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的女儿被整了



很多人都说小朋友比大人容易适应新环境。我也这么认为。可能大人都有了自己的固定生活模式,加上被社会磨练过,心锁的密码越改越复杂,很难被打开。反观小朋友,他们的生活圈子相对比较单纯,就是——家里、学校、补习班,因此,他们一般上都比较没有防人的心。


        我很刻意为我女儿营造出“上学读书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的氛围。从幼儿园开始, 到基本的中小学十二年教育,我希望小朋友可以每天开开心心地去上学。我女儿天性开朗,她很容易跟人聊开。可能是家里就她一个小孩,又遇到我这个不懂得玩耍的妈妈,她太闷了。


      我们因为一家之主的工作关系而搬家,女儿也跟着转校。很快地,女儿就回来讲她交上朋友了。也很快地,我就一直在为她买铅笔、橡皮擦;哎哟,我女儿那么勤劳写作业,我当然义不容辞买文具给她呀!但是,真的没看到她做多少功课哦!问了几下,她才讲出铅笔、橡皮擦时常不见的事。


为了容易辨认,从此我们买了可以写上名字的铅笔,也在橡皮擦写上名字,希望班上的同学不要拿错被人的文具。自从铅笔和橡皮擦写上女儿的名字之后,文具不翼而飞的事情真的就暂时告一段落。


       可是不久后,轮到水瓶和铅笔盒不见了。我们上网找了个最平凡无奇的水瓶补上,家庭主妇的精明能干就用在此时——为了免运费和以防万一,我最后买了两个同款不同色的水瓶。铅笔盒则能省则省,我们找了个铅笔袋的赠品将就用一下,不买新的。当然,水瓶和铅笔盒也都標上了名字。奇怪的是,后来那之前不见的铅笔盒,居然静静地回到女儿学校桌子的抽屉里,但是之前不见了的两个水瓶,回来的只有一个。


         在女儿的书包还没有弄丢前(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会有那么一天),学校的作业簿、活动本,也开始一本接一本地闹失踪。我以为自己不但把颜值遗传了给女儿,也把迷糊的个性一併传给了她,但是经过大胆的假设和细心的推理后,我们认为应该是有同学在作弄她——竟然有人敢“霸凌”我的女儿!我的脑袋第一次转得比墙上时钟的秒针还快,分针还没走完一圈,我已想了100个决解的方法;连让女儿再一次转校都想了!我女儿反对转校,她说自己在新学校交到朋友了,她不舍得离开朋友。


女儿有自始至终都没有觉得自己可能被同学欺负,我想她应该是遗传了她老爸的“后知后觉”及“不知不觉”基因!


       我给女儿的班级任发了个简讯报告一下女儿 “物品失踪” 这件事。基于在填写新生资料时,老师知道我信奉天主教,她还曾很关心地问我, “知道地方上的天主教堂在哪里吗?” 于是,我的那封“投诉”信,我下笔斯斯文文、气气质质,就算心里知道是哪个小顽皮整蛊我女儿,我字里行间也不提。我心里虽是有气,可是当我把不见了的作业本子买了、补上功课后,其他的事,我就交给老师去处理吧!补这些文具、作业簿,不是价格让我不舒服,真的也没多少钱,是我正常的生活步伐被打扰而已。


         老师很有智慧。我听说后来老师请全班同学吃了一餐鸡翅膀,也给同学们训了一番话。那位比较顽皮的同学向我女儿道了歉,我女儿也原谅了他。后来,他们一起玩游戏,一起上学校图书馆。


        那时,伯多禄前来对耶稣说:“主呀!若我的弟兄得罪了我,我该宽恕他多少次?直到七次吗?” 耶稣对他说:“我不对你说:直到七次,而是七十个七次。” (玛窦福音 18:21-22)嗯,道理我们都知道,要做得到,真的不简单,我承认我还不够大爱。好吧!但愿大家都能给别人,也给自己学习的机会。


        除了圣经,我还很喜欢的一句格言:“船停在港口最安全,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希望在求学的生涯中,小朋友可以交到知心的朋友,在未来的日子里,不管身在何处,身边都会有一、两个知己陪伴,让孩子们的友情像是冬天里有一把火,让人感到暖暖的。在这一方面,我交朋友是很有运气的,我希望我的好运气也可以 kuasa 给我女儿!


【咖啡和光】专栏

6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