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圣召最后一关




每一年的四旬期,还没有进入圣周前,马、新、汶各教区会有一场弥撒,那是祝圣圣油弥撒 (Chrism Mass)。


这台弥撒除了有祝圣圣油,司铎们还会在弥撒中更新誓愿,当中的意义是司铎们同各教区主教共融的表现。因此,所有的司铎都会参与这台弥撒,並在这台弥撒中恭领圣体圣血,表示教区神职人员和谐一致。


今年毫不例外,我这名平信徒跟往年一样参与了这台弥撒。在弥撒还没有开始之前,我看到有一位年老的神父,他行走时很慢,有一位修士随侍在侧扶着他缓慢行走。这位神父有指示给身旁的修士,拜托他扶自己到安排给神父们坐的位置上,可是,神父们的位子是必须要先跨过祭台,落在阶梯级后面的。由于这位神父行动不是很方便,登上台阶稍有难度,于是,最后他被安排坐在另一处。


我看着这位神父的神情,感觉到他心里似乎显得有些忧伤。我都还没从我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领经员已经开始讲解弥撒的要义了,接着歌咏团歌咏,主教及神父们一一列队进堂,直到主教及神父们各就各位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然后,弥撒正式开始。


弥撒结束后,在回家的路途上,我回想主教与神父们从进堂到走上祭台,鞠躬、轻吻祭台后一直到坐在自己被安排坐的座位上的过程。当主教和神父们面向教友们时,我发现多位神父年纪已经不年经了,尤其是华裔神父,人数更是寥寥无几。我心中难免有些感叹;在我们教区,华裔圣召不多,以目前华裔家庭一男一女的生育率来看,若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当神父,这样的机率可说不高。


有一次弥撒,本堂神父在证道中分享,当孩子说要去参加圣召营时,家长对儿子说 : ”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如果你去当神父,那么家里没有人传宗接代。“ 神父接着说,”华文教友很常为别人家的孩子祈祷,希望别人家的孩子能回应圣召,去做神父。但他们是否有为自己孩子的圣召祈祷呢?“ 神父再说,”华裔家庭通常鼓励孩子们要做专业的事业,如当医生、律师、工程师、会计师等,心里早已为自己的孩子安排好一切。但是,父母们是否有和孩子交谈? 有没有聆听孩子们的心声呢?“


虽然各堂区皆有华裔神父,但要培育一位华裔神父,需要七年的时间,之后他们会被安排去教堂服务半年,被推荐成为执士。成为执士后,协助主教在各弥撒中及堂区活动帮忙一段时日之后,才能正式成为神父。


我们想一想,要培育一位新的华裔神父,那也许是八年后或十年后的事,对于目前年老的华裔神父而言,八年或十年后,他们更加垂垂老矣。


在玛窦福音19 : 20-22里的富少年的故事,青少年对耶稣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什么?耶稣对他说 : 你若愿是成全的,去!变卖你所有的,施舍给穷人,你必有宝藏在天上;然后来跟随我。少年人一听这话,就忧闷的走了,因为他拥有许多财产。“


耶稣的这几句话,对一位少年来说十分为难,令他很难做出决定。这位少年不舍得放弃他所拥有的一切,代表他双眼被世俗价值所蒙蔽。反过来说,如果这位少年深爱耶稣,聆听耶稣的教导,那么当耶稣叫这位少年变卖所有的一切时,他内心理应会感到喜乐平安才对。


我在教会侍奉多年,也看过有不少的华裔青年回应圣召,进入修院修读神学,但几年后,开始听到某某华裔青年申请长假,之后就去工作及结婚了。也有一位华裔朋友参加圣召营,神父也推荐了他,与他有过深刻的交谈,可是,他最后依旧放不下世俗的一切,而迟迟不敢回应。还有一位朋友,他读完七年神学后在堂区服务,据说是一位好声望有为华裔青年,可是,最后关头这位青年依然没有回应圣召。


教宗在今年第六十一届世界圣召祈祷日文告的主题为”蒙召去播撒望德的种子,並建立和平“。他在文告中说了三个重点 :

一、邀请青年慷慨奉献

二、同道偕行是世界圣召祈祷日的面向

三、望德的朝神者及和平的建设者

教宗特别邀请青年人为天主腾出空间, 好能在天主的召叫中获得幸福。


回应圣召,除了要具备分辨的神恩,自身也必须要有祈祷生活、家人的鼓励和陪伴,这些支持都是爱的力量,如此这般,走在司铎道的路上想必会是是喜乐和平安的。诚邀大家为华文圣召祈祷,我也会继续为神职人员和修会生活的圣召而虔敬祈祷。

 


【心灵静阅】专栏

 

 


5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