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有风的地方就有祢

风随意吹向哪里,你听见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是由圣神生的都是这样(若3:7-15)



我们潜入深山探访木匠老友夫妇。


2020年,这对老朋友原本想回槟城浮罗山背的家乡看看老屋,逗留一阵子,却遇到疫情突发严重,因此就留在这三面被连绵中央山脉环绕着的山上继续生活,不知不觉已近三年。这对夫妻邀我们到山上长住,每回都用不同的方式来吸引我们,透过手机视频带我们满山游走,畅谈每棵果树的历史、收成及生活趣事,可以想象其浮罗山背老家 “山谷盖满了食粮,一切在欢呼歌唱”(圣咏65:14)


这次访友,我们和他们一起体会了大自然美的真谛。老朋友浮罗山背的家处处闻啼鸟、蛙鸣蝉声。天上飞鸟在水边宿卧,在枝叶丛中垒窝筑巢,以树梢为家。同时又有自然的风,白天黑夜都不需要开空调,水源也来自山上,都是大自然的供应。大自然的交响曲伴随我们在庭院的四周荡漾。听起来相当有趣,体验起来更真实。


山顶无尽头,山头望得到马六甲海峡,往下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山内各种花草树木、奇花异果皆有,还有数不清的蔬果——木瓜、香蕉、莲雾、百香果等等,包括最令大马人见株即流口水的榴梿树。这里还有许多特别的石头和木头;他们曾经为了搬运大石下山,人和大石一起从山坡滚落下来,幸亏只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经过此事,老友夫妇发明了一个暗号,当两人分别在山上和山脚时,若无意间听到大石滑落的声响,便会各自用丢石头或敲铁盘的声响来互报平安。


原是木匠的老友在山内建了一个工房,户内户外的家具、床、橱柜、桌椅、茶几等等都由他亲手凿造。生活上自耕自食,家门前还有许多自然生长的蔬果与野菜,想吃什么就去摘採下厨,据说这些年从未花钱买蔬菜水果。他们说:“住在山上,是靠近天主的好地方。” 我也慢慢理解了这大自然的意义:“祢灌溉了田畦,又犁平了土壤,使雨松软土壤,祝福植物生长”(圣咏65:11)


老友夫妇住在山上后,跟天主的关系更加扎实浓烈,生活也更自律。农务工作虽然劳累,但每天依然神清气爽、精神矍铄,就如:“祢所选拔,而使他居留在祢庭院的人,真是有福!愿我们饱享祢居所的福乐,祢殿宇中的圣物!” (圣咏65:5)两人好像回到初相识,每天在谈恋爱——以前的生活只环绕在忙碌的工作,没有时间和空间跟天主、跟对方谈情说爱,虽然信仰与福传的路很丰盛,但繁忙后却感到油尽灯枯。他俩说冥冥中好像一切来自于大能天主的安排,山里的时间过得慢,夫妻俩常常有机会 “谈心” ,信仰与生活都被圣神丰富的恩膏涂抹滋润着,日子不再那么枯燥。


我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方面的神枯,而无法深入去经验天主,体会祂的爱,而今我从他们的分享里看到自己需要加倍又加倍地祈祷,重新与自己、与大自然、与天主修和。在不知不觉下引吭高歌起:

祢的慈惠使年岁丰收,祢的脚步常滴流脂油。

旷野的牧场丰满外溢,漫山遍陵充满了欢喜。(圣咏65:12-13)


我在这山间对着蓝蓝的天,向主说:心若清净,风奈我何,不染尘埃,清风自来;让我能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障碍;以一颗纯粹清澈的内心生活,多一分淡泊,少一些纷扰;多一分清闲,少一分搏斗,多几分空间,给耶稣住进我的心,活出信仰化的生活,活出生命的意义,活在每一个当下。


此行,我深深体会有风的地方就有祢,能领悟天主的臂膀孔武有力,抚平疗愈我们的心灵。我们夫妻俩和老友夫妇一样,借着圣神的风“重生”及被天主“再造”新的内在生命。



16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