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小信德





人在顺境时,经常习惯性地把“感谢主”挂在嘴边。那一句句的感谢、赞美,是发自肺腑,也是理所当然。然而,我也常在想,当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面临挑战,处在低潮期,被迫应对迎面而来的生活痛击,在你困惑、茫然,甚至处在绝望中时,大部分人都只会是质疑——主为何没有扶你一把?


有多少人(包括我自己)还能做到真心实意,凡事谢恩呢?然而,即便你不开口,主宰万有的天主都知道人们在想什么、质疑些什么,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你答案。


数个月前,天主就给我上了一堂在风雨飘摇中,如何坚定自我的“信心课”。我虽非当事人,却透过从旁的陪伴和聆听,真正领悟在危难中还能做到“凡事谢恩”的可贵和真谛。


事情得回溯到开斋节的第二天,正当我在我办公时,朋友稍来一封信息,说她妹妹昏倒送院,情况危急,不但需要输血,还得紧急洗肾。即便只是文字的敲击,我也能感受到朋友当下处在焦虑中;在外地工作的她,茫然无措,失去分寸。果然,她告诉我,她不但六神无主而且感觉瘫软无力,她担心妹妹的安危,又不知该如何安排。


我果断向她索讨个人资料,迅速代她订购返回砂拉越的机票。开斋节是游子返乡的高峰期,也是举家出外旅游的旺季,机票价格必然是贵得令人咋舌。但奇迹般的,在我上网搜寻机票价格时,不但顺利,而且单程票价仅200多令吉;平日佳期的机票必是天价,这回不但是合理价格,而且还是超乎我们想像的便宜。


后来,朋友在一周后不得不返回工作岗位时,忍痛买下超过600令吉的机票,这让朋友忍不住问我当初是怎么帮她订到便宜机票的,我却很自然地脱口而出:“主派我来帮你的!”。


当朋友的妹妹生死未卜,在医院的加护病房与不知名的病毒搏斗时,我唯一能做的是扮演倾听的角色,不批判,不给予过多的意见,虽然自己还是个迷途羔羊,却还是不忘嘱咐朋友要祷告,求主的大能之手医治在病榻中遭受苦难之人。


我不是那种善于祷告之人,更多的时候是用自己有限的祷告词汇在自言自语,也不免问主真的会垂听我的祷告吗?在祷告之后,真有奇迹出现吗?倘若奇迹没有如预期般出现,我在感受失落之外,是不是也意味着我的祷告不够诚心?


也不能说没有奇迹出现,只是人总是贪心的,盼望事情发生后很快就有无形的删除键,一键按下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当朋友的妹妹安然离开加护病房,也确认没有性命之虞时,她的生命又迎来一记重锤——朋友的妹妹被证实因肾萎缩以致需终身洗肾!


这让我想起我的至亲洗肾十多年的悲剧,他屡屡痛苦难当,最后选择以不再洗肾,等同于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朋友的妹妹正值青春年华的生命,却得每隔一天以透析维持生命,叫人情何以堪?此时若告诉当事人要面对和接受事实,那更是残忍得不近人情。


这之后,我和朋友在日常的联系中仍不时聊起她妹妹的病况,包括她一度不愿见除了牧者和家人以外的人,每一次我都小心翼翼地问,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问朋友,是否会全然失去对主的信心。


“从病危到渐渐恢复健康,我们只有满心感恩,茫然无力时,唯有祷告交托。” 读着朋友发出的讯息,每一个字都是重击我心,让我羞愧,也让我汗颜,朋友一家人坚定地仰望主,这凸显我反而是个小信德的人,就像遇上风浪的门徒呼喊耶稣,耶稣醒来后却斥责他们:“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


前些天,朋友告知妹妹回到生活正轨,如常工作,也回到教会生活。即便隔着手机屏幕,朋友每敲击的一个文字跳跃在屏幕时,我是满心感动的,同一时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这句话又回荡在我耳际。


在全然信靠祂的路上,我深知自己依然在缓缓前行。


【迷路的羊】专栏

6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