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善与恶的距离



(Artur Widak/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前阵子,有一位姐妹发来一则影片,内容是英国某位牧师对天主教会以及教宗方济各的大力抨击,尤其是针对司铎祝福同志的议题;这一位姐妹问我,该如何回应这一类带有攻击性的讯息。


我看完了影片,觉得荒谬和不可理喻。在影片中,这一位牧师不仅扭曲了教宗的原意,指摘教宗对同志的身份认同,牧师甚至还污蔑教会,以“假先知”和“大淫妇”之类的秽语来比喻天主教会。


在我看来,该牧师是带着恶意来解读教宗的善意,才有这一些抹黑影片的出现。其实,他没有看见的是,教会主张对那些处在不同境况的人给予一视同仁的关怀。当一对伴侣自发地走近司铎,恳请得到司铎的祝福,教宗强调,司铎所祝福的“不是结合,而是人”。此外,这种排除任何礼仪性质的祝福,领受者 “无需道德上的完美“


我不知道对方是否能够接受教宗的这种看法,毕竟,我们无法改变别人。我只能期望对方有一天能够善意地解读教宗的心意,而非带着恶意来下判断。


不只是这一位牧师,即使在我们天主教教会内,也一样存有抨击教宗的声音,尤其是保守派阵营。他们对教宗的抨击,不逊于其他基督教派的领袖。他们发出义愤填膺的声音,振振有词,仿佛替天行道。在这些声音的背后,我看到的是愤怒和猜疑。


当群众把犯奸淫的女人带到耶稣的面前,口口声声要处死她,耶稣不发一言,只是用指头在地上写字。当然,耶稣的话语和智慧,成功消灭了众人的怒火,从老到少,一个个不地自容地溜走了。两千年来,许多人还是没有从圣经的教诲中学习到耶稣的怜悯;善与恶的距离,不只是在嘴边,更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拉锯。


身为教友,我扪心自问,自己是否也会撞上“恶意解读“的误区。反省的过程中,有一件往事浮上心头。


去年的追思已亡节,我和父母亲以及姐姐一同去墓园为先人祈祷。在路上,我和姐姐发生了口角,其实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我们后来却争执得面红耳赤,谁也不让谁,父母看在眼里,沉默无语。


姐姐说我家的饮水机要换一台新的了,因为她觉得我家的水有味道,很难喝。可是,我却不认同,我觉得她太挑剔,去人家的家作客,不该介入他人的生活,姐姐也未免管太多了吧!我开始回击她,她也不甘示弱,因此我们提高声量,以至于无法好好“把话说开”。


这一件事情,只是过往所累积诸多事件的冰山一角,我想,手足之间的竞争才是最大的肇因。毕竟,我和姐姐在成长过程,我们就是吵架吵大的。而今,我们身形变成了大人,可是内心还是长不大的小孩。


当我愿意开始用善意来解读姐姐的心意,我才意识到,原来姐姐是关心我的,她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她对于养生的坚持,包括水源的品质,是我这个随性的人很难去理解的。唯有当我开始愿意不带批判地去看清整件事情的发生和经过,我才发现,原来,我们是可以平心静气地沟通与自在相处,关键在于,我是否可以带着善意来解读她的心意。


这是今年四旬期办和好圣事的时候,天主圣神赐给我的这一份看见,透过我内心的转变,带来深层的平安。透过反思,我意识到,原来善与恶的距离,可以让我活出天堂与地狱之分。


如果用这样的信念,我相信世界会少了很多纠纷,包括最近国内所发生的“真主袜”事件。因着一小撮人恶意的炒作话题,发生了我们不想看见的种族撕裂局面。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带着善意,无论是什么程度的伤害,都能用爱来弭平和修复。况且,如果我们是善的,我们不会去做无故伤害他人的事情。


我期望自己能够学习教宗慈悲怜悯的胸怀,勇敢面对反对的声浪,坚持去爱人(包括那些活在我们当中,不被社会认同的弟兄姐妹)。我也希望自己在任何事情上,学习用善意来解读他人的心思。


天主是爱,我们应该彼此相爱,如同祂爱了我们一样。


祝福每一个人活出复活的喜乐!阿肋路亚!


【微微道来】专栏

5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