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給梅瑟壯膽的亞郎(1)

撰文/王安當

梅瑟有一個哥哥,我們都叫他亞郎。按《出谷紀》的記載,他是阿默蘭與肋未之女- 約革貝德的長子;是梅瑟與米黎盎的兄長(出6:20)。亞郎誕生於埃及,較梅瑟年長約三歲(參考出7: 7);娶了猶大家族阿米納達布的女兒厄里舍巴為妻,並育有納達布、阿彼胡、厄肋阿匝爾和依塔瑪爾等四子(出6: 23)。

總所周知,我的好朋友,也就是埃及王子梅瑟,他的故事總是吸引個時代的人。我問梅瑟有關他自己的生活時,他一定離不開那在米德楊牧放羊群時遇見Ehyeh Asher Ehyeh的經驗(出3:14)。有關梅瑟與Ehyeh Asher Ehyeh相遇的經驗,我們在上一本書《在埃及找什麼?》提到了不少。


關於亞郎這號人物,翻開《出谷紀》發現對他的描述並不多。不過,有一點是我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對梅瑟而言是一個重要的人物。梅瑟對於答應了Ehyeh Asher Ehyeh返回他的弟兄那裡時,他意識到自己能力的不足,因為在埃及那個地方,他雖然熟悉但是也有一種恐懼的心影響著他。畢竟他在埃及確實殺死了一個埃及人。我要如何去理解梅瑟的心情呢?我嘗試進入他的處境離去思考當時後的狀況。我認為梅瑟被形容為不太會說話,主要的原因是他害怕自己被法老王逮捕,失去了生活的自由。


我曾跟一些朋友這樣聊起了對梅瑟對天主表達自己的不會說話背後的理由,我認為梅瑟是想辦法避開天主。一些朋友們贊同這個說法,一些則認為梅瑟或許就是一個少講話,甚至是害羞和含蓄的人。當然,也有一部分的人保持著觀看的態度,也就是說沒有意見。其實對於這樣的說法也無法獲得更多資料的確定,但也沒有具體的證據來否定梅瑟極可能的心理狀況。


《出谷紀》告訴我們說,梅瑟有一個哥哥,也就是我們提到那一位亞郎。Ehyeh Asher Ehyeh已經派遣了亞郎成為梅瑟的『膽子』,目的就是針對梅瑟的『不厲害講話』。Ehyeh Asher Ehyeh也就是『我是自有者』如此安排了亞郎出場,肯定不單單是為了給梅瑟壯膽而已,一定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背景才對。為了更了解亞郎在梅瑟身邊的角色,我還是邀請了梅瑟針對亞郎這個人,或者關於梅瑟和亞郎之間等關係多說明一些。

《聖詠106:19-21》曾描述了一些中央的畫面:『他們在曷勒布製造了牛犢,竟崇拜了金鑄的一個神偶;將自己的光榮天主,變成了吃草的牛犢;竟將拯救自己的天主忘記:他曾在埃及地顯示了奇事。』這三節裡的聖詠把亞郎與以色列民的罪行表露無遺。亞郎在梅瑟上到西乃山時,因為梅瑟遲遲還沒有回到營地,以色列人因此心理作祟,他們想起了埃及的信仰,記起了埃及人對信仰的禮儀崇拜,結果他們說服了亞郎跟他們一起犯罪。


我不明白,更是不理解為何這一位給梅瑟壯膽的亞郎會犯下如此的錯誤。有人告訴我說,亞郎犯下的錯誤實在不可原諒,因為他應該知道Ehyeh Asher Ehyeh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神。深層去想一想後,也不認為亞郎對Ehyeh Asher Ehyeh有正確的認識,畢竟他不是梅瑟,也沒有梅瑟跟Ehyeh Asher Ehyeh相遇的直接經驗。假設亞郎對社會的信仰崇拜不是很熟悉的話,他被以色列人說服打造金牛犢的事情,還是可以被理解的。我的意思是的那個時候的亞郎跟其他以色列人一樣,他們對Ehyeh Asher Ehyeh的認識是透過梅瑟的見證和宣講。


當以民從為奴中獲得救恩的日子臨近時,亞郎被天主差遣(出四14, 27-30),與自己久未謀面的兄弟梅瑟會晤,為協助他處理關於出谷的事宜;在天主的祝福下,他成了梅瑟的口,為他發言(出七 1-2)。他也確實忠於職守,在梅瑟旁與法郎交涉。


『亞郎』一名的希伯來字義(希伯來語:אַהֲרֹן‬,古希臘語:Ἀαρών,阿拉伯語:هارون‎,羅馬語:Hārūn),有人把他的名字解釋為『登山者』,亦有人解釋為『力量如山』,或是『光照者』。不過,我們知道亞郎是以色列民族首任大司祭(出28:1),出於肋未支派,父名阿默蘭。 亞郎有四位孩子,他們名叫納達布、阿彼胡、厄肋阿匝爾和依塔瑪爾(出6:20-23)。 亞郎也是梅瑟的哥哥(出4:14; 7:7)米黎盎的弟弟(出15:20; 2:4)。 當梅瑟蒙召拯救以色列子民出離埃及時,天主立他為梅瑟的代言人(出4:14-17; 7:1),並協助梅瑟行了許多奇跡,以拯救以色列子民(出7-12)。 以民進入曠野后,亞郎與梅瑟不時受到以民的抱怨與攻擊(出16:2); 當天降瑪納之後,亞郎收集了一『曷默爾』瑪納放在上主面前(16:33,34)。 此處初次顯示了亞郎為司祭的象徵。

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請梅瑟喝咖啡,聊一聊亞郎這號人物。因此,我再次飛往埃及一趟,渴望能夠從梅瑟的口中多了解亞郎的背景。


那一天,我安排好了機票,也給梅瑟打電話表示會到埃及去找他。梅瑟很好客,對我的出現總是歡喜的。前幾次去拜訪他的時候,他都說了很多關於自己的故事。那麼,為了這一次的旅程,我也告訴梅瑟希望可以從他那裡更了解亞郎。我知道梅瑟和亞郎的關係並非是親人的關係而已,但還有生活方面,甚至是他們也是政治與宗教等的密切合作者的關係。


按照歷史家們所提供的歷史資料,古埃及的政治生活確實影響了以色列人。梅瑟曾數次向我提到了古埃及的社會結構,還有古埃及的宗教信仰絕對不是單純的。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在整個中東附近都是相接近的。


我們在《在埃及找什麼?》這本書中提到了在埃及博物館的一些對話。博物館導覽員黎明先生也不斷強調了宗教與人的文化雖然有某程度上的關聯,但也不能把宗教與人文畫上等號;當中只能相互參照,並在其中逐步認識人類與宗教的關係。


亞郎絕對是一個值得研究的重要人物。一般上我們對亞郎的認識並不多,最為深刻的印象就是他是給梅瑟壯膽的人。我對亞郎這號人物很有興趣,也很想知道他與梅瑟,還有與天主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我又能從他的經驗裡去發現什麼呢?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