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圣体渗血

人群久候多时,领圣体的队伍很长,但井然有序,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人群缓慢走动时,我环顾四周,圣依纳爵教堂的墙壁和天花板又高又亮,好像被日光360°环绕的照射,看起来洁白光亮。终于,轮到我来到神父跟前。


神父举起雪白圣体,我隐隐约约看到圣体在发亮,且有红点出现。我用双手去接——当右手要去左掌心拿起发亮的圣体时,晶莹透彻的红色血珠慢慢浮现,但血珠仍保留在圆形圣体内流动。我望向神父,他提示我把这片圣体圣血放入口中。


我感觉圣体味道很甘醇,圣体厚度逐渐加厚,变得柔暖。我的左掌心还存留着另一片圣体圣血,晶莹透彻的血珠同样圣体内滚动,神父遂请旁人拿一块白巾来,制成印第安人的圆锥帐篷,然后把帐篷盖在我头部和捧着圣体圣血的双手。


我在帐篷里祈祷,眼泪和圣体圣血上融为一体。神父在帐篷外双手合十,领着大家祈禱,他频频流泪。这些影像像拍电影一样,长镜头突然拉远,雪白教堂里很多人包围着洁白的大帐篷祈祷,大家流泪哭泣,画面祥和。


梦里,我捧着圣体圣血,在雪白的帐篷里祈祷流泪。这一幕反映在现实生活中,是我在心灵深处呼唤着主,告诉祂:我害怕?害怕人际关系的软弱?跟天主的关系也越来越脆弱?虽然我每天都在默祷中恳求与主、与人、与大自然修和,可是好像一直做不到,心里感觉越来越退缩。每天除了感恩相同的人和事,却已很久没把自己的灵修划向深处,手上的船桨也遗失得无影无踪,船一直停留在大海的漩涡里,旋转到令我头昏脑胀。


我从朦胧中张开眼睛,感觉真实,不像做梦,我还能感觉到梦中甘醇的圣体圣血,梦醒后滋味犹存。这份甘贻滋味时至今日依旧难忘,特别在每年的四旬期至六月份的圣体圣血节,这梦境很自然地浮现心中,使我醒觉——还能为主为人做些什么?也求主带领我紧紧跟随祂的生命道路去做省察、默观、默祷、默想。


把圣体渗血的梦境透过画笔描绘出来


每当默想梦境中圣体圣血含在口中的温度时,脑海浮现的经文是 “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活在我内,我也活在他内” (若6:56),我在梦境中确实感受到霎那与主紧贴的相遇。当梦里的眼泪和圣体圣血溶为一体时,耶稣在耶路撒冷的受难史和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牺牲,着实令我感叹,心里不禁为耶稣的哀号而感到酸楚。


我亦不忘自问:这梦境是个使命吗?若是,请召唤我成为祢有用的器皿/工具,就如祢说的: “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世界的终结”(玛28:20)。梦境似是让我逐步领悟,我是那颗粒微小的种子,祈求能落在好地里,依靠圣神的力量能言善道,开启口传福音、刻苦奉献的使命。


这梦境也时时提醒我,要如纯洁的小孩般活出圣洁的信仰,要跟着天主照射的光走,要信从那光,成为光明的儿女(若12:36)。我省察到自己没有完全的交托与信赖,所以有时候找不到光,看不到光,因此,我更得极力效法圣洁的主耶稣,活出基督的肖像。


主,我信!愿借着祢的圣体圣血,使我活出内在的信心与信德,透过对祢的祈祷,汲取每天所需的平安和力量,努力活出祢的心思,扩展天主的国!阿门!




【暖歌风飛舞】专栏文字

26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