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基督苦难主日(乙年)


基督苦难主日(乙年)(谷5:1~39)

福音

两天后就是逾越节和无酵节,司祭长和经师设法要怎样用诡计捉拿耶稣,而把他杀害,2因为他们说:“不要在庆节内,怕民间发生暴动。” 当耶稣在伯达尼癞病人西满家里,正坐席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珍贵的纯‘纳尔多’香液。她打破玉瓶,就倒在耶稣头上。


有些人颇不满意,就彼此说:“为什么要这样浪费香液?这香液原可以卖三百多块银钱,施舍给穷人!”他们对那女人很生气。耶稣却说:“由她罢!你们为什么叫她难受?她在我身上作了一件善事,因为你们常有穷人同你们在一起,你们几时愿意,就能给他们行善;但是我,你们却不常有。她已做了她能做的:提前傅抹了我的身体,是为安葬之事。


有些人颇不满意,就彼此说:“为什么要这样浪费香液?这香液原可以卖三百多块银钱,施舍给穷人!”他们对那女人很生气。耶稣却说:“由她罢!你们为什么叫她难受?她在我身上作了一件善事,因为你们常有穷人同你们在一起,你们几时愿意,就能给他们行善;但是我,你们却不常有。她已做了她能做的:提前傅抹了我的身体,是为安葬之事。


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往城里去,必有一个拿着水罐的人迎面而来,你们就跟着他去;他无论进入哪里,你们就对那家主说:师傅问:我同我的门徒吃逾越节晚餐的客厅在哪里?他必指给你们一间铺设好了的宽大楼厅,你们就在那里为我们预备罢!”门徒去了,来到城里,所遇见的,正如耶稣给他们所说的;他们就预备了逾越节晚餐。 


到了晚上,耶稣同那十二人来了。他们坐席吃饭时,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有一个与我同食的要负卖我。”19他们就都忧闷起来,一个一个的问他说:“难道是我吗?”耶稣对他们说:“是十二人中的一个,同我一起在盘子里蘸的那一个。人子固然要按照指着他所记载的而去,但是负卖人子的那人是有祸的!那人若没有生,为他更好。”


他们正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了,掰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吃罢!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从杯中喝了。耶稣对他们说:“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流出来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了,直到我在天主的国里喝新酒的那天。”


他们唱完圣咏,就出来,往橄榄山去了。耶稣对他们说:“你们都要跌倒,因为有记载说:‘我要打击牧人,羊群就要四散。’但我复活后,要在你们以先,到加里肋亚去。”伯多禄对他说:“即便众人都要跌倒,我却不然。”耶稣就向他说:“我实在告诉你:就在今天,这一夜里,鸡叫两遍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伯多禄更加激烈地说:“即便我该同你一起死,我也决不会不认你。”众人也都这样说了。


他们来到一个名叫革责玛尼的庄园里;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去祈祷。”遂带着伯多禄、雅各伯和若望与他同去;他开始惊惧恐怖,便对他们说:“我的心灵悲伤得要死;你们留在这里,且要醒寤。”耶稣往前走了不远,俯伏在地祈求,如果可能,使这时辰离他而去,说:“阿爸!父啊!一切为你都可能: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是,不要照我所愿意的,而要照你所愿意的。”


耶稣回来,见他们睡着了,就对伯多禄说:“西满!你睡觉吗?你不能醒寤一个时辰吗?你们醒寤祈祷罢!免陷于诱惑。心神固然切愿,但肉体却软弱。”耶稣又去祈祷,说了同样的话。他又回来,见他们仍是睡着,因为他们的眼睛沉重,也不知道要回答他什么。他第三次回来,对他们说:“你们还睡下去吗?还安息吗?够了!时辰到了,看,人子就要被交付在罪人手中了。


起来!我们去罢!看,那负卖我的来近了。” 耶稣还说话的时候,那十二人中之一的犹达斯,遂即到了,同他一起的,还有带着刀剑棍棒的群众,是由司祭长、经师和长老那里派来的。那出卖耶稣的人曾给他们一个暗号说:“我口亲谁,谁就是;你们拿住他,小心带去。”犹达斯一来,便立刻到耶稣跟前说:“辣彼!”遂口亲了他。他们就向耶稣下手,拿住了他。


站在旁边的人中,有一个拔出剑来,砍了大司祭的仆人一剑,削下了他的一个耳朵。耶稣开口对他们说:“你们带着刀剑棍棒出来拿我,如同对付强盗一样;我天天在你们当中,在圣殿里施教,你们没有拿我;但这是为应验经上的话。”门徒都撇下他逃跑了。那时,有一个少年人,赤身披着一块麻布,跟随耶稣,人们也抓住了他;但他撇下麻布,赤着身子逃走了。 


一到清晨,司祭长、长老及经师,和全体公议会商讨完毕,就把耶稣捆绑了,解送给比拉多。比拉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司祭长控告他许多事;比拉多又问他说:“你看,他们控告你这么多的事,你什么都不回答吗?”耶稣仍没有回答什么,以致比拉多大为惊异。


每逢节日,总督惯常给民众释放一个他们所要求的囚犯。当时,有一个名叫巴辣巴的,他是与那些在暴动中杀人的暴徒一同被囚的。群众上去,要求照常给他们办理。比拉多回答他们说:“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犹太人的君王吗?”他原知道司祭长是由于嫉妒才把耶稣解送来的。但是,司祭长却煽动群众,宁要给他们释放巴辣巴。


比拉多又向他们说:“那么,对你们所称的犹太人君王,我可怎么办呢?”他们又喊说:“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对他们说:“他作了什么恶事?”他们越发喊说:“钉他在十字架上!” 比拉多愿意满足群众,就给他们释放了巴辣巴,把耶稣鞭打后,交给他们,钉在十字架上。


兵士把耶稣带到庭院里面,即总督府内,把全队叫齐,给耶稣穿上紫红袍,编了一个茨冠给他戴上,开始向他致敬说:“犹太人的君王,万岁!”然后用一根芦苇敲他的头,向他吐唾沫,屈膝朝拜他。他们戏弄了耶稣之后,就给他脱去紫红袍,给他穿上他自己的衣服,然后带他出去,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有一个基勒乃人西满,是亚历山大和鲁富的父亲,他从田间来,正路过那里,他们就强迫他背耶稣的十字架。 他们将耶稣带到哥耳哥达地方,解说“髑髅”的地方,就拿没药调和的酒给他喝,耶稣却没有接受。他们就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并把他的衣服分开,拈阄,看谁得什么。他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时,正是第三时辰。


26他的罪状牌上写的是:“犹太人的君王。”27与他一起还钉了两个强盗:一个在他右边,一个在他左边。28【这就应验了经上所说的:“他被列于叛逆之中。”】 [注2] 29路过的人都侮辱他,摇着头说:“哇!你这拆毁圣殿,三天内重建起来的,30你从十字架上下来,救你自己罢!”


26他的罪状牌上写的是:“犹太人的君王。”27与他一起还钉了两个强盗:一个在他右边,一个在他左边。28【这就应验了经上所说的:“他被列于叛逆之中。”】 [注2] 29路过的人都侮辱他,摇着头说:“哇!你这拆毁圣殿,三天内重建起来的,30你从十字架上下来,救你自己罢!”


同样,司祭长与经师也讥笑他,彼此说:“他救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默西亚,以色列的君王!现在从十字架上下来罢,叫我们看了好相信!”连与他一起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也辱骂他。到了第六时辰,遍地昏黑,直到第九时辰。 在第九时辰,耶稣大声呼号说:“厄罗依,厄罗依,肋玛,撒巴黑塔尼?”意思是:“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


旁边站着的人中有的听见了,就说:“看,他呼唤厄里亚呢!”有一个人就跑过去,把海绵浸满了醋,绑在芦苇上,递给他喝,说:“等一等,我们看,是否厄里亚来将他卸下。” 耶稣大喊一声,就断了气。圣所里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对面站着的百夫长,看见耶稣这样断了气,就说:“这人真是天主子!”


还有些妇女从远处观望,其中有玛利亚玛达肋纳,次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及撒罗默。她们当耶稣在加里肋亚时,就跟随了他,服事他;还有许多别的与耶稣同上耶路撒冷来的妇女。到了傍晚,因为是预备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天,来了一个阿黎玛特雅人若瑟,他是一位显贵的议员,也是期待天国的人。他大胆地进见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


比拉多惊异耶稣已经死了,遂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是否已死。既从百夫长口中得知了实情,就把尸体赐给了若瑟。若瑟买了殓布,把耶稣卸下来,用殓布裹好,把他安放在岩石中凿成的坟墓里;然后把一块石头滚到坟墓门口。那时,玛利亚玛达肋纳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留心观看安放耶稣的地方。


 

福音探意

今日读经虽然很长,但很多部分值得我们去深思默想,比如,耶稣赋与逾越节晚餐一个新的意义。逾越节晚餐原本是让犹太人回顾过去天主施展的救恩,耶稣却用它来预告自己迫近的死亡和逾越死亡的复活。


在最后晚餐时,耶稣分饼给门徒并说,“你们拿去吃吧,这是我的身体”(14:22)。现代教友听到这句话,自然会联想到圣体圣事,因而不感意外。


但为两千年前的犹太人来说,耶稣的话是很刺耳的。他说饼是他的肉,酒是他的血,这无异是叫门徒做茹毛饮血的野蛮人!想想这番论调的冲击力会有多强烈!


山园祈祷充分显露出耶稣的人性。他和我们一样在患难中渴望别人的支持,更需要投靠天父。在“惊惧恐怖”、“心灵悲伤得要死”(33-34 节)时,耶稣面临的最大诱惑是逃避尊严扫地的残暴死刑。


他的第一个愿望是脱免苦难,所以开口就说,“阿爸,父啊,一切为你都可能:请给我免去这杯吧”(14:36)!


当我内里的某些阴影和消极情绪浮现出来时,我是否会为自己人性的脆弱感到羞愧?我敢不敢向天主袒露自己的实际感受?


耶稣提出迫切的要求,然后英豪地把一切都交到天父手里,说,“但是,不要照我所愿意的,而是照你所愿意的”(14:36)。这正是基督徒求恩祈祷的典范。


乍看,耶稣的哀求好像落了空。其实天父不只俯听了他的祈祷,更赐他勇气去面对苦难,把耻辱转为荣誉。


14:3-9 先借一个女人以珍贵的香液傅抹耶稣,来暗示他的荣誉崇高,德行芳香;后来耶稣在大司祭和比拉多前都保持尊严,不像伯多禄那样临阵退缩。尽管耶稣饱受凌辱(14:65; 15:15-20,29-32,36),他始终没有屈膝求饶。


一般被钉十字架的罪犯身无一物,荣誉完全被剥夺。但耶稣却展现他的内在力量,显示他真是默西亚(14:61)、先知(14:65)、君王(15:2, 18)、天主子(15:39)。华人有句话说“男子汉流血不流泪”,耶稣受难时的种种坚毅表现,正符合当代人身陷逆境时的荣誉标准。


故此耶稣虽死犹荣,只等天父叫他复活,好肯定他无上的荣誉。

耶稣被众人遗弃,最后天父好像也舍他而去。


他绝望了吗?为什么他喊叫,“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15:34)?

我能不能从这句话中听到古今中外苦难人士的惨痛呼声?

10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