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惊悚十字架

最近和一群教友念《马尔谷福音》,经文的结尾(16:8)很突兀,它这样写道:“……战栗和恐惧攫住了她们,她们什么也没有给人说,因为她们害怕。”


这群妇女为何听到耶稣复活的消息有这样的反应,我不解,但是她们的惶恐,我有共感,但是令我战栗和恐惧的不是一个消息,而是挂在圣堂墙外的一个绳结十字。每次开车经过,猝不及防望见它,就像看到一个人被吊死挂在高处示众,总叫我打个冷颤。



把人钉死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我们不曾与纳匝肋人耶稣相处过,以致我们可以因着信仰,高度美化十字架,把“刑具”挂在身上而不带一丝恐惧。如果你经历过一个亲人死于非命的心灵创伤,那个十字架就会还原为最粗暴的形式唤醒你的伤痛。


我的二哥在30岁那年,被调职到怡保上班。某日,屋友见房里久无动静,打开房门,惊见他悬梁自尽。全家闻讯大恸。


在往后一段很长时间,我见绳如见鬼,听到“怡保”这个地名,都会愣一下。


记得有一年,家家户户在追看收视率很高的香港电视剧《网中人》。我家也打开电视,万万没有想到片头就有一个绞刑画面,那个套头绳圈绑得那么牢固,似乎不留一线生机,让我感到胸闷心悸,无法看下去。


事过境迁,我以为我的精神创伤已经痊愈了,直到耶稣如同被勒死的十字架绳结出现在我眼前,谷福音最后的描述掀开我的旧伤,我才明白至亲自杀事件,如同在灵魂上刺青,一生不能去除。


因着这体悟,我对大难来临抛下师傅不顾的门徒有了同理心。笼罩在十字架阴影下,谁能挺胸而立?


如果不是耶稣的复活,相信耳闻目睹师傅惨烈死亡的门徒,战栗与恐惧将伴随他们一生,至死方休。


他们要经历多长的时间疗伤,才能感悟师傅的爱,将刑具转化为爱的记号而直视、怀抱十字架?


四十年过去了,那根绳子没有变成爱的记号,而是粗暴地掀开我的伤痛,我依然走在门徒疗伤的路上,无奈此痛忘之不易。


此刻重阅苏修士多年以前写的一段话,似乎有一丝丝的安慰。他说:“人生有某些困境甩也甩不开,有某些遗憾放也放不下,午夜梦回时,有哪些解不开的结,叫你惆怅迷惘、辗转反侧?是达不到的理想?触不到的希望?人生无可奈何的事很多……任何一个叫你痛彻心肺、或耿耿于怀,或魂牵梦萦的东西,都在严格考验这个信念:‘人做不到的,天主会照料’”


耶稣以绳子结成自己的身躯,系在十字架上,我祈求祂圣化这根绳子,化死亡为生命,并相信在我的疗伤路上,天主自会照料。










28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