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十九主日



常年期主二十九日( 乙年)谷 10:35-45

福音

载伯德的儿子雅各伯和若望走到耶稣跟前,对他说:“师傅!我们愿你允许我们的要求!”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愿意我给你们做什么?”他们回答说:“赐我们在你的光荣中,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你们能饮我饮的爵吗?或者,你们能受我受的洗吗?”


他们对他说:“我们能。”耶稣就对他们说:“我饮的爵,你们必要饮;我受的洗,你们必要受;但坐在我右边或左边,不是我可以给的,而是给谁预备了,就给谁。”那十个听了,就开始恼怒雅各伯和若望。耶稣叫门徒过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在外邦人中,有尊为首领的,主宰他们,有大臣管辖他们;但你们中间,却不可这样: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成为大的,就当作你们的仆役;谁若愿意在你们中间为首,就当作众人的奴仆,因为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


 

福音探意

马尔谷福音的耶稣,前后三次预言自己的受难和复活(8:31; 9:31; 10:33-34)。每一次迟钝的门徒都不明白他的话,且立刻作出截然两路的回应。

第一次伯多禄谏责耶稣(8:32),第二次门徒彼此争论谁最大(9:34),第三次雅各伯和若望争占首位(10:35-37 {玛 20:20-21 设法给雅各伯和若望开脱过失,改说他俩的母亲代子求恩})。


根据耶稣时代主客联约的概念,门徒虽然朝夕共处,彼此却没有联约的束缚。他们的共同联约对象是耶稣,故此常想压倒别人,独蒙耶稣青睐。

人人既然为自己打算,其他门徒对这两兄弟的先发制人当然很不满(41节)。


耶稣告诉雅各伯和若望,“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38节)。随即问他俩能不能饮他的爵,受他受的洗。

他们立刻答,“能”,却没理会到耶稣所说的饮爵和受洗是指受苦受难(参阅咏75:8;依51:17,22;耶25:15-17;哀4:21;咏69:2-3)。耶稣表示跟随他的人必然要受苦,至于高位的分配,那全靠至高恩主天主来决定,而不关中保耶稣的事(40节)。


耶稣眼见门徒恼怒那对兄弟,便开导他们说,外邦人的管理模式是权势当头,跟随他的人却应当一反常俗:为首的,当作众人的奴仆(44节)。十二门徒中,除了几对兄弟外,彼此没有血缘关系,要彼此服侍谈何容易?

但耶稣正是要灌输“义缘家庭”的精神;他要求门徒把得自耶稣的恩惠,报答在与耶稣建立联约的人身上。

根据耶稣的看法,门徒既然都与他有联约,彼此也成了兄弟,成了自己人;故此大家理当怀着仆役的精神互相服侍。


在最讲究荣誉的当时社会,门徒凭什么要服侍人,作众人的仆役?答案是:“人子不是来受服侍,而是来服侍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45节)。这句话正是了解本福音十字架神学的关键。马尔谷活用依53章“上主的受苦仆人”的形象,指出耶稣来到世上的目的是为服侍人,并代人受死。


什么人最堪当做“赎价”呢?岂不是贵人吗?手握一张皇牌,远胜凡夫千万;将了帅,就全军覆没。

那么说,天主子献出自己的性命为众人而死,还有比这个更难做到的事吗?身份最高的基督既然屈尊就卑,为身份较低的人牺牲了性命,要门徒彼此服侍,应该不是过分的要求吧?“彼此服务”,这就是初世纪翻天覆地的基督徒荣誉观。


我怎能承先启后?



2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