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你是如何面對自己的憤怒

撰文/王安當

很多年前,有一位教友氣衝衝地跑到辦公室來怒吼著。辦公室的職員對這樣的畫面雖已司空見慣,但還是很謹慎地慰問和安撫他的情緒。也有一次,某位教友在面書(Facebook)上針對某件事,而在帖文上寫下了個人的感受。結果引起了一場很不愉快也非常不平安的筆戰。後來,兩位受害者前後來找我發洩了個別的情緒。前兩年,某位青年在社交媒體上回應了社會的某個議題,由於回應的文字帶有濃郁的諷刺味道,結果引起了他人的『圍毆』。事後,他前來投訴現在的人脾氣都不很好。


我不曉得讀者們本身有沒有特別生氣的經驗。那麼,我們在生氣的時候,通常是如何面對憤怒的自己呢?我自己也有很憤怒的經驗,甚至那個憤怒的情緒使我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難。憤怒的背後總有一些個人的經驗與原則,甚至是個人的期待等等。


憤怒是一個人透過一種的情緒表示自己的不滿。實際上,每一個人對他人都有自己理想的投射,意即期待他人的生活態度等是符合自己理想的。可是,每一人的都有自己的對事情的看法和不同的意見,未必事事都符合某人的理想。一旦現實與理想發生摩擦時,心裡的不滿就會透過情緒而寫照了。剛恆毅樞機總是注意憤怒的情緒帶來的殺傷力,那是一個叫人可能就此沮喪或失落的武器。他認為憤怒雖然是情緒的表達,也是人生活中免不了的事情,但總是要注意憤怒的情緒裡,要極力躲避更大的傷害。他如此寫道:

『你們發怒,可是不要犯罪。對於惡事、侮辱、不義的行為,有時不可有毫無動情的態度。但是不要犯罪;不要受下意識衝動的驅使;不要提高喉嚨,尤其是不要些什麼東西。“言過,文存”。寫下的言語好像是“雕刻成形的憤怒”,存在的理由不存在時,仍然不會消滅。一句開罪人的話,像是打人一個耳光,很快變過去了;文章上罵人像是一粒槍彈深入人的肉中,使人抱痛終生』。——郭若石,《剛恆毅樞機回憶錄,“殘葉”》,第110-111頁。


沒有一個人是沒有情緒的。即使說一個人臉上無表情,但不能說明他對事情沒有任何的感受;我想只有死人才沒有情緒。既然如此,認識情緒發展背後的理由成了每一個人的功課,意即從自己的情緒中看到自己哪方面需要突破與成長的,勇敢地去調整自己。許多時候,我們都是習慣期待某人的生活態度是滿全自己理想中的原則或條件,一旦發現對方並非如此時,心裡就產生不悅,甚至很失落等等。


就成長的角度而言,那是一種個人心理的投射,也就是自己心中的那一個不完美的我對自己理想的期待等等。既然是如此,那麼我們就明白了在發怒的時候不能失控,更是要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來安撫自己內心的不安等等。剛恆毅樞機勸勉憤怒時,不要寫作。因為憤怒的情緒就如同無情的利刃,總是寫下傷害彼此的痛。時間過去了,文字卻成了傷害的記錄,最終大家繼續生活在傷害裡。

2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