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前几天给妈妈打了个视频电话,颇有感触,不禁的在内心反问自己: “我有多久没有牵妈妈的手了?” 忘了上一次牵起妈妈的手是多久以前的事。毕竟我是男生,自懂事以来都觉得牵起妈妈的手是一件令人害羞的事,即使是和妈妈说一声谢谢或是对不起我都觉得很害羞,似乎忘了妈妈是打替我把屎把尿将我拉拔大的。


几天后,有一对年轻的父母向我寻求家庭谘商。他们家的孩子正经历叛逆期,结果一家人在辅导过程中互骂和埋怨,恨意颇深;待他们的吵架声慢慢地安静下来,父母和孩子眼泪如珍珠缓缓自脸颊流下,我这才问:”爸爸妈妈,你们爱您的孩子吗?“ 他们点头!我接着问孩子: “你爱你的父母吗?” 孩子也点了点头。 随后我问道:“那你们愿意给彼此一些时间去做改变吗?” 他们异口同声都说 “好。” 我请父母握着孩子的手,让他们说出彼此的感受,相互道了歉,便结束了此次的谘商辅导。


这一次的会谈结束后,我的童年记忆随之浮出,情绪久久不能平息。


小学时候的我傻里傻气,有一次在和爸爸妈妈述说校园生活时,我故意夸大其词向父亲暗示 ”别人的爸爸很厉害“,既会开车载孩子到海边,甚至还出海去捕鱼;爸爸也听了更随口问我人家抓了什么鱼,全情投入我抱怨 ”自己的父亲不比别人好“ 的谈话情境中。此时此刻我才想起厄弗所书(6:4)所载的道理:“你们做父母的,不要惹你们的子女发怒,但要用主的规范和训诫,教养他们。” 我的惭愧之情油然而生。


进入年少叛逆期,我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那个乖巧懂事的我好像被我弄丢了。我在学校好勇斗狠,闹得全家上下为我操心,我常和妈妈吵架,还用冷暴力不与妈妈说话,折磨妈妈尝尽 “不被孩子谅解“ 的滋味。可是,妈妈依旧陪伴我最多,她在工作上异常忙碌,可是在为我操心这一件事情上从不缺勤,我最后却以满江红的成绩单回报她。


那时候的我不觉得自己不懂事,老盼望着长大,原因不外乎想要逃离爸妈的束缚!我不想要向妈妈报备几点回家,想家人报告去了哪里、干些什么?!


上了大学,终于摆脱爸爸妈妈的 “魔掌”,此时,我竟懂得 “感谢“ 爸妈曾经的严格管教,慢慢的学习独立,分辨是非黑白,学习上也渐渐步入正轨。即时偶尔在人生上做出错误的选择,但我开始学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爸妈时尔仍囔囔两句,但此时的我纵使觉得厌烦却不再反驳他们,取而代之的是聆听和接受他们的唠叨。当我学习变成爸妈的精神支柱,爸妈便开始和我说心事,把他们的秘密花园种在我这里,供我欣赏和照料。如今我从事谘商辅导的专业,我以个人经验去推己及人,在处理父母和孩子的个案时,多少感到比较得心应手。


处理个案更像治疗自己,我重新变回那一个不懂事的叛逆之子,在心里不断感谢爸妈对我细心的抚养,接受我的不完美。谢谢爸妈如同天主般的慈爱与宽容,在我叛逆的时候没有放任我不管,而是循循善诱耐心教导我,接受我的过错。


爸妈,对不起,请原谅那年少无知的我所犯的错误。爸妈,对不起,抱歉我曾不礼貌地对你们嘶吼,跟你们赌气,请接受我的道歉。爸妈,我爱你们!我们约定好今年12月见面,到时候我想给你们两老一个拥抱,牵牵你们为这个家、为我,因此而被岁月摧残的手。


【大手拉小手】专栏文字2




8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