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當你覺得天主不公平時

撰文/王安當

在這個時代裡,公平是許多人所重視的課題。公平的另一種說法就是人人都必須要平等。換句話說,一旦不平等的話,就會有人覺得自己被他人所摒棄,甚至也覺得自己受到了委屈。這也就造成某一方喊冤叫屈,而另一方或許也會為喊冤和委屈的一方打抱不平。


一位小男孩對著媽媽說:『媽媽,不公平,為何姐姐有玩具,而我沒有呢!』

媽媽對著他說:『姐姐幫你補習功課,姐姐做得很好,媽媽給姐姐獎賞,就給姐姐一個她喜歡的玩具而已。』


小男孩大聲囊囊道:『不公平!為什麼姐姐就能夠有玩具,而且我就沒有玩具?』

於是,媽媽問了小男孩說:『你在圖書館幫忙老師整理圖書的時候,為何老師送你鉛筆盒,而你的其他兩位同學卻沒有收到老師的鉛筆盒呢?』


『因為我有幫忙老師整理圖書啊!』小男孩回答。


媽媽於是問:『那為何其他兩位同學就不應該得到老師送的鉛筆盒呢?難道老師不公平嗎?』


小男孩似乎聽懂媽媽的意思,他點點頭說:『因為他們沒有幫忙整理圖書,所以老師沒有送他們鉛筆盒是應該的。』


這個世界上到底真的可以做到人人都是平等的嗎?看起來那是不行的。因為所謂的平等的價值觀會在不同的角度裡得到不同的詮釋,但不見得都是客觀的,很多時候都是主觀的。


在舊約聖經歷史裡,自公元前第八世紀後半葉起,亞述帝國的勢力,影響著包括巴勒斯坦的近東(Near East)一帶。北以色列在公元前第九世紀中葉已成為亞述的藩國,後來因對亞述反抗而導至其於公元前721年的滅亡。


巴比倫於公元前609年把亞述帝國滅亡了,取代了亞述的領導地位。雖然南猶大王希則克雅(Hezekial),在公元前705至701年之間,曾試圖對巴比倫反抗;但都失敗了。

而直至約史雅(Josiah)作猶大王時,對宗教和政治作一個全面的改革,由耶路撒冷開始,並伸展至北以色列的地區(列下 22:4-23:27)。但是,這種改革卻在他於默基多(Megiddo)那次戰役(約是公元前609年)陣亡以後停止了。因為,他的兒子約阿哈次(Jehoahaz)及後來被埃及所立的約雅金(Jehoiakim)都沒有繼續執行這種改革。而約雅金的兒子耶苛尼雅繼位為王三個月左右,便被巴比倫王拿步高俘擄去了巴比倫。巴比倫王立耶苛尼雅的叔父瑪塔尼雅(Mattaniah)為猶大王,更給瑪塔尼雅改名為漆德克雅(Zedekiah)。可是,在公元前587年,因著漆德克雅背叛拿步高王而導致整個耶路撒冷和聖殿被毀滅了。同時,漆德克雅被拿步高俘擄去了巴比倫,南猶大也就隨之而滅亡了(列下 23:28 -24:17)。


被拿步高俘擄去了巴比倫的猶大人,雖然沒有完全的自由,但也不是囚犯。他們在巴比倫內,沒有受到嚴苛的對待。他們於不同的地方聚居在一起(則 3:15;厄上 2:59;8:17),而且可以建屋、種植、聚會及一些其他的團體活動(耶 29:5-7;則 8:1;14:1;33:30)。直至波斯的興起,居魯士王(Cyrus)打敗埃及和巴比倫後,猶大人得到居魯士王的許可,於公元前五三八年回國去重修耶路撒冷和聖殿(編下 36:22-23;厄上 1:1-4)。


就在這樣的歷史背景裡,厄則克耳先知生活於在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南猶大的滅亡、耶路撒冷被毀、天主應許給以色列的地被搶佔、領導階層的人被擄往巴比倫。而且聖殿被破壞、達味家族的王權也被中斷了。這為當時的以色列人來說可算是一個雙重的打擊:在政治上,他們再沒有國家和君王(北以色列和南猶大先後被滅亡);而在宗教上,他們的天主離開了他們,他們也不能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向天主獻祭。


對一個自以為絕對不會遭遇外來打擊的以色列人而言,就在他們後來的遭遇打擊以後,他們對天主開始抱怨:『上主的做法不公平!』(則18:25)當時候的以色列民同樣認為天主必須永遠信守承諾,世世代代都要成為以色列家族的後盾。


其實,天主真的不公平嗎?或許,我們對天主的公平概念需要進一步的澄清。天主的公平概念,並不是人人平等的概念。但天主的公平絕對是公義(Justice)的。那麼,什麼是公義呢?原來,『公義』(正義)的概念源於舊約聖經,在舊約中的『公義』(cedeq)或(cedaqa)就如聖保祿所用的δικαιοσύνη(dikaiosynē)。天主的公義並不是人人平等的世俗看法。然而,天主的公義是天主首先愛了人類,並許下與人的盟約,並且這個盟約必須永遠信守。這個盟約就是天主要做所有人的天主,每一個人都將成為天主的子民。也就在這個關係上,人們必須遵守天主的律法,也就是愛的律法。這是公義的意義。然而,更深的一層關係是天主永遠信守自己的承諾,絕不毀約;反而人卻會因著各種因素而毀約。一旦人毀約了,自然人就成了不公義的立約者。


厄則克耳先知在面對因著自己毀約在先的以色列人時,心中總是複雜與糾結。天主一直以來都是眷顧著這個民族,可是這個民族卻因為追求自己的世俗信仰,最終離棄了天主的聖道,他們擁抱其他的神民,崇拜者世俗的價值觀,對天主的話語予以輕視,甚至污衊天主的聖道。在他們歷史的經歷中,無不看出人性的追求是如此的猖獗,以致屢次對抗天主,甚至成為了主動毀約的一方。最終,這個民族所遭遇的各種迫害,其實並不是天主放棄他們,而是他們首先放棄了天主,並接受世俗的信仰,成了利益的追求者,同時為了利益也分化了民族的合一。最終,在強國的侵略中,他們只顧著各自的利益,自掃門前雪,以致這個民族與國家完全被擊垮。


天主不公平嗎?厄則克耳先知時代的以色列人就是這樣質問天主。他們認為天主不公平。但是,他們忘了首先是自己的毀約在先。天主的公平是盟約的履行,也就是愛天主也愛人。在這盟約的基礎上,人才能進入真正的公平,也就是天主的公義。

2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ình luậ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