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去念哲学吧


上一次我写过我如何听到祂的声音而从此成了基督徒。我进入神学院一年级之后,祂又向我发出指示——某日我打开电脑,滑鼠点击神学院网页,我虽没有听到闪电响雷,不过却听到祂向我温柔地说:去念哲学吧!


我像是被慑住了,不由自主地让圣神提著我,飞到神学院的秘书处登记。就这样,我展开了一年的哲学课程。


你以为有圣神的加持,我就变成哲学奇才吗?没有!那一年哲学把我修理得很惨、很惨。我像陶侃一样,每天把砖书搬进搬出,但却像西西弗斯,最后徒劳无功。一本哲学辞典还不够,我还需要另一本哲学辞典来理解这本哲学辞典的词汇的意思,一本接一本勾三搭四,我都快在辞海溺毙了!


我上课回来,就宅在房里啃哲学,与我住同一层宿舍大楼的同学,都以为我搬走了。直到有一天,我踏出房门,形容憔悴暴瘦,身上长满青苔,吓得他们下巴都掉下来,感叹问:哲学为何物,竟然一物克一物?!


我怀疑天主用 “哲学”这根棍棒来教训我,因为于我而言,哲学系的两位老师形同“恶棍”,他们一个教逻辑学,另一个教自然哲学。天主是希望棒下 “开脑洞”吗?


教逻辑学的老师是这样教的: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都,这架飞机在吉隆坡着陆,因此,这架飞机在马来西亚着陆;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都,因此,你无法去了吉隆坡而没有去马来西亚。


这不是太简单了吗?可是当逻辑学化成了符号xy xCy我整个人就跟着A和E翻车了。


来到自然哲学课。每次上自然哲学的课,我全身没有一处是自然的。我站在全班面前作报告时,自然哲学课女老师看到我投影片的一段句子用了一个分号,就说:“你说说分号连接两个句子之间的关系是什么?”那一刻,我的喉咙被掐住、眼鼻易位、双腿踩空,天地无声,直到耳边听到她说:“以后不懂分号的意思就不要乱用。”我几乎要人搀扶,才能回到座位上。


这样惨绝人寰的生活,足足过了半年。半年后,天主放下棍棒,我不但爱上哲学、笑谈哲学,而且肥肉也归位了。


凡是念神学的,一定要修哲学,几乎可以说,所有的司铎都有经过神哲学的学术训练。今天我从事教导圣经与神学工作,如果没有哲学的底子,我很难明白“位格”、耶稣“一位二性”、圣三“三位一体”等概念。每个主日我们琅琅上口的《信经》,里面有一句:祂是圣父所生,而非圣父所造,与圣父同性同体。如果不懂得哲学,大概也无法理解“同性同体”是什么。


哲学教懂我思考的方式,如何清楚地表达,看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有了哲学的思考能力,我理解神学显得更得心应手了。天主知道,我需要两者才能挑起祂给我的教学担子。


神学像是我的盟约,而哲学是约会,我不会抛弃盟约,却喜欢与哲学约会。事过数年,我如今可以笃定地说,念哲学是祂替我的人生做得最好的一个选择。




22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