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召叫了我,我在這裏。」之十四: 撒烏耳之死

撰文/王安當神父



『我想要談談撒烏耳最後上戰場的那一幕。』達味說。


他繼續說到:『自從阿基士王看見以色列的情勢大不如從前,也就是以色列民族和政治之間的關係陷入了惡劣的狀態,無論是撒烏耳或者老百姓,他們都在彼此內耗著精神,使得以色列境內不再有安定的生活。』


『大家想一想,老百姓每一天都上到街道上遊行抗議,而且還有很多重要政府機關人員都參與了罷工的行列,這無形中就影響了整個社會的運作。軍隊可以說是忙不過來,他們都忙得焦頭爛額,除了要維持秩序,還要顧慮可能外來的攻擊。再加上他們也面對著精神異常的國王,他們簡直是快瘋了。』


『撒烏耳當時在做什麼呢?』我問。


達味突然把說話的速度放緩,他說:『撒烏耳知道大難臨頭了,也很可能他也知道這一次就是他最後的一擊了。因為培肋舍特人已經來到邊界了。』(撒上28:1-4)


『撒烏耳看見培肋舍特人的軍營就害怕起來,心中非常恐慌,遂去求問上主,但上主沒有藉夢境,也沒有藉「烏陵」,也沒有藉先知答覆他。』(撒上28:5-6)


原來古時候人類為了知道天主的聖意,採取了三種方式來分辨天主的決意;他們分別以“夢境”(創41、戶12:6)、“烏陵”和“突明”(出28:30、撒上14:36-43;23:9-12),還有“先知”三種方式來理解天主的看法。實際上,這是一種迷信行為,是一種人類對自身不負責任的態度,因為把所有的責任最後全推到天主的身上。


『結果,撒烏耳犯了很糊塗的事。』達味說。


『他竟然去找一個女巫來幫忙招魂。這是天主最痛恨的事,因為撒烏耳的作為根本就是在跟天主提出質疑與抗議。簡單而言,撒烏耳投靠了邪惡。』


撒慕爾突然笑了起來,說:『撒烏耳原來是想念我了。因為他叫女巫把我從陰府叫出來,想要透過我的口氣試探天主。當然,我這里特別想強調的一點就是撒烏耳之所以找女巫師前來招魂,那是撒烏耳走投無路的一種舉動。』


『怎麼說?』我問。


『就是我們一直有在強調的,天主已經後悔立他為王呀!撒烏耳已經不能聽到天主跟他的講話,所以撒烏耳最後只能尋找女巫師的協助啊!』撒慕爾說。


達味突然板著臉問撒慕爾:『那麼撒烏耳可以說之所以會找女巫師都是因為天主放棄了他咯?』


『誒,這話需要很謹慎理解哦!』撒慕爾很認真地說。


撒慕爾繼續說:『撒烏耳之所以被“放棄”,這個“放棄”二字我加了開關引號來說,因為這很重要,不能錯誤的理解。放棄的意思也不是後悔,而是指人類拒絕天主,而天主並沒有要放棄和後悔的意思。意思是人類拒絕與天主有繼續性的往來關閉系,人類要超越天主的降福,認為自己就是一切的主動的一方。』


『例如在創世紀裡,第6章5-8節這樣寫到:“上主見人在地上的罪惡重大,人心天天所思念的無非是邪惡;上主遂後悔在地上造了人,心中很是悲痛。上主於是說:「我要將我所造的人,連人帶野獸、爬蟲和天空的飛鳥,都由地面上消滅,因為我後悔造了他們。」惟有諾厄在上主眼中蒙受恩愛。”若從字面的意義來看,我們會有很多的錯誤解讀,以為天主會被不好的事情牽動天主的決定。事實上並非是如此的。因為事實上是人類自己決定不要再跟隨天主的旨意去生活,甚至已經質疑信仰只不過是一種的良心操控而已。人類若要自由,就必須擺脫對天主的順服,這樣對當時候的人類而言才是對的。也就因為有這樣的想法,人類是自己拋棄天主,也是人類自己因著個人的傲慢而摧毀了生命。天主並沒有要人類滅亡,是人類自己選擇滅亡。』


他繼續說到:『我想引用《雅各伯書1:12-18》的話來補充這一點:“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既經得起考驗,必能得到主向愛他的人,所預許的生命之冠。人受誘惑,不可說:「我為天主所誘惑,」因為天主不會為惡事所誘惑,他也不誘惑人。每個人受誘惑,都是為自己的私慾所勾引,所餌誘;然後,私慾懷孕,便產生罪惡;罪惡完成之後,遂生出死亡來。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切不要錯誤!一切美好的贈與,一切完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從光明之父降下來的,在他內沒有變化或轉動的陰影。他自願用真理之言生了我們,為使我們成為他所造之物中的初果。” 不知道我這樣的說明夠清楚嗎?』


我和達味異口同聲回答說:『很清楚。』


『所以是女巫成功把你招魂出來了嗎?』我笑著問。


『當然不!在女巫還沒開始施法前,我就出現了。這一點需要弄清楚哦,之所以我會在女巫施法前出現,因為天主的聖者根本不受巫術的控制。巫術是邪惡的,天主絕對是至上的唯一真神,女巫最後還要在天主跟前受審判的。所以,黑暗永遠不能籠罩光明。』撒烏耳說。


『就好像剛才提到的,以色列人不能直呼天主的名字,他們對天主的認識也只能在區區的YHWH字裡去經驗天主的聖神性。所以,女巫是投靠旁門走道的歪術,而且這些歪術使人的心靈一直被束縛著。』


我問:『那麼撒烏耳到底叫你上來做什麼呢?』


撒慕爾笑著說:『因為他無論如何怎樣接著外在的擲筊等方式,總是得不到天主的回應。』


『那是為什麼呢』我問。


撒慕爾直言:『因為天主已經放棄了他。天主不再跟他往來。』


『我很清楚告訴撒烏耳,培肋舍特人肯定會擊敗他。撒烏耳也很清楚明白,這一次他將是徹底告一段落了。後來,撒烏耳更加恐懼了,病情也更加惡化了。據知,撒烏耳後來寢食不安,每天如坐針氈和心神不定,導致他心神恍惚,無法正常發揮統帥的作風,在戰場上節節失利。』


他繼續說到:『天主離開了他,他就不用再想還可以挽回自己的王權。這一切都只能怪他自己沒把天主放在眼裡,所以說啊,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達味那時候也回到自己的城裡漆刻拉格。』


漆刻拉格城市阿基士國王在達味投靠他的時候,送給達味和他的隨從們的安居之所。


達味苦笑說到:『我回到城裡去的時候,那裡就已經被阿瑪勒克人放火洗劫得一掃而空。城裡的人,包括我的家人也被阿瑪勒克人一併擄走。(撒上30:1-6)』


『阿瑪勒克人是前來報復的。過去我曾經出擊阿瑪勒克人,想要把他們完全剿滅,但我沒完全連根拔除,真的留下了後患,以致他們乘隙而入,就在我們這些勇士們不在的時候,暗中襲擊我們的城。』


『我一定要趕快營救他們。』


『我和六百位隨從沿著阿瑪勒克人的路線前去營救,我們長途跋涉地到處尋找阿瑪勒克人的踪影,可是就是沒人任何的發現。』


阿瑪肋克人似乎是古代客納罕民族之一,如希威人,阿摩黎人等,見創14:7; 戶24:20。阿瑪肋克人住在巴力斯坦以南,大約從卡德士直到埃及和阿剌伯的邊界(戶13:29; 14:25; 撒上15:7)阿瑪肋克人敵對以民,勝過其他的鄰近民族。當以民出離埃及,到了西乃山旁的勒非丁地,阿瑪肋克人突然襲擊了以民的後衛。從那時起,上主吩咐以色列要把阿瑪肋克完全毀滅(出17:8,16; 申25:17,19)。也許因阿瑪肋克人聽到上主對他們所規定的毀滅律,他們對以民的憎恨一天比一天更深(見戶14:39,45)。 在民長時代,他們與米德楊人、摩阿布人聯盟,屢次侵奪以民的領土(民3:12,13; 6:3,36; 7:12; 10:12)。最後撒烏耳和達味執行了天主對阿瑪肋克所指定的毀滅律,將阿族幾乎完全消滅(撒上15; 27:8; 30:17,18),剩餘的阿瑪肋克人逃入色依爾山。到希則克雅為王時,有五百西默盎支派的人到色依爾山區去,毀滅了剩餘的阿瑪肋克人(編上4:41-43)。


『還好,我們在路上發現了一位埃及人。他是與阿瑪勒克人同伍的打手,因為掉隊的緣故,在路上三天三夜沒吃沒喝的。幸好被我們及時救了過來。經過我們對他的盤查,也叫他供出阿瑪勒克人的賊窩所在地,我們才有機會把自己人連同被擄去的財物,完全從敵人手中奪回。』(撒上30:7-20)


『可是,就在我們浩浩蕩盪返回漆刻拉格城後的第三天,有撒烏耳的兵從兵營裡逃了出來,前來報告說撒烏耳和他的三個兒子約納堂、阿彼納達布和瑪耳基叔亞在基耳波亞山上陣亡。培肋舍特人還砍下了撒烏耳的頭,把撒烏耳的頭帶到他們自己的人那裡去展示。』(撒上31:1-10


撒慕爾嘆氣說:『這是何等的羞辱!因為培肋舍特人如此大的動作,把撒烏耳的頭看下來遊街,就是向培肋舍特人的人民和神宣告勝利的喜訊。反過來說,他們就是在羞辱以色列民一直以為很了不起的強勢,還有帶領出埃及的那一位雅威真神。換句話說,培肋舍特人貶低了雅威。』


+++++++(待續)

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