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撒中蒙頭祈禱嗎?

撰文/王安當



收到朋友的疑問:『格前 11: 2-16提到婦女集會時當蒙首帕,神父,那麼婦女/女性/女孩在彌撒中戴頭巾可有另一層意義? 』


回答:

首先,所引用的保祿寫給格林多教會的書信,提及有關蒙頭祈禱這件事,我們不能單從經文的字面去解釋或把『蒙頭祈禱』這件事,拉到今日的社會或教會一併而論;因為那是全然不同的事情。簡單地說,聖保祿提出蒙頭這件事,與原來猶太人在宗教禮儀上的蒙頭祈禱的意義很不同。


聖 VS 俗

我們首先需要釐清聖潔與世俗之間是由一個莫大的距離,方向與出發點,甚至目的地全然不同。猶太人在信仰上可以說是非常保守,也很嚴謹的猶太教徒。若翻來聖經來閱讀天主在如何在曠野裡,透過梅瑟等人去建立宗教的制度便知。


天主把以色列民從埃及領出,因為以色列民在埃及極度的痛苦,他們在那裡被迫服侍世俗的權貴,他們原來在埃及的未來幸福根本無法實現。於是他們只能向他們的祖先亞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的雅威(天主)呼號。世俗就是如此現實,既是壓榨他人的權益,剝削他人的尊嚴等等,以滿足個人的慾望,並奉『金牛』為雅威。


那麼,聖潔有是怎麼一回事呢?


在古希伯來語中,被翻譯為『聖潔』(qodeish)的詞意味著『分開』或『與之分離』。 指的是要跟『世俗有所分別』的意思。


有些基督徒為了追求『聖潔』的生活,採取了禁慾主義。他們認為聖潔就是禁絕性慾、喝酒、跳舞、賭博等惡事。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度靈修的生活、閱讀經書、祈禱、聚會。


所以,在這背景的理解後,我們接下來認識一下格林多城的面貌。


格林多教會(Church) VS 格林多城(Secular city):

公元51年左右,使徒保祿來到建立不到百年的哥林多新城,在這個崇拜物質、性慾和偶像的東歐商業城市哥林多建立一個新的教會。格林多教會裡的信徒,單純、軟弱、身世低微、受人輕視,還有倍嘗苦難的奴隸。


教會處在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新的不分種族,以饒恕代替仇恨,崇尚聖潔的道德規範,與講究階級,放縱肉體的舊行為模式有了衝突,而猶太人拘泥守律法的傳統和基督徒所享的新自由,其間也多爭執。希臘尚智的文化和一種尚靈的"説方言”的熱情,同時在教會中激盪。保祿離開哥林多不久,便聽到教會出問題的消息。


格林多教會的蒙頭意義

畢竟,蒙頭祈禱並非屬於神律(神親自規定),而是地方或某一民族的文化。在耶路撒冷的教會祈禱的時候蒙頭,意義非凡,那是猶太人祈禱的時候對天主的順服,因為天主是頭,既有高等的地位,男人必須謙卑地順服於天主,因為男人為天主所造。而女人也蒙頭,因為他們就猶太人的文化而言,附屬丈夫。即使聖經裡也明寫相關的經文,但畢竟是民族的風俗習慣。在猶太人的信仰認知和宗教禮儀觀念上而言,女人蒙頭的因為他們是從男人的肋骨所生。


格林多城畢竟還是一個非常世俗的商業中心。就好比今日世界的花花世界,可想而知城市裡充滿各種慾望的誘惑,罪惡的發生就在一時之間而已。格林多城的面貌正是如此。


剛才說過了,蒙頭在猶太人而言是聖潔與世俗的區分。蒙頭祈禱是聖潔的記號,在格林多教會的社會氛圍而言,更是成了很重要的信仰生活的表達。對當時候的格林多城的基督徒而言,蒙頭祈禱就是一個信仰的屬靈記號,也是提醒。


我們千萬別忽略了猶太人祈禱的披肩的意義,那是提醒猶太人要守天主的法律。同樣的,跟林多教會的信徒也極大的可能履行了猶如猶太人的宗教禮儀上的精神,祈禱的時候也把帶有繸子披肩穿上。他們在每日的早禱、日間祈禱和晚間祈禱,還有其他的日子裡,例如安息日和節假日服務以及特殊場合和節日期間佩戴的祈禱披肩。


在彌撒中該不該蒙頭?

按照猶太人的傳統,他們把女人蒙頭這件事給了禮儀上的說法。猶太人認為,婦女則須蒙頭,因為女人是男人的榮耀。在敬拜是為榮耀雅威的原則下,女人蒙頭可避免男人榮耀的彰顯,而使整個聚會焦點完全專注在雅威的榮耀之上。另外女人須蒙頭,否則敬拜的自由會因著對女人長髮之注意而遭到破壞。在端莊及名譽的定義下,不蒙頭的婦女不但使自己蒙羞,並使敬拜次序混亂,因而成為教會的羞辱。


耶穌基督本身釋放了很多古猶太人對律法的繁瑣堅持。古猶太人為了聖潔而從天主十誡衍生到了613條法律。他們多衍生的天主法律就目的和動機而論是好的,只可惜他們是盲目追求聖潔,而把天主給忽略了。猶太人害怕觸犯宗教的法律,所以他們很謹慎守法。保祿還未歸依基督之前,也不是如此極端嗎?他不是也憎恨耶穌對古猶太法律的看法嗎?


天主聖神開啟了保祿愚昧無知的心,使他看見了耶穌基督的啟示:人該走向天主,只不過是藉著法律。法律是一個工具,而且也因著每一個地方的不同文化會有些要求。目的不是為了守法而守法,而是為了基督而甘願死於罪惡並活於天主。


那麼,在教堂參加彌撒時需要蒙上頭紗嗎?


我深信你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3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