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德够吗?

我问一位柔佛的朋友,为什么你会辞掉Astro的工作回老家?她淡淡地说了一句:“父母在,不远游。” 这句话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


我曾经也这么想,或许自己一辈子就留在吉隆坡当个小老师,组织自己的家庭。在我决定修道前,我四处找合适的房子,最好就住在父母附近,方便照应。


决定修道后,一切却都变了。已下了订金的房子退了回去,已计划好的未来成了泡影。就像步入深海,我的下一步彻彻底底掌握在天主手中。


就在我离家后两个星期,母亲紧急送院。肾衰竭,必须洗肾。她一个星期洗肾三次,每次四小时,洗肾后全身乏力、头晕、肌肉抽筋。


她今年七十岁,是个坚强的妻子、母亲。然而透过视讯电话说起自己的病痛时,我看见她的泪水在眼睛里跳跃。强忍着泪水,她说:“耶稣比我更苦。”


妈妈生病,但我不在家。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每次送她去洗肾中心,在她觉得自己撑不下去时给予安慰和陪伴。然而马尼拉和吉隆坡相距五千公里,我只能隔着高山与海洋祈祷,祈求耶稣代替我陪伴我的母亲。


两个月前,我终于有机会回家探亲。这是三年后第一次回家。我第一次去洗肾中心,第一次目睹两支大管子插入她的手臂,更是我第一次牵起母亲的手,扶着她无力的身躯步出洗肾中心。




两个星期后,她确诊新冠肺炎。病情不乐观,我载着她去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她体力不支,走不了路。我第一次看着她坐上轮椅,样子无助又彷徨。


她被送进新冠病患的隔离室,和其他新冠病人在一起。她不谙国语,只能呆呆地坐在轮椅上等待。我站在急症室外,心急如焚。我不时用手机与她通讯,也几次违规擅闯隔离室,告诉她:“妈,我就在外面,医生来了你就打给我!”


我们等了十二个小时,从晚上九时等到隔天早上,她终于被送到五楼的病房。


她是我的母亲,是我在世界上最爱的人。但是母亲生病,我不在家。转眼假期结束了,我必须再次离家。


我到新加坡做了一个避静,在其中一个祈祷里,我看到一个让我泪流满面的画面。我看见耶稣坐在母亲的轮椅上,他成了我的母亲。耶稣不是陪在母亲身旁,他就在我母亲里面,与她紧紧结合,与她一起承担所有的苦痛和无奈。


母亲生病,我不在家。但耶稣在家,他不只在我家,也在我母亲的心中。


【修道新手】专栏文字 2



16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