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上一则文章分享天主临成为我生命中的参与者,这一次且让我再次和天主一起回顾我和祂之间有趣的经历。



想到自己已活到一把年纪,不得不说自己和天主在一起的时刻还蛮多幼稚的行为,我想天主也会忍不住要敲我的头,甚至会被我气到吐血。


我是一名不 pandai 祈祷的人,这里所谓不 pandai 是指我可能有语言表达障碍症,很难道出美丽顺畅的句子来赞美天主,可能我和天主对话早已习惯 “有话直说”、“无需多言”、“一切都在心中”、“天主 you know” 等等的表达方式。


但是,我还是会尝试向别人看齐,学习使用美丽的句子......可是最后讲到转来转去,我自己都傻笑起来,抱起枕头说:“Jesus Christ!祢听了都不觉得很 gerli 吗?我自己都讲到嘴巴快歪掉了!”


我还最终选择使用自己的方式和天主对话,感觉这样比较踏实。我也很乐意报名参加有关不同的祈祷模式或讲座之类的活动来提升自己的祈祷能力。我们教会常举办如生活营或连日讲习会等的活动,习惯上是先做个饭前祷,特别是在早祷时刻;有些早祷不是三言两语而是有小小的工作坊,这才叫刺激。


我印象中有一次午餐前的祈祷,当时修女带领大家进行耶稣祈祷文的祈祷,我原先以为很简单,祈祷后就可以进食,怎知每一次呼求 “耶稣” 的那一刻,时间仿佛过得有点漫长,心越是呼求耶稣,身后越是飘来阵阵香喷喷的饭菜香,我的肚子也开始演奏交响曲。彼时的我还蛮年轻的,属于青春正茂的小姐姐,正在发育的女人和正值狼虎之年的女人一样,欲望显得相当嚣张——身边的友人都没有闻到饭菜香,为何唯独我一人想吃想到发狂?!


时隔几年我报名参加 Lectio Divina 圣言诵读工作坊,希望能对 Lectio Divina 有更深一步的认识。我准备好自己的心境,配合导师的带领,一步一步进入祈祷的状态。原先每一步骤都很进行得很顺畅,突然之间,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可恶的画面——那是一盘看似很美味的牛肉餐!坦白说,我当下是有被吓到,这是我第一次在祈祷中出现栩栩如生的食物画面,我开始有很多疑问:WHY ?


每个人在祈祷中难免会出现分心的状态,可是我这一次的经历感觉很不寻常,于是,我私下找了导师及灵修神师,和他们分享我在祈祷中的经历,他们都鼓励我:若在祈祷中再次出现类似的 “可恶” 画面,切记无须纠缠,直接跳过画面,把焦点集中在耶稣。后来,我在祈祷中一旦出现分心的状态,我都会说:“我以耶稣之名,命令你离开我的祈祷!”


就这样,我可以继续专注在祈祷氛围中。


《路加福音》有记载耶稣祈祷的次数,祂是重视祈祷的人子。因此,我们可以看看耶稣是如何依靠主,怎样过祈祷生活。至于我们的生活,我们也能如同耶稣基督一样地依靠父?或者,像祂的门徒那样,请教耶稣教导门徒如何祈祷?


我听见祂说:“你们求,必要给你们;你们找,必要找著;你们敲,必要给你们开。因为凡求的,就必得到;找的,就必找到;敲的,就必给他开。”



【人生 + - x ÷】专栏文字2



7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