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读书的命


我在入修会以前,从幼儿园到研究所毕业,总共花了21年。毕业后在一所中学执教7年。


我的过往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加入耶稣会之后,首先入了两年初学,在初学院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两年后,我回到大学继续读书。这次是一年“文学年”,即修读语言,包括拉丁文、英文、西班牙文。一年后,继续念两年的哲学。现在的我处于第二年哲学的阶段。


哲学结束后,修会会把读书修士派到学校进行“试教”(Regency),通常是教书两年。两年后,继续修读四年的神学。一般上神学毕业后,还会继续修读两年到三年的神学硕士(S.T.L.)。


屈指一数,如果一切顺利,当我把书读完的那一天,我已经43岁了。


浏览脸书,看着朋友们的帖子多是结婚生子、新家入伙,又或是买了一辆自己的dream car;再看看我自己,读书、准备考试、读书、准备考试。


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一个谜团——为什么要读那么多书?


圣依纳爵在《耶稣会会宪》中花了大篇幅探讨这个问题,对读书修士在求学期间的生活作息、心态、祈祷进行了细致的指导。简单的来说,读书是为了传教。


读书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抵达终点的管道。依纳爵提醒我们,不要为了读书而读书,读书是为了拯救人灵。读书,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拯救人灵。


在初学院的时候,心特别静。在没有手机的干扰下,我开始了每一天阅读的习惯。在我发愿离开那天,我数了数,自己竟然读了50本书。我对灵修书籍特别感兴趣,看了大德兰、小德兰,一些沙漠教父的书,最触动我的则是隐士多默·牟敦的作品。


不久前,我开始了一个线上读书会。我读的拉丁文,偶尔可以派上用场。学了一些哲学,对分析和理解甚有助益。读过的那50本书,现在更能融会贯通了。以书会友,这是所有爱书之人的梦想。这里没有压力,没有考试,只有一种对信仰和阅读的热情。


我们三十来个人,来自马新两地,最年轻的二十来岁,最年长的八十来岁,每隔两个星期风雨不改地线上聚会一次。我们之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连接,互相没有见过面,但偏偏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我们的灵魂因为文字而如此靠近。


有时候,当我们一同阅读书中的某一段文字时,大家会产生共鸣,不约而同地对着镜头露出微笑,涌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就是那种:“嘿,你也这么觉得吗?我以为只有我这么想!”


阅读并非轻而易举的事,它需要极大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精神。然而,在书中与真理面对面的那一剎那,所有的辛劳都烟消云散,心头只留下甘美的滋味。因此,我认为读书人是一群勇于冒险的探路人,虽不知前方会有何等挑战,却乐意为真理义无反顾地向前奔跑。


修道人,即可读书,又可传教。啊,我这读书的命,感谢天主,让我乐在其中!




【修道新手】专栏文字

15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穿越黑暗的慈悲

上个月,我在菲律宾宿务一家由善牧会(Sisters of the Good Shepherd)办的收容中心服务了三个星期。这里的青少年全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获得收容的女生平均年龄为17-18岁。 我和两位修士一到她们的住所,孩子们就摆上三张椅子,请我们坐下,说是要为我们表演...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