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迷藏的靈修

撰文/王安當


抓迷藏是小朋友們喜愛的遊戲之一。當然,這類似小朋友的遊戲,幾乎在科技發達的今天已不復存在。我也只能嘆息著小朋友們如今成了電子遊戲的僕人,他們幾乎是被電子產品消費著童年的美好。

我還記得孩提時期,抓迷藏的遊戲幾乎是最好玩的遊戲之一了。小時候就住在鄉村裡,附近還有一間簡陋的磚窯廠,而且四處還堆積了製造磚塊的泥土。這些堆積的泥土都形成了好幾座的小山丘,對抓迷藏的遊戲而言,添加了更大的難度。整體而言,那時候玩抓迷藏的遊戲是很快樂的。


馮以量先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臨床心理學者。他曾經在某一個場合上提到了抓迷藏的遊戲。他的重點是躲藏起來的人,一旦躲久了,就會想出來,也不想再繼續躲藏了。馮先生說得正是。抓迷藏的遊戲確實如此,尤其在我孩提時,就在那範圍和地形複雜的條件裡,要找到躲藏的人還真的不容易呢。


躲起來的人就好像在黑暗裡的人一樣『見不得人』,若被看見了,那就處在『危險』裡頭,因為代表著被發現的機率越來越高了。於是,他要想盡辦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轉移躲藏點。當然,不被發現是躲藏者在這遊戲中最為得意的事情,一時之間也會覺得自己很多躲藏,相當滿意自己的躲藏功夫等等。只不過,一旦太久的時間沒被發現,坦白說在當下的感受會很不一樣。就覺得若被發現的話,自己就不需要一直這麼躲藏起來。一旦跳出來,故意被對方發現,那麼這個遊戲就可以早點結束,或者進行另一個有趣的遊戲。


我覺得很多時候,自己也躲起來。但這不是捉迷藏的遊戲,而是一種面對問題的心態。有時候會被自己以為的環境而壓制了自己的自由。或許是需要被肯定,但有得不到一定的肯定,就會覺得自己會不會不被重視等等。可是,往往就覺得這樣的想法很有趣,有趣的不是沒有人來肯定或讚賞,而是期待給肯定和讚賞的人沒有任何的動作。所以,這個狀態下,不得不說自己或許不是為整體而活,而是為自己的想要或追求而存在。


為整體而活是什麼意思?對我而言就是以大局為優先,自己的想法需要放在後面。可是,困難就在兩者並不能兼施,總是必須選擇先處理其中一個。


今天的彌撒福音反省中,耶穌是世界的光,跟隨耶穌的,必有生命的光,因為聽信耶穌的,就是聽信天主。祂是光,信祂的人,不留在黑暗中。這個畫面立即連線於天主的大公精神上。我就覺得自己還在抓迷藏的遊戲裡,但好像自己躲藏了很久,又希望自己繼續躲藏起來,但又發現自己不想繼續這樣躲起來,於是也渴望被發現。所以,渴望被發現,除非真的被發現,又或者自己故意被發現,否則的話自己還是沒被發現。


被天主聖言發現當然是很開心的事。但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希望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能力,可以不那麼容易被發現。但是,又再一次經驗躲藏起來的不舒服,那裡的空間有限,視野有限,不能很自由與他人互動等等。天主的光就是為讓世界所有的人都被看見。被看見是一種被天主祝福的記號。原祖亞當和厄娃因為偷吃了禁果後,他們躲藏了起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放棄了天主的祝福。不過,天主卻呼喚他們的名字,不要他們一直躲起來,反而給了他們一定的空間和祝福,要他們在生活的各種困難中,記得天主一直都與他們同在。


對。在各種的困難中記得天主的同在,那是基督徒繼續受到天主祝福的記號。換句話說,我沒有理由因為各種的罪惡感或各種不好的感覺,而把自己陷入黑暗的囹圄裡。即使現在還在堅牢裡,耶穌也會在那裡陪伴和鼓勵我們。


就在彌撒中舉揚聖體聖血時,那在我手裡的耶穌基督正告訴我說:『我是世界的光,跟隨我的,必有生命的光。』那是一個多麼感動的時刻,那是一個叫我渴望時間能停留的時刻。心裡有一句話想要告訴耶穌說:『主啊! 我們在這裏真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裏搭三個帳棚:一個為你,一個為梅瑟,一個為厄里亞。』(瑪17:4)可是,耶穌回應了,『下山去吧,那裡還有天主的事情還沒完成,你要去做見證』。


宗徒大事錄裡提到了斯德望被石頭砸死後,大家更害怕掃祿。但耶穌卻把那一位迫害教會的掃祿變成了復活的基督的見證人。『你們給我選拔出巴爾納伯和掃祿來,去行我叫他們要行的工作。』(見12:24-13:5)


在很多人看來真叫人心懷恐懼的掃祿,在天主的光照下,不再躲藏起來,也無法再躲藏起來,因為天主讓掃祿發現自己躲在自己的遊戲裡太久了,應該被發現。掃祿願意被發現,在阿納尼雅為他覆手後,他看見了光明,從此一位從大司祭取得的權柄, 要捆綁一切呼號耶穌名字的人,成了所揀選的器皿,為把耶穌的名字帶到外邦人、國王和以色列子民前。』(宗9:1-19)


『請看天主的羔羊,請看除免世罪者,來赴此聖宴的人是有福的。』走出自己,進入祂的門庭,在那裡必有永生。永生是什麼,祂說:『愛就是永生』。今天,但願我也成為永生的見證人。

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