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了我,我在這裏。」之六:被拒絕的撒烏耳王

撰文/王安當神父



就在撒慕爾沉浸於過去的畫面時,他突然說:『可惜啊,撒烏耳的皇冠戴得不穩啊!』


撒慕爾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就在阿瑪肋克人開始侵入以色列民境域時,一場緊張的戰爭迫在眉睫。按照我們以色列人的慣例,對於外來者的侵入總是不謙讓的,而且必須徹底清除敵人所有的一切,目的就是不讓任何族群以外的信仰與文化玷污以色列人。』


『可惜啊,撒烏耳保留了敵人的阿加格王和牲畜(撒上15:8),這意味著撒烏耳並沒有服從天主。』



我問:『這就不是要珍惜食物嗎?』


撒慕爾突然反應有點激烈,提高聲量說:『什麼珍惜食物?當然不是這個問題,問題就是法律的規定就是為以色列民族最好的保護,但是撒烏耳卻不重視。說到底,撒烏耳對於以色列民族的政治、文化和信仰並不在意,卻對軍事活動很是熱衷。他是名副其實的霸王。』


『那麼,撒烏耳自己怎麼詮釋所作所為呢?』我問。


『他的確是一個只會打戰的人,對於梅瑟法律完全給忽略了,真的是太糊塗了。他雖然說把所獲得一些肥美牲畜奉獻給天主,但重點是“上主豈能喜歡全燔祭和犧牲,勝過聽從上主的命令?聽命勝於祭獻,服從勝過綿羊的肥油脂。背命等於行卜,頑抗與敬拜偶像無異”。』撒慕爾搖著頭嘆息說:『撒烏耳拒絕了上主的命令,上主也拒絕了撒烏耳作王。』(撒上15:22-23)


我心裡在想:這會不會太狠呢?


『雖然撒烏耳一直很後悔自己的無知和糊塗,不過重點是他身為天主所揀選的王,首先必須對法律很清楚才是的。』撒慕爾說。


對於撒慕爾這麼一說,我不是很認同,我很自然把手放在下巴,斜著眼看著他。撒慕爾見狀說:『看樣子你不很認同我。』


『我想說說自己的看法,可以嗎?』我問。『你說』,撒慕爾回答。


『我不曉得撒烏耳這個年輕人對於你撒慕爾一位老司祭而言是怎麼樣的一個以色列人。他撒烏耳有受過很高等的宗教教育嗎?還是你假設所有的以色列民族都必然對於梅瑟法律有很深的認識呢?若撒烏耳是一個不愛唸書的人,但就因為他為人正直,甚至他是一個很厲害的軍事頭腦的普通人,因為以色列民族需要一個君王,又那麼恰好被你相中。如今,因為他個人無知或魯莽,就說他背棄天主,這豈不是很冤枉呀!』我說到。


撒慕爾聽我這麼一說,臉色變得不是很好看。我心想這會不會開罪這一位德高望重的歷史人物了呢?


『你真敢講話。我的晚輩們都不敢這樣跟我講話。』撒慕爾說。


我立即道歉說:『對不起,失禮了。我在這裡跟你道歉。』


『沒關係。畢竟這件事發生在遠古的中東時代,如今回想起來,只能說文化和信仰的認知是需要經過很長的時間,隨著人文等的發展,還有神學的各種反思後,必定會有更清楚的角度去釐清當中不協調,甚至難以說清楚的部分。』他說到。


我們再次陷入了沉默。


冷颼颼的微風緩緩地劃過臉龐,嘴唇也都乾燥了。撒慕爾閉著眼睛似乎在想些什麼。突然感覺到時間是停滯不前的,氣氛有點僵硬。我心裡想該不該回到屋子裡去,化解這僵硬的氣氛。


突然,撒慕爾開聲說:『以色列人的信仰都在潔與不潔之間徘徊著。這種的徘徊就好像一個人正在等著一個重要的結果誕生似的。心情總是緊張的。所以,經你剛才的看法,我赫然頓悟以色列人在宗教的情操上總是很小心翼翼的生活。天主是聖潔的,祂也要求以色列民是聖潔的。』


『天主並沒有在一開始就揀選一個超大的民族作為祂的子民,而是從亞巴郎,也就是一個不認識天主的人開始了天主的救恩計劃。亞巴郎服從了天主,因此整個亞巴郎的子子孫孫都受到了天主的祝福。以色列民族蓬勃的發展,我們的祖先後來落難於埃及,成了埃及的奴隸。不過,天主透過梅瑟把以色列人拯救了出來。尤其在梅瑟與法郎拉鋸戰的那時段裡,天主透過梅瑟的手向埃及人彰顯了祂才是唯一的真神。天主以大能的手摧毀了埃及人無知的十個迷信的神祇。這一切都在說明天主的真實存在。』



撒慕爾繼續說:『最後一個神能就是以色列人被吩咐在門框上塗上羔羊的血。服從天主的人免於死亡,不服從天主的人自己已經選擇了死亡。這一幕徹底擊破了外邦人對各種迷信神祇的信心,他們知道以色列人的天主才是真神。』


『天主在西奈山上頒布的十句話,其實就是天主透過是個方式來潔淨以色列人的生命。畢竟,以色列人在埃及過著外邦人的生活有四百年之久的時間,怎麼說都是受到了外邦神祇信仰的直接影響。以色列人本來的聖潔,因著各種迷信的行為,成了不潔的。潔或不潔的另一個說法,其實就是聖與俗的意思。因此,天主是聖的天主,祂的子民也必須是聖的子民。』撒慕爾說。


撒慕爾看著我說:『我不是為自己找個理由合理化剛才所說的事情,尤其是針對撒烏爾的表現提出合理的抗議。因為在這背後確實有著信仰文化濃郁的一神論的基礎,更是為了突顯愛天主在萬有之上這一條誡命,我不得不說,在撒烏耳的經驗上,我們都經驗了對天主的絕對服從和信靠的重要性。』


我點點頭說:『這或許就是信仰的另一個說法吧!』


撒慕爾揮著手說:『不,應該說這就是愛總是要人積極去回應的。也就是說,你明知道哪裡可以得到愛的祝福,應該積極為了獲得愛的祝福,認識自己,也讓自己成為被愛的那一個人。愛的結果是成長和共融,絕不是傷害作為結果。』


所以,撒烏耳因為不服從天主而被拒絕繼續為王嗎?還是在另一個層面上,是撒烏耳因為愛


自己超過愛天主,一直在追求的依然還是權力呢?將來我們還要看到撒烏耳與達味的故事…


++++++++ (待續)

1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