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遇上祢的惊喜

喜欢学习,因为这样能让我更认识祢。以各种方法发觉祢、从不同视角捉摸祢,往往会有惊喜。大自然的宏伟、人工的美丽精致,处处都显扬祢。虽然是人工,人乃属于自然,一切都出自祢。不管是室内室外、本土或国外、天上地下,祢无所不在。


室内,母亲在厨房做菜时,跟我追述门外那傻傻的姜。母亲在门外的花盆里种了几株姜,姜不懂得扎根在土壤,宁愿在花盆边缘缠绕。母亲见了直叫它傻,觉得姜不懂得珍惜土壤,犯贱的攀到花盆边缘去。


把植物形容成“傻”,我头一次听到。姜的确有趣,母亲也实在可爱。母亲讲故事的时候,猫咪黑黑在厨房门边坐卧,圆圆的眼睛酷酷地望着我和母亲互动。那是一幅平凡的黄昏图,却反映着祢的温馨。


在一条文化气息弥漫的旧街道,一栋历史悠久的基督教堂里的一个书展 —— 祢隐形在同行的伙伴之中及参展的书籍里。大伙儿一起在陈旧小巷子里汗流浃背地共餐,天南地北地聊,甚是愉快。参展的书籍的种类显示出了微妙的接纳和包容,令人欣慰。


涉足神州,它的山水让我惊为天人。东川高原红色的土地,在人辛勤耕作之下所生产的农作,太阳照射之下,显出了多层次的色彩,让我觉得祢好像在作画,画工细腻。完成的时候,祢就把调色盘留在那里,不理它自顾走了,潇洒哦!




一个本来贫瘠的山谷,竟然叫“乐谱凹”。土地怎么有乐谱?原来土地的线条从来没有重复过,一年多变,就像音乐师在五线谱上不断谱写的乐曲。原来祢还是音乐大师?作了画,还为它注入了音符!


一位老人抽着长烟斗,和他的一只狗,一只绵羊,以祢的乐谱为背景,悠闲的坐在路边观看来往车辆和旅人。人和动物都静静的,犹如祢乐谱上的几颗休止符。




来到了丽江。美丽、但不是江,却坐拥了玉龙雪山。雪山庞大,白色冷峻。山体的宏伟钢坚,震撼我的视觉和触觉。人在大山面前,只能谦逊地俯伏。不敢想去征服,只气咻咻的爬上几排阶梯,就跟祢说: “好了,主。我在这里打卡就好。祢的创作我点无限的赞!”





玉水寨在雪山脚下,这里我有个意外发现。水寨除了流着那纯净得不用过滤的山水之外,当地人在这里供奉着一个神,叫大自然神。(这里打岔一下,丽江少数民族纳西族人信仰的是东巴教, 属于多神教。)所谓意外的发现,是纳西族人对大自然神做的一个忏悔。忏悔词刻在石碑上,有中英两版。英文版上写着"Confession" ,我心想,是告解?忏悔大意是向大自然神求宽恕,说人类没有好好地保护大自然。对于一个传统神灵,用的词汇相当新颖(见图),可谓非常特别。我的重点不在神,而是在于人对大自然所表现的敬畏和觉悟。




祢创造人这个生物很奇怪,一部分在大肆毁灭作孽,另一部分在忏悔维护补救。祢一直这般纵容和宽厚,是不是一直盼望着忏悔的这部分终有一天盖过那作孽的一部分呢?


所以我喜欢学习,从静态中、行动中尝试理解祢。祢对于这个意念的反应很幽默,祢用宏伟的景观让我屈服,用温馨的意境让我感受,有时用生死的威能震慑我。可是有一样东西祢不拿走,那就是让我想更认识祢的意愿。祢喜欢给我惊喜。


【随心随意】专栏文字


5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