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與李若望榮休主教一席談

撰文/王安當

前幾時就听李義興神父提到李若望榮休主教要到馬來西亞。後來也聽到一些可能需要配合主教的時間表。不過,最終有關榮休主教的行程都交由楊錦輝和陳秀鳳這對夫妻接待,為我們其他神父都保留了更多充分的時間投入各自的牧靈。平信徒與神職人員可以有這樣的相互照顧,真是我們教會的福氣,也是我們神職人員的喜悅。


我跟李若望榮休主教是FB的朋友。這也就是說,我本人跟主教並沒有很熟悉。誠如主教說的,他在FB看過我,知道我這個人的存在。當然,我也是透過FB和台灣天主教的刊物等,對李主教也有一些的認識。為我最深刻的是李主教之前就是一位賣涼麵的神父,而且對青年牧靈總是熱忱滿滿的。李主教對教會的熱愛是滿到爆表,這個爆表是我個人與李主教兩人一起喝咖啡的時候所看見與體會到的。


最近,我幾乎都在忙著到處奔波。就連我的會長也告訴我,他好像很久沒見到我的樣子。實際上,我也好像有一段時間沒見到會長。原來是我們都有各自的忙碌,因此他在家的時候,我卻不在家;我在家的時候,他卻不在家。也就這樣,當李主教抵達馬來西亞後,我一直等到李主教最後三天的『生命見證會』,才與他碰面。然而,我想談談跟李主教喝咖啡的時候,我們之間的分享和主教的牧靈與靈修經驗。


首先,我很感謝天主,因為李主教是一個很真實的好牧人。李主教以真性子分享了個人對聖召的回應,尤其是修道的意義。李主教很直接談及了教會必須忠於基督的派遣,去把福音傳給世界。教會的中心是清楚的,要叫世界認識真正的生命,要渴望永生,要獲得救贖。當然,主教所提及的這一切就是教會存在的根本。主教提及了各種目前教會的傳教事業都是好的,但是那些都是福傳的方式,並非是信仰的本身。如今的世界都忙著很多的事業,但教會的事業必須建基在天主的救恩上,要記得也要實踐:『你們要這樣做來紀念我』,也就是耶穌在最後晚餐廳建立聖體聖事中告訴教會要做的事。李主教的分享中,主教的語氣、情緒都告訴我:『我們必須趕快去做主耶穌告訴我們的事情』。


談到了教會的聖事與禮儀。我告訴主教目前正在準備一些禮儀的資料,為準備給教友團體分享禮儀的精神與應有的態度。主教提及了大司祭,也就是主耶穌的角色。耶穌是默西亞,但也是為整個教會,更是為所有人類獻上自己為贖罪祭的羔羊。看見主耶穌如此的愛與犧牲時,基督徒的態度必須要首先有信德,再來就是為愛天主而謙卑承認自己需要天主的救恩,並且認罪及悔改。簡言之,沒有因為愛而認罪的禮儀行動,實質上也沒有真正的愛在其中。我所理解的意思是,沒有愛天主及認罪的禮儀,那只不過是『儀式』,只要按照流程去做就可以了。但是天主教的禮儀並非如此,而是要首先與天主有直接的關係,並在耶穌的自我祭獻回應天主的愛,在聖神的引領下,在世上活出福音的精神。

修道人的聖召,首先是教友。教友可以是表面上的『沒熱度的』人。但也可以是『有溫度的』門徒。

我們的教會本身是有溫度的,而且是充滿天主聖神的熱火。教友的生活需要不斷在聖事生活裡加深與基督的關係。透過教會的禮儀,每一位基督徒不再是個別的『某人』。而是教會裡的所有人。這也就是說,基督徒在教會的禮儀中不是個別人在參與靈修,而是天主子民參與了天主的救恩聖事。修道的聖召也從救恩的共同分享中被孕育,也被陶冶和鼓勵。我從主教的分享中體會到了主教雖然身份與地位是貴為『主教』,但是卻可以體會到他依然是一位神父。這讓我想起了吉隆坡總教區已故的安多尼·沙德·費爾南德斯樞機主教( Card. Anthony Soter Fernandez,22 April 1932 – 28 October 2020),他喜歡被人稱呼為『神父』,而不是『主教』或『樞機』。因為他的聖召是做以為神父,而後來的主教職務等為他而言是工作的需要。我在李主教的分享中深深體會到與費爾南德斯樞機主教同樣的氣息。


我和李主教談了很多,也在談話中給我很大的鼓勵與幫助。當然我感謝李主教的信任,跟我分享了個人在教會裡的各種經驗,這是我的福氣。為我這一位小神父而言,李主教的分享總是散發出牧者的味道。感謝天主,這一位牧羊人身上的味道不是金錢地位,而是謙卑與見證。雖然李主教目前已經退休,但是我看到他依然是退而不休,這是台灣教會的福氣呢!

3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