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水溝的感受

撰文/王安當

前幾時,跟朋友一起聚會。在閒聊的時候,提及了最近在某地方發生的一件新聞。新聞涉及一位大概兩歲的小朋友掉進水溝裡,後來因為下大雨的緣故,溝裡的水流湍急,結果把小孩沖走了。事後的十八個小時,搜救人員在某一處找到了小孩,但為時已晚,小孩已經離開了人間。

這件事的發生以後,命案的現場其實離開小孩掉入水溝的地放很遠,而住在小孩掉入水溝的地方的居民,總是覺得該地點有一種陰森的感覺。朋友這麼笑著說,他的母親告訴他說,那水溝有一點邪門。我聽了哈哈大笑,就覺得這個畫面是一個值得反省的點。我告訴朋友說:『我感受到水溝很委屈,我明白水溝的感受。』


『怎麼說?』朋友問。


我笑著說:『首先,為何要有水溝呢?其實,水溝的存在都是在服務人類。水溝按著自己存在的本性,就躺在那裡按照人類的設計和指示,把人類不需要的多餘的水分排出去,避免低窪造成水災等等。水溝一直都是默默地執行人類賦予它的使命。就這一點而言,我們是不是要給水溝肯定呢?至少不給水溝掌聲,也該當肯定水溝的功能,不是嗎?』


朋友沒有講話,但臉上露出驚訝的樣子。


我繼續說:『再來,水溝在這件命案裡是無辜的。大人自己疏忽看管小孩,而小孩掉入水溝後,大人沒辦法立即救援,那是因為水流湍急。這裡需要釐清狀態,水溝並沒有違反操作,依然是默默努力在排水。水流湍急也不是水溝願意的,但水溝即使不願意水流湍急,但它的工作就是完成使命。因此,水溝本身在邏輯上完全沒問題。』

朋友的樣子更是目瞪口呆。


『為何在下大雨的時候,水流湍急的時候,依然會有小孩在水溝旁遊戲呢?再說,這孩子就是一個小朋友,那麼小孩的監護人或家長在哪裡呢?』我說。


朋友點點頭。


『我十分理解水溝的感受。水溝現在很受委屈,也很無奈。水溝不會說話,若水溝會說話,肯定會抗議到底的。所以,在這件事上,水溝真的是躺著也中槍,十分委屈啊!』我說。


『因此,我們不可以這樣去醜化水溝的。』


我繼續說:『我理解水溝的感受。』


朋友突然問:『怎麼連水溝的感受你也能讀懂啊?』


我笑著說:『因為很多人都如同水溝的角色。他們在自己崗位上都是在默默做好被賦予的使命。他們都是按照工作系統上的需要和指令去完成該工作的目標和宗旨。然而,每一個人對工作的態度不一,有些人總想按照自己的個人私心或想法,去影響工作的方式或企圖去改變工作的指令。我們都喜歡方便自己,但總是很少站在他人的立場上思考。結果,只要個人的想法或意願被拒絕或不受理,我們就容易抱怨和投訴,甚至批評某人做事的態度固執,不懂得變通,甚至是保守等等。我們已經失去了分辨的能力,把人與事情混在一起談。』


『說實在的,我們很多時候都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專業。我們都認為自己可以在他人的專業上給予自己不專業的批評。其實,這是很糟糕的態度,不是嗎?』

所以,水溝很委屈,但它不作聲。若它作聲的話,大概更是被人說成妖魔鬼怪的化身了。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