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天主堂失之交臂丽江行



告别陕西省西安咸阳后,我们从中国北部飞到南部云南省丽江三义,飞机航线横越了737英里,为我们开启了另一个朝圣旅途。


夏天是云南的潮濕热季,昼夜温差很大,气温介于18-30度之间。虽是雨季,但大多晴天、雨天、阴天、阵雨交替。




我们落脚之处是丽江的良缘艺居客栈(The Artistic Inn by God Bestow),这是一栋很古典雅致的建筑,很适合我们仨憩息。店主是一位二十多岁,个性谦卑和气的青年,他婉婉道来 “这是上主恩赐的艺术客栈”。他在几年前从成都来此,成家立业开客栈,可是,不久后面临2019年新冠疫情,所幸他坚持守着,耐心等到这两年中国重新对外开放,日子方为苦尽甘来。客栈主人创业的故事,长如江河道不尽,而店主的孩子刚出世几个月,一见到我们就手舞足蹈,真是相当活泼可爱的小肥仔;我抱着这小娃儿,就能忘却旅行中的疲惫。


客栈屋顶建有华丽优雅的天台及秋千,种满绿油油的植物,可望见古城四方街及充满历史特色、典雅的建筑物。我们步行到古城街道,眼前都是依山傍水修建及铺上红色角砾岩的景色,石上花纹图案自然又雅致,与整个古城环境融为一体。丽江的建筑物都有故事,每到夜晚星空就有听不完的老故事,“故事说旅行,旅行听故事”,在这里可以听到云南的少数民族——白族、纳西族、藏族和摩梭族的传说。


丽江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千般绝美万种风情,不如一次初见的惊艳”,我喜欢丽江壮丽的自然景观、山脉和深谷,山上的雪即使在夏天也不会融化。


牦牛坪


我们要往“藏地深处的百年福音—梅里雪山脚下的茨中天主教堂进发朝圣,这座天主堂于2006年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良缘艺居客栈的店主告知我们路途太遥远,往返需两天时间,因此我们退而求次转到从前法国传教士们在昆明华坪县建设起来的天星天主堂(1993年启用),可是天不从人愿,我们最终因为寻获不到该天主堂,只好败兴而归。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心情失落归失落,我们自此转移目标,专注于发掘丽江其他景点,在这些美丽景点为孩子留下珍贵的“毕业旅行美照”。


给女儿拍毕业采风照

女儿身后的壮丽山景

红桥如彩笔,划过天际


我们依照漫游路线游览大研古镇——木府——万古楼,抵达后游览东巴秘境、拉市海、茶马古道。在进入玉龙雪山前,我们问了当地导游司机本地人通常在哪儿用膳?我们想品尝道地食物。于是司机将我们载到隐身在一片树林里的农家,此餐厅只提供给导游司机们用膳,在那里用膳的每个人看起来都身材魁梧、五大三粗,他们都用异样眼光打量我们仨。司机连忙跟厨房打招呼,放饭的大姐大哥们这才投来友善的笑容,还无限量增添饭菜给我们,甚至频频探问为何我们吃得那么少?我们礼貌回答:“能吃多少就拿多少,莫浪费食物。” 这是一顿富有人情味又丰盛的一餐。这一餐换算马币,每人才6令吉,吃得我们笑呵呵,一切不超过我们的预算经费。


牦牛平潭


进入玉龙雪山(纳西族喻为神山)时,我们必须乘坐当地的环保大巴一路直达玉龙雪山冰川公园。此时,我们开始出现高原缺氧情况,只好放慢步伐,跟着气息慢慢祈祷,后来便也克服了高原症。坐在山顶最高处,手指好像可以触及云朵,我们问着彼此“天主是不是也在触摸着我们的头顶?”,一阵会心微笑,感受到祂随时随地皆与我们同行。


此行最开心的莫过于女儿,她在云杉坪、蓝月谷、牦牛坪、冰川大索道、白水河、甘海子、大索道处处留下穿着毕业袍的倩影。遥望着对面山头,看见成群的牦牛自由自在地在草坪上觅食,我们也与它们相若——天主给了我们最大的恩宠:自由。


阳光底下吃着青草的马群

【暖歌风飞舞】专栏

13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