?这对我们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所受的,正配我们所行的;但是,这个人从未做过什么不正当的事。”随后说:“耶稣,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耶稣给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这时,大约已是第六时辰,遍地都昏黑了,直到第九时辰。


太阳失去了光,圣所的帐幔从中间裂开,耶稣大声呼喊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说完这话,便断了气。百夫长看见所发生的事,遂光荣天主说:“这人,实在是一个义人。”所有同来看这景象的群众,见了这些情形,都搥着胸膛,回去了。所有与耶稣相识的人,和那些由加里肋亚随侍他的妇女们,远远地站着,观看这些事。


有一个人名叫若瑟,是一个议员,又是一个善良公正的人。他原是犹太阿黎玛特雅城人,一向期待天主的国;他没有赞同其他人的计谋和作为。他去见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他把遗体卸下,用殓布裹好,安葬在由岩石凿成,而尚未葬过人的墓穴里。那天是预备日,安息日快到了。


从加里肋亚同耶稣来的那些妇女,在后边跟着,观看那墓穴,并观看耶稣的遗体,是怎样安葬的。她们回去,就预备下香料和香膏。安息日,她们依照诫命安息。



 

福音探意

为什么很多人特别喜爱路加福音?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展现了浓郁的人情味,常常不经意地触动人心,感人至深。路加是个心思细腻的作者,他的耶稣受难史虽然以马尔谷福音为蓝本,但是别出机杼,字里行间处处流露对主耶稣的关怀和柔情。比如他不让犹达斯口亲耶稣(22:47,对比 谷14:45;玛26:49),又不忍露骨地描述耶稣受的虐待(22:63,64,对比 谷14:65;15:19;玛26:67;27:30),更不提耶稣受鞭打(23:24-25,对比 谷15:15;玛27:26)。


最后晚餐的分饼和分酒是重要环节,三部对观福音都有叙述,至于对宗徒的最后训言,只有路加记录下来。根据圣经的传统,首领临终前总会语重心长地给自己人留下赠言(如 创49:1-28;申33:1-29;苏23:1-16)。

耶稣身为师傅,与门徒情谊深长,在相处的最后一刻当然有很多心底话要说。人之将死,说的话一定是分量最重的。路加巧妙地转用 谷10:42-44,标示出基督徒应服膺的服务精神:“最大的,要成为最小的;为首领的,要成为服侍人的”(22:26)。耶稣宣告了他的荣誉标准,也身体力行去证明这理想是可以达到的。晚餐之后到钉死架上,耶稣的荣誉层层褫夺,耻辱重重加上。“因他受了创伤,我们便得痊愈”(依53:5),这正是谦卑服务的最高模范。


耶稣在山园中历经严峻考验后(22:40-46“祈祷”五现),终于克服内心挣扎,平和地重显“上主仆人”的本色。他没有被痛苦封锁心灵,反而让慈爱源源流出。下列几幕动人事件都是路加福音独有的:耶稣治好右耳被削的仆人(22:51);他转过身看看三次背主的伯多禄(22:61);他向哭他的妇女说话(23:27-31);他原谅仇敌(23:34);他宽慰右盗(23:43)。


“他所背负的,是我们的疾苦;担负的,是我们的疼痛”(依53:4)。路加为了强调耶稣的无辜,三几次藉比拉多的口向群众明言(23:4,14,15,22);也藉群众和妇女(23:27)、右盗(23:41)和百夫长(23:47)的反应表明耶稣的确是个义人。在这些人当中,右盗的洞见尤其特出,他在耶稣身上看到受苦受难的默西亚和君王。莫说司祭长、经师和民间长老看不到这一点(22:66-67; 23:1-2),连耶稣的门徒也隔了一层(9:44-45; 18:31-34; 24:25-26,45-46)。右盗知道死亡摧毁不了耶稣的永世王权,故此他放胆请求,“耶稣,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23:42)。这句信仰宣言,竟出自一个罪犯的口中!


耶稣肯定他的看法,并保证,“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23:43)。乐园因第一个亚当而封闭(创3:24),却因第二个亚当而开启。亚当是天主的儿子(3:38),耶稣更是天主的儿子;前者违背主命,后者服从至死。耶稣一生全心护守天父的荣誉,他在落难时虽然孤立无援,饱受凌辱;却仍然坚定地信赖天父的照顾,毫不动摇。


仇敌纷纷讥笑耶稣,对他落井下石(23:35-36);耶稣却无怨无悔,泰然处之。他在闭上眼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23:46;对比 谷15:34;玛27:46)。

耶稣先以赤子之心称呼天父,再加上犹太人安睡前惯作的晚祷(咏31:6)。死亡不过像睡眠,耶稣只平和地进入黑暗当中;当光明重临,天父自会叫爱子苏醒,并恢复他的荣誉。


死亡固然可怕,罪恶固然丑陋,可那并不是结局,而是新的开始。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耶稣“转过身来”:因为他是旭日,会由高天向我们照耀,光照黑暗中的人,引向和平的道路(路1:78-79)。群众固然曾经冷血地要除掉耶稣(23:13-25),可是后来他们为他搥胸痛哭(23:27,48);兵士固然戏弄耶稣(23:36,37),可是后来有个百夫长替他平反(23:47);公议会固然决意杀害耶稣,可是后来有个议员若瑟安葬了耶稣(23:50-53);门徒固然抛弃耶稣(路加只在 22:31稍加暗示,在22:52-54 却不明言),可是后来他们却遥望

被钉的耶稣(23:49)。


人是脆弱的,天主的爱却是无限包容的。耶稣基督是启示异邦的光明,是以色列的荣耀(路 2:32);他是犹太人的默西亚,更是普世人类的救主(路1:11)。


5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