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风声雨声祈祷声

Updated: Jul 29, 2023


每逢节庆,乡间左邻右里送来食物和糕点。


哥哥问妹妹:“要不要拿糕点去找妈妈?” 妹妹毫不犹豫地回答:“好!” 哥妹俩随意拿了一些饼干、糕点、干粮及一瓶水,跨上铁马,顶着大太阳,穿越椰林,经过红泥坑洞,颠簸骑往麦曼珍小型工业区的泊油路上。


哥哥用力地踩着老铁马,回头叮咛后座圆嘟嘟的小妹要大大声唸天主经、圣母经,不要打瞌睡,当心小脚被卷入脚车轮。


哥妹俩骑行30-40分钟,终于抵达妈妈工作的仓库,工人在货轮上下不停来回卸货,工人也多,看不到尽头。哥哥拉着妹妹走来走去找妈妈,突然有个声音响起:“奉教婶,你的孩子来了!”,然后,我们就看到弯曲着身蹲在地上,撸着袖子在筛选大葱头的妈妈。妈妈一双脏兮兮乌黑黑的双手,生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妈妈问哥妹俩:“你们怎么跑到这么远来?” 哥哥说:“家里有太多食物,拿来给你吃”。


哥妹俩太多天没见到妈妈,想念了。


妈妈的工作是爸爸介绍给妈妈和邻居的。爸爸是罗里司机,常来港口载货,得知这里货轮抵达的密度很高,需要大批工人筛选蔬果,妈妈和工人们的工作就是用小刀削除腐烂部分,剩余好的部分,老板会以低价卖给工人们带回家,我们家里因而常有大葱蛋、马铃薯及其他蔬果可吃。


妈妈说,今晚又要加班到深夜。眼看太阳快下山,天突然间昏暗,似要下雨,妈妈催促哥妹俩快点回家——下班时间路上车多,老铁马又没灯,妈妈叮咛哥哥必须一边骑车、一边带领妹妹唸圣母经,求圣母保佑两人平安到家。


回家的路程确实比来时路更具挑战,天色骤变,雷声闪电,下班的车辆、摩多车乱窜闯红灯。哥妹俩大大声诵唸圣母经,冲破逆风、迎向雨点和沙尘,终于在祷声中平安抵家。临睡前,妈妈的脚车铃铛响起,原来妈妈担心哥妹俩的安危,向老板申请不加班,冒着细雨摸黑提早骑脚踏车回来。此时,爸爸的摩多车也从庭院入口传来,大家都放工回来啦!爸爸的摩多车还没停好,妈妈就急促地告诉爸爸:“今天这两个小孩太大胆,骑着铁马到船务港口找我… …。” 爸爸听后不语,手插腰,不懂在思考什么? 此后,爸妈下令哥哥不准再偷偷载妹妹去工作地点找妈妈。再过不久,爸爸找了一些家庭式的工作给妈妈和孩子们做——先由爸爸到工厂把东西载回家,让大家帮忙剥江鱼仔、包装糖果零食、制作文具、用具、纸工等等。妈妈辞去港口的工作,与孩子们围坐在圣母桌前工作,这种家庭式的工作轻松又欢乐无比,有时小孩们边工作边把江鱼仔、糖果、零食往自己口里塞······一家大小聚在一起,如同聚在教堂的弥撒祭台前,守候着与耶稣圣体圣血的大聚会。


以上这一切,皆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回忆。


如今,父母已四代同堂,我们每次回乡,聚在厅堂上,都会聊起这些旧事,当然更少不了一起祈祷、聚会、诵念玫瑰经、BEC家庭弥撒、会议、聚餐等,任何时刻在风声雨声的屋檐下聚首谈笑,我们都相信祢的同在与教导:“我儿,应听你父亲的训诲,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因为这就是你头上的冠冕,你项上的珠链” (箴言“1: 8-9)。我也如此回应天父:“慈爱的阿爸父,我们信从祢、聆听祢,感谢祢珍贵的冠冕珠链,也感恩祢恩赐我父母家人平安健康。”


家是一个聚会的地方,也是一个祈祷圣所,我们相信祂,仰赖祂,天主的爱与慈悲怜悯是 “永远的” (依54:8b), “哪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 (玛18:20)


【暖歌风飛舞】专栏文字

24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每一次想念的时候

再也不需要星星了:把它们每一颗都捻熄;/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打包月亮,拆卸太阳;/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流放海洋,扫荡森林,/ Pour a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